第770章 犯傻,动手

作者:将先生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神级龙卫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特种女兵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韩娱是一种病最新章节!

    ,最快更新韩娱是一种病最新章节!

    ps:求一下推荐票和月票啊,顺手点击一下的事儿,却是对作者很大的鼓励,也让我有动力在这个月多爆发更新。

    ————————————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宋承宪还真是犯傻了。

    电梯上升到一半的时候,宋承宪就忍不住了。

    此时,宋承宪和女艺人站在电梯里面,面朝着电梯门。

    金竟成和成宥利也面朝着电梯门,背对着宋承宪和女艺人,不过,金竟成是站在宋承宪身前,成宥利是站在女艺人身前。

    此刻,宋承宪突然绕过女艺人,走到成宥利背后,对成宥利问道:“宥利,你喝醉了?”

    金竟成和成宥利都喝酒了,身上难免有些酒味,待在一个电梯里,也就难免被宋承宪闻到,何况成宥利的脸上还带着红光。

    成宥利越发尴尬了,下意识望了眼身边的金竟成,金竟成显露出淡然的样子。

    成宥利没有回应。

    一会后,宋承宪加重了语气:“宥利,我问你话呢,你是不是喝醉了?”

    成宥利没转身,背对着宋承宪,冷淡地说了一句:“没有。”

    虽然成宥利喝酒了,也比较醉了,但确实没有太醉,保持着一定的清醒,眼下成宥利回应的状态,就说明了这点,相信宋承宪也能看得出来。

    然而宋承宪却故意当成没发现似的,转而对着左前方的金竟成沉声说:“金竟成,是你故意灌醉宥利的?”

    宋承宪跟金竟成之前没有任何来往,眼下竟然直呼金竟成的名字,而且用的是一种前辈训斥晚辈的语气。

    不否认在韩国演艺圈,宋承宪是金竟成的大前辈,但金竟成的身份地位实在非比寻常,金竟成最近到sbs电视台工作的时候,偶遇过五几年出生的影视圈老前辈安圣基和歌坛老前辈太珍儿,两位老前辈都对金竟成很客气。

    宋承宪的这种态度真是很不客气。

    而且宋承宪还直接污蔑金竟成,话中的污蔑意味,金竟成和成宥利都能立刻判断出来,宋承宪的意思无非是指,金竟成故意灌醉了成宥利,然后带她开房。

    成宥利怒了,转身逼视着宋承宪:“宋承宪,你胡说什么,什么灌醉我啊,还有,我的事现在好像跟你没关系吧?”

    两人早在2003年就分手了,而眼下宋承宪问话的语气显然是不合适的。

    “你……”宋承宪正准备说什么,只说了一个字就卡主了。

    因为就在这时,12楼到了,电梯门突然打开了。

    成宥利抢先一步走了出去,金竟成跟着走出。

    宋承宪反应过来,立刻追出去,跑上前一把抓住了成宥利的手腕,喝道:“你跟我走。”

    说完,宋承宪竟然用力拉起了成宥利,想要朝相反的方向拉去,想必他今晚开的房间就在那个方向。

    跟着宋承宪的那个女艺人,脸色顿时难堪了起来,愤怒于宋承宪的这种行为,估计也是看出了宋承宪的某种企图。

    金竟成也看出了宋承宪的某种企图,金竟成不否认,宋承宪这么做可能有关心成宥利的意思,但多半是因为他有着别样的企图。

    今晚成宥利下半身穿着一条冬款红色毛呢短裙,里面是一条黑色打底裤,配上一双黑色高跟皮鞋,将修长的双腿很好地衬托了出来,上半身则是一件白色长袖衫,下摆扎在了红色毛呢短裙里,手中拿着包包和黑色女式风衣。

    成宥利的容貌本来就很漂亮,美丽之余,又有一种端庄知性的气质,再配上眼下这样的穿着打扮,同时配上她因为醉酒有些红光散发的姿态,无疑是很有诱惑力的。

    而宋承宪今晚带来的这个女艺人,虽也是个美女,但真的没多少名气,而且多半不是什么正经女人,这样的女人跟成宥利自然是没法比的。

    宋承宪突然碰到这么诱人的成宥利,估计也是心痒难耐,想要把握住这个好机会,临时用成宥利替换掉带来的女艺人,估计在他想来,成宥利好歹是他曾经的恋人,而自己又比金竟成要长得帅,两个男人之间,成宥利会选择他。

    金竟成的脸色一下子冷了起来,两步上前,右手猛地探出,抓住了宋承宪的手腕,用力一扭,宋承宪顿时疼得放开了成宥利的手腕。

    金竟成又加了把力,宋承宪疼得弯下腰来。

    对于宋承宪和成宥利之间的事,金竟成本来只是抱着玩味心态的,没打算干预,怪只怪宋承宪今晚真是犯傻了,他责问成宥利也就算了,竟然还大言不惭污蔑到金竟成头上来了,而且不顾成宥利的尴尬和冷淡,竟然强行去抓去拉成宥利。

    这就怪不得金竟成了。

    金竟成岂是能忍受这种事的主儿?

    何况在金竟成看来,既然宋承宪和成宥利早就分手了,眼下宋承宪的这种行为,就有些强迫女人的意味了。

    “呀,你这小子,你干嘛,给我放开,快放开!”

    宋承宪愤怒地大喝着,恨不得立刻对金竟成拳打脚踢,奈何被金竟成用力抓住手腕的他,连腰都直不起来了,甚至已经疼得快跪倒在地上了。

    这还是金竟成不想轻易将事情闹大,不然以他的武力值,若是真的用了全力,很容易就能扭断对方的手腕。

    成宥利愣了一下后才反应过来,对金竟成羞愧地说:“金竟成先生,你放开他吧。”

    金竟成嘴角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放开了手。

    宋承宪站起了身子,猛地朝金竟成挥出了拳头。

    金竟成早有准备,刚才那一抹狡黠的笑容,就是因为他提前预料到了这一幕,因为他知道宋承宪是个很爱面子的人,不会甘心受下这种屈辱。

    男人爱面子有时并不是坏事,金竟成就是个爱面子的男人,但也得凭本事,有些面子,你若没有足够的本事,是爱不来的。

    宋承宪的拳头刚挥出,金竟成的右手便重新探出,巧妙地重新抓住了他的手腕,用了比之前更大的力气扭动了一下,而且有意操控了方向,以至于宋承宪疼得直接跪倒在了地上,而且恰好跪在了金竟成身前。

    这一刻,宋承宪的手真是疼得钻心,心里则屈辱得要死,当着成宥利和女艺人的面,竟然被金竟成这样一个年轻的晚辈给如此羞辱了。

    成宥利尴尬不已,一方面在于不想见到宋承宪眼下的这种屈辱模样,另一方面在于她觉得是自己给金竟成造成了麻烦。

    有了之前的教训,这次成宥利羞愧得不好意思直接劝说金竟成放手了,而是一种可怜的目光眼巴巴望着金竟成。(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