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7.第357章 第一印象

作者:姜小群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神级龙卫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特种女兵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特种女兵最新章节!

    听到林颜夕这么一说,两人的目光不禁都看了过来。 href=”//” target=”bnk”>-网-</a>

    不等他们问什么,林颜夕就已经又说道,“其实你们刚刚应该能看得出来,杜易辛显然也有些沉不住气了。”

    “如果他们真的有把握,也不可能这么急切的找柯哥出来,尤其是你们不觉得他今天的态度有些太热情了吗?”

    “还是说他一直都是如此的?”

    柯成磊愣了下,却也马上反应过来,“对啊,你不说我还没觉得,今天他的态度还真是有些不一样。”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你们不觉得他有些太心急了?”林颜夕沉默了下才说道,“现在看来不管他们是想做什么,都很有可能把利巴的情况‘弄’‘乱’,你说我们是不是可以添把火?”

    一旁牧霖竟只笑了下,却没说什么,都沉默着看向她。

    而对上他的目光,林颜夕却突然明白了,以牧霖的聪明又怎么会猜不到?

    顿时忍不住推了他一下,“讨厌,你早都猜到了还在这里耍我?”

    牧霖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可什么都没说呢,怎么叫耍你了?”

    林颜夕一窒,想想他还真什么也没说,一直是自己在这里自以为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在这里说。

    顿时林颜夕一阵尴尬,只能不满的瞪了他一眼。

    看到她这样,柯成磊顿时忍不住笑了出来,而不想林颜夕尴尬,忙转移话题的问道,“独狼,你那里情况怎么样?”

    “当然没问题。”牧霖马上笑着说道,而边笑着还转头看向林颜夕,“还是大小姐的演技好,真是帮了我大忙。”

    虽然刚刚很尴尬,不过这个时候被牧霖夸奖,林颜夕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得到了他肯定的回答,柯成磊也放心下来。

    其实今天林颜夕所做的一切看似可疑,但其实不过是在给牧霖做掩护。

    这么多天来,他们也只能监控外围和通讯而已,对于别墅内部的情况却是一无所知。

    其实以他们的能力想潜进去并不是什么难事,可他们早发现,杜易辛也算是把高科技利用到了极致,不要说别墅内,就算是近距离的街道上也都是他所布置的监控设备。

    所以他们可以轻松躲得过定时换岗的专业保镖,却不太有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躲过监控设备。

    诚然还是有其他的办法,比如说掐断监控设备,甚至是断电。

    但先不说杜易辛的电源是由他自己控制,不受外界的影响,就算是可以掐断也可以启用备用电源。

    就算是这些都可以做得到,这样突然的异常也会引起杜易辛的怀疑。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们到是也不会采取这么极端的办法。

    可任谁也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杜易辛竟然自己送上‘门’来,这让他们怎么可能不利用。

    柯成磊不可能带太多的人去,而且带得人多了也没什么意义。

    所以人数在质不在量,而林颜夕也成了最重要的人选之一。

    其实以她的情况,是最适合她来做牧霖所做的事的,可当他们换位思考,如想着如果杜易辛突然带了这么一个看起来毫无威胁的人来,是不是真的会放松警惕?

    柯成磊的回答是否定的,在他看来,在利巴就没有什么毫无危险的人,任何人都值得怀疑。

    于是牧霖也就瞬间做了决定,由林颜夕这最不容易引人怀疑的人来做掩护。

    果然,林颜夕的出现,杜易辛虽然表面上一付不在乎的模样,甚至还帮她说了不少话,可实则一点也没有放松。

    这不但确定了他们的猜测,而也给了牧霖机会。

    没一会,车子回到柯成磊的别墅中,几人下了车也不停留,边走着牧霖已经问道,“百里,信号怎么样?”

    “当然不错,独狼出手当然是与众不同了。”百里清听到他们的声音,边笑着摘下耳麦边笑着说道。

    林颜夕听了他的话,一把抢了过来,直接戴到耳边,的确可以清晰的听得到里面传来的声音。

    见此,不禁对着牧霖竖起大拇指。

    牧霖看了,脸上竟是一热,忙轻咳了一声掩饰,“试一下就可以了都关了吧!”

    见百里清听话的关掉后,这才说道,“从今天起你负责监听,不过也一定要注意隐藏信号,不到关键时刻不要开机。”

    “明白。”百里清忙点了下头,“我会随时保持与他们的沟通,只有有异常的时候再开机。”

    “明白就好。”牧霖表示满意的点了下头。

    而说着又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林颜夕,“从今天起你就不要去监视了,在这边协助百里。”

    林颜夕愣了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一脸诧异的看向他。

    牧霖无奈的笑了出来,“你我今天都已经暴‘露’了,尤其是你,相信今天的事一定会给他一个深刻的印象,甚至会暗中调查你。”

    “所以你现在还是不要出现在那边,如果引起他的人注意,是会突然暴‘露’我们的侦察地点,甚至是我们的目的的。”

    林颜夕虽然马上就明白了,可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早知道这么麻烦我就不去了,不过你确定是要我配合百里吗?”

    “当然,难不成你不想?”牧霖怔了下马上反问道。

    “不是不想,你如果命令我当然要执行,只是我们两个如果打起来,你可别怪我。”

    原本因为她的迟疑,百里还有些不满,可听到她的话脸都黑了,“谁要和你打?”

    “说的好像你没打过我一样。”林颜夕毫不相让的说道。

    而不等他再说什么,牧霖却已经开口说道,“好了好了,你们两个也都别掐了。”

    边说着竟拍了下林颜夕,“我相信你,还是分得清公事和个人恩怨的,如果你们想打,等回国我给你们找地方好好打一场,在这里就好好的执行任务吧!”

    谁知林颜夕却想也不想的摇了摇头,“才不用你找地方,我也不和他打。”

    “我才不会用我自己的弱项去和他比,要比也要比枪好不好,我要享受碾压他的感受。”

    “噗”一旁看着热闹的几人顿时都笑了出来。

    只有真的在‘射’击上被林颜夕碾压过的百里清‘露’出苦涩的笑容,看来这黑历史真的要伴随他一辈子了。

    不过玩笑归玩笑,林颜夕当然不会真的不去执行,就算和她配合的百里清,也不可能怠工。

    于是林颜夕的任务也就从杜易辛别墅旁迁移回这里。

    原本以为在那边已经够无聊了,可现在林颜夕终于发现,没有最无聊,只有更无聊。

    虽然在杜易辛的家中装了窃听器,可现在反监听的装置多着呢,为了不被发现,他们也不可能每天真的二十四小时监控。

    于是基本上是值班的人发回信息有异常情况的时候,他们才会短暂的打开监听,而其他的电话网络更是少的可怜,于是林颜夕一天的时间里基本上都是处在无事可做的时间里了。

    “大小姐,又锻炼呢?”看到林颜夕已经把柯成磊的健身房利用到极致了,百里清还真是有些佩服了。

    在跑步机上负重跑着的林颜夕听到他的声音,却头都没回一下,“你还记得我上次受伤吧,基本上在‘床’上躺了一周,那一周耽误了多少可只有我自己知道。”

    “我本来体能就比你们差,天天训练都跟不上,更别说不训练了,我现在即没受伤,也还有这么多的时间,当然不能断了训练。“

    这意料之中的回答,让百里清笑了出来,“你还知道自己差啊?”

    “不止差的要练,每天枪法也都在练好不好?”林颜夕还真是毫不客气,直接打断他的话。

    百里清一窒,可随后笑着看向她,“你别天天就只拿枪法说事,你也说了那是你的强项,有本事什么时候在格斗或者体能上赢我一次?”

    听了他的话,林颜夕慢慢的停了下来,转头看向百里清,一脸认真的说道,“百里,我最近突然发现了一件事。”

    “什么事?”看她这么认真的样子,百里清竟一下收起了玩笑的心思。

    林颜夕轻咳了一声,随后才看向他,“我是突然发现你越来越不要脸了。”

    “咳”意识到被林颜夕耍了,百里清只是轻咳了下,就回过神来,“我这不是不要脸,我是培养你上进。”

    “你说你虽然是个狙击手,可不可能一辈子都用枪来解决问题吧,总有用得到格斗的时候”

    不等他说完,林颜夕就伸手档住了他的嘴,“好了,我知道,不用你提醒。”

    看她吃憋的表情,百里清顿时笑开了,尤其是见林颜夕不再理会他,继续跑了起来的时候,那表情更是得瑟了。

    不过刚想再说什么的时候,一抬头却正看到牧霖走了进来,竟没来由的一阵心虚,忙对他点了下头,转身退了出去。

    重回跑步机上的林颜夕并不知道这么一会,身边已经换人了,边跑着边感受到身边的人似乎到了另一边。

    还当百里清又要开她玩笑,边抬头看向他边问道,“我说你怎么还不走,我跑步好看吗?”

    可这一抬头却发现身边的人已经变成了牧霖,更过分的是,牧霖竟还点了下头,“的确好看。”

    这一下把林颜夕吓了一跳,脚下的步子也是一慢。

    这可不是在平地上,停下也就停了,现在是她停下了,可跑步机还没停呢。

    “小心!”牧霖看到她竟就这么停了下来,下意识的伸手拉住她。

    在林颜夕停下来的那一瞬间人已经向后退去,眼见就要跌倒在地,被牧霖拉住她也反应过来,忙向后轻跳了下。

    安全落地,牧霖松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另一手下意识的对着她的头就是一敲,“我说你是不是傻,在跑步机上你发什么呆?”

    “谁让你突然出现的,天天神出鬼没的,吓我一跳。”林颜夕不满的捂住头抱怨的说道,“不对啊,刚刚还是百里清呢,怎么突然变你了?”

    “难不成你们还真要在这里打一架不成,还是说你们两个关系突然变好了,两人聊得默契实足了?”牧霖听她提起百里清,半开着玩笑问道。

    林颜夕撇了下嘴,“都不是,我现在是即不想和他打架,因为打不过,又不想看到他,现在他就是明知我打不过他,天天来挑衅。”

    看着她一脸纠结的样子,牧霖不禁笑了出来,“原来也有你怕的时候,我还真当你天不怕地不怕,就算明知打不过也要去打呢!”

    “我又不真傻,明知打不过我还撞得头破血流的?”林颜夕无奈的说道。

    可边说着话,一抬手才发现牧霖竟还拉着她的手呢,顿时脸上有些发热,“独狼,我就是从跑步机上掉下来而已,你不用一直拉着我。”

    被她这么一说,牧霖也反应过来,忙松开她的手,“这不是怕你摔到,你说你又这么笨,还傻傻的一根筋,谁放心敢让让你自己执行任务啊?”

    “我哪傻了?”听到这评价林颜夕真是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牧霖见成功转移话题,这才松了口气,“你还说自己不傻,还敢说明知打不过就能忍了,可我记得当初是谁主动来打我的?”

    被提起这个黑历史,林颜夕顿时脸都黑了下来,“你是不是被百里传染了?”

    “再说那个时候谁知道你是哪棵葱啊,一付吊儿郎当的,竟还看不起我,你说我不打你打谁?”

    听到这个评价,牧霖还有些沉默,“吊儿郎当是什么评价?”

    “就是你给我的第一印象啊!”看他皱着眉,对这个形容词一付不满的表情,林颜夕反而笑了出来,“我第一次看到你带着他们走过来的时候,就是这个感觉。”

    “一群兵痞,带头的那个尤为严重,简直就是兵痞中的兵痞,吊儿郎当形容你都算是我文雅的了。”

    想到林颜夕对他的第一印象竟然是这样的,牧霖的脸顿时黑了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