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感知

作者:夏之蝉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神级龙卫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特种女兵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农耕天下:王爷挑水,宠妻浇园最新章节!

    因为大祭司的撤离,祭祀殿确实是少了不少守卫,整个殿都是一片黑暗,带着一丝压抑的恐怖。

    但是倒是让夏炎他们多了不少便利,黑夜中他们更能隐匿身形,对他和安王他们来说,也不会影响他们的视力。

    夏炎他们进入祭祀殿的大殿后,分头找起来。

    一炷香后,他们转变了整个祭祀的大殿,都一无所获。

    “没有?”几人碰头后都不约皱眉,他们查得很仔细,每个物件每块砖都敲过了,但是依旧没有发现。

    “炎儿?”安王转头看向他,他的意思不言而喻,时间有限,只能寄托在小晏子说的希望上。

    夏炎点点头,他调整了呼吸,在大殿中央静了下来。几乎一炷香的时间,他只能听到殿外侍卫来回巡逻的声音,甚至还有附近几个殿中的一些人声。但是对于安大人说的那种血脉感应,他一点感觉都没有。

    他意识到自己的方向可能错了。他不再依赖耳朵,几乎是关闭了五识,破劲运起,血脉中的血液带着内劲开始快速运转。

    慢慢的,他似乎进入了一种奇异的状态。他似乎感觉到自己的气劲不自觉得溢出了身体,然后向着四周扩散开去。

    “嗯?”在一边等候的安王等人突然感觉自己被一股气劲包围,没有什么压力,也不痛苦,但是就是让他们有一种被窥视了的感觉。

    好像那股气劲就是让他们有暴露在外的感觉。

    开始他们几乎是一瞬间就警戒起来,以为是被人发现了。但是当周围没有动静的时候,他们才意识到,这股气劲是夏炎发出来的。

    大家不敢再轻举妄动,安王和秦二不由一震,他们感觉得到夏炎现在正进入另一种状态,一种他们从未进入过的状态。

    夏炎在气劲散发的中心,感觉尤为敏锐,一开始他自己都吓了一跳。但是几乎是同时他就控制住自己沉浸在这样的状态里。

    不怪他惊到,因为他发现他没有睁眼,但是却很清楚得“看”到了身边的安王、秦二叔他们,还有鬼军的六人围在自己的周围对外戒备着。

    甚至他们脸上那一刹那露出的惊异的表情还有一下警戒又放松下来的神情,他都“看”得一清二楚。而他又很确定,自己没有睁眼。

    而且让他最为吃惊的是,他是同时看到周围十几个人的表情,不是一个个转头看到的,而是气劲到达的地方,他想看到谁就能看到谁的动作、表情。

    意识到自己进入了一个不得了的状态,他也不再迟疑不再多想,立刻加快了功法的运行和气劲的输出。让他欣喜的是,他的做法对了。因为当气劲慢慢扩散出去,他能“看”到的东西越来越多。

    他“看”到了大殿里所有的东西,然后是墙壁。他看到所有的墙壁都是实心的,没有暗格。他的气劲不断往外扩散,能看到的东西越来越多。他看到了一小队侍卫擦着秦四隐匿的地方过去,却没有发现他的踪迹。

    但是很快,他也发现自己的气劲有些不足,似乎慢慢开始变得不稳。他尝试着稳定住它,但是发现效果甚微,看来这种感知还是有距离的限制的。

    可是他还没有发现他爹的踪迹。

    电光火时间,他做了一个尝试。他试着收回往殿外四散的破劲,然后一点点控制,只让它沿着一个方向散发出去。

    成功了!

    他发现当他收回那些随意四散的气劲,然后只沿着一个方向探去的时候,他能看得更远,更清楚。

    他来不及兴奋,迅速控制着气劲一个个方向探去。根据他脑海中的皇宫地图,和自己探查来的情况,他大概找到了自己能探查的极限,也就是一里地不到的样子。

    于是他心分为二,一边在脑海中过滤掉那些可能性低的宫殿,一边探查着有可能藏人的地方。

    “嗯?”他的感知扫过祭祀殿东边的一个偏殿时,不由顿了下。

    初初的探查下,那里应该是一个小厨房和的样子,他能看到灶台、柴火、食盒,甚至灶台锅里热着的菜……但是当他扫过小厨房边上的小屋子时,那个小屋子里坐着的人突然猛地睁开了眼睛。

    “跟我来!”夏炎收回神识的一刹那,人已经冲了出去。他敢肯定,刚才那人发现了他。那一眼,他感觉到了危险,致命的危险!

    他收回的一瞬间,看到了那人守着的一个大缸,但是因为神识抽回,他没能看清大缸里的东西。

    安王他们几乎在夏炎喊出的瞬间就跟着他奔了出去。

    “目标,大缸!”夏炎刚喊完,就看到那个人以极快的速度从那个小屋里窜出来,直接朝着夏炎攻来。

    “嘭!”两人一出手就是毫无保留,那一瞬的对撞几乎响遍了整个皇宫。

    “分!”安王大喝一声,冲到夏炎和那人的战局里,硬生生强行接了那人一招,让夏炎脱离了战局。

    夏炎也不迟疑,一闪身就飞到了那个柴房门口,这时侍卫已经被惊动了,几乎不用看就已经听到了大批的侍卫正涌过来。

    鬼军和安王的人在外围挡住已经攻过来的侍卫,夏炎和秦二他们移到了柴房,他一个冰行步直接到了那口大缸边,一掌打飞了缩在上面的盖子。

    当盖子下的景象露在他的眼前时,他整个人不由从脚心到头一个剧烈的寒颤。

    “啊——”一声歇斯底里的吼叫从他喉咙中响起,那叫声中的怒火和悲怆让外面的人都是一顿。

    阎王一怒,尸横遍野……这是当晚幸存者后来跟人说起那晚宫殿的景象时心里的感觉。

    “带他走!”夏炎几乎是从喉咙里挤出了这句话,似乎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秦二他们上前看到大缸里的景象时,也是睚眦欲裂!

    “走!”

    秦二一把脱下身上的衣服盖在了缸上,秦三和秦四两人用颤抖的手抬起大缸,秦二和秦五开路,一步步往宫外走。

    侍卫,越来越多。他们几乎刚走出柴房几步,就挪不动了。

    “给我让开!”一声怒吼,夏炎的掌风带着破劲直接破开了几十人的围堵。

    秦二他们迅速跟上,夏炎一掌击出,马上就是双手各执一把军刺,疯狂得一路刺杀。他完全无视了那些侍卫的长矛,只一味带着狰狞的面容向前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