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拷问

作者:夏之蝉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神级龙卫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特种女兵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农耕天下:王爷挑水,宠妻浇园最新章节!

    夏炎吃了九转丹,身体的气血几乎是瞬间便恢复过来,而且让他这两天消耗的灵气甚至都得到了很快的补充。

    他怀疑这药,并不是这世间的东西。只是现在他已经全心在转化药力,无暇去追究更多。

    夏炎一边给沈燕归输送灵气,一边借着机会把一部分药力转到沈燕归体内。他一直开着感知连着他身体内部的情况,所以药力一散入进去,他就看到了他的伤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这只是非常小的一部分药力,让他不由有些惊奇。他赶紧收敛心神,关注着沈燕归的身体状态,得控制药力,不能一下散入太多。

    这一闭关,就是一天一夜。期间好些人进来看过,但两人都没有醒。但是沈熹说两人的状况都非常好,让大家也等得安心点。

    而这两天,院子的一个密室里,成墨、小宝、张成三人,简直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白白把四个刺客交给了他们,他们还没问出点什么。紧接着,小宝的亲祖父夏端又把被夏炎废了丹田的大祭司交给了三人。

    已经两天过去了,他们还是一无所获。

    “老大你说怎么办?”成墨这次不惜喊小宝老大了。

    “嗯!让本少想想!”不得不说这声老大让小宝非常受用,“有了!我们这样……”

    张成和成墨听完都有些怀疑,他们斜着眼看着小宝:“行不行?”

    “试试!”

    “好!”

    于是三人很快行动起来。

    小宝找她娘要了好些蜂蜜和香油,成墨找来了刷子,张成找来了一把狗尾巴草。

    三人把四个刺客放在一起,然后把四人的鞋袜都脱掉。

    “涂上!”四人的脚底板都被刷上了香油和蜂蜜,其中用一个尤其怕痒,只是用刷子刷蜂蜜的时候,他被绑着的身子已经忍不住扭动起来。尽管他在尽量控制,但还是不由发出了笑声。

    “嘿嘿嘿嘿……”小宝一看有门,“我娘说了,痛是能忍的,痒是不能忍的。”

    成墨和张成这时也来了劲,看来真的管用。于是一人一把狗尾巴草开始给那人挠痒痒。

    “哈哈哈哈——哈哈——”开始他只是不停得笑,很快眼泪都笑出来了。再后来就忍不住了,一边笑一边哭,“别,救命……求……求……”

    “说不说了?”

    那人有一秒的迟疑,然后又是一阵比哭还恐怖的笑声和求饶声。

    另外三人看得也有些发麻,他们很清楚自己这些人都是死士,是经历过酷刑训练的。今天却没想到会有人如此悲惨得求饶。

    “救命……我……我……啊哈哈哈哈……不要!”

    “说不说了?”

    “我说,我说……”

    三人对望一眼,会心一笑。

    一炷香后,三人看着手上的这份口供满意得击了个掌。

    “小宝?”成墨有些担忧得看着他。

    “喊老大!”小宝嘟囔了一句,不过他看到口供上的内容也有一瞬失色。不过他很快调整过来,“他不是不懂事的小孩子,总得为自己做过的事负责!”

    夏端和白白他们都很意外,三个孩子竟然能这么快掌握了口供。尤其是大祭司的口供,更让人看得火冒三丈!

    “爹,我们是不是派人送给皇上?”因为沈燕归受伤的事,几人把进宫的事也推后了。为了避免有心人上门打扰,他们刻意隐藏了行踪。

    夏端皱着眉,心里总觉得漏了什么:“糟糕!怕是王崇新那老狗会狗急跳墙!”

    刚说完,他们就听到了院外传来了隐约的打斗声。

    “我去看看!”白白要冲出去,被张成和成墨一下抢先。

    “阿姐,你留在这里!”话音刚落,两人已经闪身出去了。

    白白和夏青对望一眼,不由担心起来。看来应该是王崇新猜测到了自己的把柄已经落在了他们手里,要孤注一掷了。若是此事被捅出去,他也是无退路了。不如拼死一搏,杀人灭口,这样他或许还能狡辩一番博得一丝生机。

    “我去看着阿炎他们!”白白跑了出去,虽然有鬼军、有黑炎卫,还有沈家的人,但是她想留在他的身边。

    “成姑娘!”白白到的时候,沈家的人已经都站了出来守在了门口。

    “辛苦你们了!”白白匆匆道了声谢便进屋里去了。今日正好轮到沈绛在,他也已经在屋里了,神色看上去倒是颇为镇定。

    白白看到夏炎他们似乎并没有被影响,也松了口气,坐了下来。

    “成姑娘,”沈绛看得出白白有些紧张,他开口跟她说话,让她不要那么紧张,“恐怕,这次事情一过,炎小王爷将会被皇上重用了。”

    “嗯?”白白开始还有些游离,回味了一遍沈绛的话她才定下神来想。是啊,安王受伤,夏端残疾,秦坤监国,剩下的武将屈指可数。

    她点点头,看着床上的夏炎轻声到:“不论他怎么选择,我都会支持他,跟他在一起。”

    沈绛听完不由看了一眼还在昏迷中的自己的儿子,心中叹了一口气。他们两人之间恐怕已经没有一点点可以插进去的缝隙了。

    外面的打斗声一阵盖过一阵,最激烈的时候甚至都推进到了前院,连在后院的白白都已经闻到了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

    慢慢地打斗声终于隐去,但是在外面刚经历完一场血斗的鬼军和黑炎卫等人,并没有觉得危机已经消除。他们反而觉得有一种山雨欲来的感觉。

    几乎是转眼的功夫,突然黑压压的一片刺客猛得冲刺过来。与刚才的刺客不同,他们手上都抱着一个个的大坛子。

    “糟糕,是酒!”有人鼻子灵敏,一下问到了那大坛子中的酒味。

    “弩箭准备!”鬼军大喝一声,“瞄准手上,不准他们点火!”

    话音刚落,对面的刺客已经尽在咫尺,他们无视那密密麻麻的箭矢,抱着酒坛就往前冲。有的人在倒下前还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把酒坛往院子里丢。

    “嘭嘭嘭……”不停有坛子在院子周围爆裂,一个刺客终于是见缝插针得擦燃了手上的火折子。

    “轰——”火焰一下窜起,顺着到处流淌的酒很快包围了院子。

    “快回去禀告!”有人喊起来,火势涨得很快,而那些刺客还在不要命得让火焰越堆越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