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夏青

作者:夏之蝉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神级龙卫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特种女兵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农耕天下:王爷挑水,宠妻浇园最新章节!

    ,最快更新农耕天下:王爷挑水,宠妻浇园最新章节!

    一个个摸着圆滚滚的肚子,才发现都吃撑了。小坐了会,白白就把夏炎赶回去了,“趁着吃饱了身上热乎,赶紧回去,路上小心,也不把阿猛带着,以后别这么傻乎乎的。”白白那小媳妇的模样看的阿嬷和小墨痛苦的很,因为吃太饱,肚子鼓着笑不动。

    夏炎也不反驳,就咧着嘴看着白白嘀咕,等白白嘀咕完了说了句“我走了”就闪进夜色里了。夏炎感觉自己可以飘起来了,被人唠叨的感觉很好很好。而且跟姐姐的唠叨感觉不一样,他只知道甜到心窝里了。当他回到家看到锅子里温着的热水,突然就想起了下午白白说的“找媳妇”,他的心猛烈地跳动起来,有个声音一直在他脑子里徘徊“说亲,找人说亲。”夏炎感觉自己要魔怔了,他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闪着白白,有她哭的、笑的、疯的、嗔的。那个声音还在转呀转呀“说亲,找人说亲。”

    “嘭”,夏炎睡不住了,爬起来点上油灯,先把下午去削的竹篾编起来,到天蒙蒙亮的时候,一张扁已经基本上完工了。夏炎先把白白带来的羊奶果都撒到扁里,架在屋外晾好,嘱咐阿猛要看好咯。自己却偷摸捻了一颗塞到嘴里,酸酸甜甜,好吃!阿猛在一边看的猛翻白眼,这货竟然偷吃!

    夏炎到水池边洗了把脸,回屋换了套衣服,衣服一看就是没穿过几回。这衣服是夏炎每次进城的时候才拿出来穿的,他不想给他姐姐丢人。夏炎从屋檐下晒着的野味里拿了一只野狍子,一只野兔子就下山了。山里的天亮的早,等夏炎赶到镇上的时候,集市都还稀稀拉拉的没开起来,夏炎就先找了个摊吃了碗素面。只是面摊没有辣椒油,夏炎又想起昨晚的面条了,还有那碎碎念的小人儿。他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着急过,这天怎么还不亮。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了,集市都开了,夏炎先去杂货铺买了点糖果包起来,他不知道该给小外甥买什么,所以就挑自己喜欢吃的买了。都说外甥像舅,自己喜欢的外甥应该也会喜欢的。夏炎照旧走到了黄府的后门,后门的门房已经认识他了,挺客气但也不开门,“夏小爷来了啊,今儿挺早哈!”

    夏炎把手上的野兔子递给门房,“劳烦帮忙通传下。”

    “嘿嘿,夏小爷您太客气了,每次都带点野味来。”门房说是这么说,接兔子的手可不慢。这野兔子滋味好得很,集市上得买一百多文,当下酒菜最合适不过。夏炎也见怪不怪了,阎王好送小鬼难缠,而且这次他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是一定要见到姐姐的。夏炎再把野狍子也递给他:“这是给黄老爷的下酒菜,劳烦能不能让我进去说,实在有些事要找阿姐,非得见面才好说。”门房接过狍子,为难地说:“我给你去问下夫人,行不行的就不好说了。”夏炎点头。

    门房让夏炎候着,转过身帮着去跑腿。等了一会,门房就来了,说是夫人允了,只是要在客厅会面,不能去后院。夏炎跟着绕了好几道门廊才到客厅,这里面是夏炎第二次进来。第一次是惦记姐姐没心思看,这次是念着心里的事没功夫看,夏炎忍了好几次想问到了没有,又怕把人惹恼了不带路了。终于看到姐姐清瘦的身影站在门口,“阿炎!”夏青小步快速迎上来,夏青面相上看跟夏炎不是很像,夏青脸要尖瘦,不像夏炎的下巴比较有棱角。两人的眼睛却是像极了,眼角都是有点细长,仔细看会发现其实是有点桃花媚眼,给整张脸添了一丝别样的魅惑。门房适时地说了句“青夫人里面说话吧。”院子里毕竟还有着下人来来往往的,看着不好。

    夏青把夏炎拉进客厅,身边的丫鬟沏上茶。“阿炎,你今天怎么来了?”以往都是过节才会来的,夏青有点担心,“是出了什么事?”这下夏炎有点不自在了,喊了声姐就支支吾吾说不上来了。夏青看着弟弟这扭捏的样子,开始还没想明白,再看他羞红的脸,还有闪着光的眼睛,作为过来了哪还不知道弟弟这是开窍了,相思想姑娘了。“呵呵呵,”夏青是为弟弟高兴,毕竟这孩子木楞的很,而且因着自己的事,往常都冷冰冰的,也不和人接触,知道弟弟脸皮薄,也就没打趣,“我家阿炎这是有相中的姑娘了是不是?”

    夏炎抬头疑惑的看着:“阿姐你怎么知道?”说完闹了个大红脸。

    夏青掩着嘴轻笑:“你这脸上都写着呢!”说的夏炎又红了脸低了下去,惹得一旁的小丫鬟都忍不住低低笑出了声,这下夏炎更臊得慌了。

    夏青实在是看着往常几乎没第二种表情的弟弟觉得好笑,“阿炎,你这样什么都不说,要姐姐怎么帮你啊?”夏炎这才凝神静气,强迫自己变得高冷些,只是耳尖还是红红的,夏青也不挑破,这弟弟好不容易动了心思,可得好好帮他张罗。

    “阿姐,我,我就是脑子里一直想着她,然后脑子里就有个声音叫我去说亲。我也不知道咋办,就来问问你。”夏炎好不容易把心里的想法憋了出来。

    夏青看着弟弟是长大了,但是也有点担忧,自己家里是个什么情况,自己说的好听是二夫人,说难听了也是卖过身的丫鬟。弟弟一个人住在深山里,也不跟人打交道,弟弟打猎什么的是有本事,可是到底是逃难来的,没根没底的,人家姑娘会不会介意。“阿炎啊,那姑娘是哪里的人家?多大啦?她知道你的心思吗?”

    夏炎想起那个身影,嘴角不由就翘起来了,整个人也放松下来:“她是九里山村的人,刚十岁。”说到这里,夏炎停住了,有点脸红也有点担忧,是啊,白白才十岁,她应该还不懂这些。自己不也到现在才知道,也还没弄懂呢。他没再说下去,抬起头时已经是恢复了往日的模样:“姐,我着急了。过些年再说吧。”

    夏青听到了夏炎的两句话,一转念就明白了夏炎的担心之处:“阿炎,那姑娘还小,确实也不着急,你可别莽撞吓着人家。不过你要是真喜欢就得顾紧了,好姑娘可是有的是人抢。”

    夏炎重重地点点头:“嗯!我知道!我会看着她等她长大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