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大夫人

作者:夏之蝉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神级龙卫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特种女兵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农耕天下:王爷挑水,宠妻浇园最新章节!

    ,最快更新农耕天下:王爷挑水,宠妻浇园最新章节!

    心事了结,夏炎把兜里藏着的纸包拿出来:“这是给阿宝买的糖果。”夏青接过糖果,有点出神,眉头是化不开的忧愁。夏炎这才仔细看了下姐姐,发现姐姐虽然施了粉黛,但是遮不住眼下的乌黑,脸上也是憔悴的很,看上去也比上次来瘦了不少,“阿姐这是怎么了?是身体不好?”

    “没有,只是,哎!”夏青长长地叹了口气,却不知道从何说起。这时候门口传来声音:“大夫人,青夫人和夏小舅爷就在这里。”夏青忙站起身,到门口迎着。夏炎也站起来,他是第一次看到大夫人。是个富态的样子,只是脸上已经有毕竟明显的皱纹了,跟姐姐对比起来,甚至说是母女都有人信。看着眉目间倒也和善,只是也是带着些愁容。

    大夫人走到主位坐下,跟夏炎点头打过招呼:“夏小舅爷,今儿个先谢谢您送来的野味,您有心了。”夏炎看了看夏青,只见姐姐挺着脊背,垂在身侧的手却是抓得死死的,指甲都要扣到肉里去了。“大夫人,阿炎事情也说完了,我先让他回去。”夏青开口说到。

    夏炎知道大夫人是有话要说,怕自己走了姐姐吃亏,就站着没动,等着大夫人。果然大夫人抬手制止了姐姐,“小舅爷说起来也不是外人,这事早晚得知会他。”“是这样的,夏小舅爷”,大夫人坐正了身子对着夏炎说道,“妾身的女儿不日就要出嫁,以后我这身边也就自己一个人了。我家老爷是什么情况您也清楚,也不怕您笑话,黄府能指望的就剩下阿宝了。所以我打算等着婚事过了,就把宝儿过继到我名下来。这以后说起来也是黄府嫡子,对阿宝也是好事。我也会尽心教导他,让他以后好承了黄家的家业,免得以后说出去说我黄家的承继人出身低微,名不正言不顺!”

    夏炎没跟这种深宅里的人打过交道,大夫人的面上的话他听懂了,说白了就是要把阿宝从姐姐身边抢走。夏炎可不管那么多弯弯绕绕,他只知道阿宝是姐姐的命根子,要不是有着这个儿子,姐姐当年能不能活下去都是问题。但是夏炎再不通人情世故,也知道出嫁从夫,姐姐现在还是黄家的人,他要是做的过分了,吃亏受苦的是姐姐。而且这事阿宝自己的态度也很重要,夏炎是知道阿宝在府里的地位的,那绝对就是黄老爷底下的第一人,甚至黄老爷都把阿宝捧在心尖尖上。

    夏炎上前一步,拱了拱手:“大夫人,我是粗人,不懂那些个大道理,只知道母子连心。阿宝是我姐姐怀胎十月掉下来的肉,您让阿宝给您当儿子了,那我姐姐怎么办?她要怎么活下去啊?这事儿阿宝自己知道吗?他自己怎么说?”

    夏炎话糙理不糙,说的夏青在一边都忍不住抹起了眼泪。大夫人何尝不知道这对夏青不公平,但是当家人什么德行她清楚不过,只有对待儿女还算是个人,现在女儿要出嫁了,以后没有女儿傍身,她在这府里就更没地位了。尤其后院那一群女人,一个赛过一个,以前不让后院女人的亲戚进门来,也是怕家丑外扬。外面传是一回事,亲眼所见那是另外一回事。现在老爷对她也渐渐不太重视了,到底是人老珠黄了,跟后院的女人是没法比了,更别说是外面销金窟里的了。现在不论是相貌还是脾气,自己都快拿不住她们了,所以她才想了个法,把宝儿养在自己身边,依着老爷对阿宝的重视,也能让她的地位稳固点。她知道这事儿不能强拧着来,阿宝那小子跟他娘亲的很,要是逼急了让他气着了苦恼起来,别说事情成不了,老爷也肯定会责怪她,所以她只能拿着阿宝的前途来劝夏青。谁知这夏青平时看上去不争不抢柔柔弱弱的,一说到阿宝的事情,却是犟得很。她也不吵不闹,就是闷着不说话,说重了就抹眼泪,可是就是不松口。所以她想趁着这个机会让小舅爷劝劝她,男人总是更理智些。她总觉得自己的理由很充分,也很诱人。黄府的家业,多大的诱惑,虽然是养在自己名下,那等继承了家业还能亏待了亲生母亲去不成,作为亲舅爷也能讨得不少好处。

    “小舅爷,您说的都对,确实这事儿难为了青夫人。不过也只是换个名头嘛,人还是能天天见到啊。再说了,我们阿宝是个孝顺的,以后继承了家业,对青夫人和小舅爷的孝顺也少不了的。况且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为人父母总是替着孩子的将来考虑你说是不是?等阿宝长大了,接了老爷的生意,要是人家闲话说起来,宝儿是丫鬟生的儿子,宝儿面上也没光不是?”

    “大夫人!小子没本事,却也不贪图人家的东西!”夏炎轻喝了一声,姐姐卖身这件事是他心底的痛,是他的逆鳞,“我姐姐虽然当年卖身做了丫鬟,但是也是生活所迫,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倒是黄府的老爷怎么收的我姐姐你我都心知肚明,影响宝儿名声的到底是我姐姐还是谁,大家眼睛都看着呢!”

    大夫人被夏炎的斥问塞得哑口无言,说起来夏青也是个可怜的女子。可是自己又有什么错呢,怪只怪那个负心汉,风流无度;怪自己当初有眼无珠,嫁了这么个薄情人。大夫人一下子失了气势,也提不起劲来应付夏炎了,挥挥手让夏青送夏炎出去。

    夏青知道今天自己又是熬过了一劫,忙擦了眼泪引着夏炎出去了。夏炎看着姐姐的委屈,知道她心里苦,便劝慰到:“姐,你也别怕。大不了你和宝儿就离开黄府,我养你们。”

    “阿炎啊,姐怎么样都无所谓,只要宝儿好。我也不求他大富大贵,只要他平平安安的,以后能堂堂正正做人。别像他爹······大夫人虽说是存着自己的心思,但是她的话也有道理。可是,可是姐姐舍不得呀!阿宝是我的命啊!想着阿宝要喊别人做娘,我这心里跟刀割的似得呀。”

    夏炎也不知道怎么劝,只一再跟夏青说实在不行就离开,让她别委屈自己,别委屈了阿宝,万一大夫人要强来,就找人托信到村里成大林家,他们知道怎么找到自己。夏青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就让夏炎先回去。毕竟留外男在家里太久不好,这府里毕竟不是自己当家。夏炎也知道夏青的难处,再交待了几声就让姐姐进去了。自己看着姐姐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堵的慌。都怪自己没本事,看着姐姐受苦却什么办法都没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