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热闹起来的九里山村

作者:夏之蝉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神级龙卫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特种女兵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农耕天下:王爷挑水,宠妻浇园最新章节!

    ,最快更新农耕天下:王爷挑水,宠妻浇园最新章节!

    自从昨夜姐弟俩促膝长谈后,两人都睡了一个好觉,第二天白白是被外面的声音吵醒的。

    “我第一个来的”,“我跟白白可是亲戚!”

    “百八十年前不知道哪门子亲戚,老祖宗都说不清楚了,好意思你!”

    “吱……”白白刚打开门。

    “哎哟,白白你起来啦,我是你张婶!你那个基地……哎,你别推我啊!”

    “嘿嘿嘿,白白啊,我第一次看到你呀,就知道你会是我们村的这个!”说着还把大拇指伸到了白白鼻子底下!

    “白白,我家奶奶跟你家阿太可是一个祖宗的,你得先带着我家啊,那些外人咱可不能便宜了去!”

    “金娥子,你别舔着脸搁这攀亲戚,谁知道你那什么姑婆是哪门子里的。”

    “嗨!!你只野猫,亲戚远也是打断骨头连着筋,哪能先便宜你。”

    “那远亲还不如近邻呢,我们可是从爷爷辈的邻居了。”

    “金小丽,金蛾子,你们都给老娘出去!一大早就不让人清净!该你们的,少不了你们。不该你们的,你们也别瞎惦记!”新根婶子听着隔壁院里的动静就冲过来了。

    “他们不行,我可是白白的亲戚。”金蛾子不死心。

    “去去去!你们摸着良心问问,白白家饿的一天吃一顿的时候你们在哪里?小墨发热白白落水的时候,你们这些远亲近邻又在哪里?还真是黄牛皮,厚得戳不进去了都!走走走……”

    “哎,哎,周家萍,你以为你是谁?”

    “老娘就凭手上这笤帚就能揍得你男人都认不出你!再不走,小心我拿粪泼你们走!”

    三个大姑还想说话,看到新根婶已经拎起水桶往茅坑走去了,一溜烟就跑没影了。

    “切,德行!”

    “别跟这泼妇计较!”……

    “别理他们!你没事吧?”

    “啊?哦,没事没事!”直到婶子推她,白白才反应过来,这一大早是作的什么妖!

    两人转身,看到成墨开了一条门缝,只露着个眼睛往外看,看到只有阿姐和婶子俩人,他才打开了门,冲了出来“阿姐,婶子,我去书院了。”喊了一声,就不见人影了。

    白白和婶子都愣了下,一起走进屋。阿嬷也是紧张了下,发现是他们才又舒了口气。

    “阿嬷,这一大早的,那些人是做什么?”

    “还能有什么?”新根婶子啪的一声把笤帚拍凳子上,“眼红了,想蹭点好处!”

    “阿萍,你这脾气又来了,好好说。”

    新根婶子这才把事情慢慢说了遍,原来是林寒铁的事传了出来,连带着白白成墨也被传的满天飞,尤其是林寒铁是因为眼红白白的方子才绑架的成墨,不知道成白白是何许人也的人也就是传个新鲜。可是知道成白白情况的村里人可就坐不住了啊!

    林寒铁那可是整个曲水镇数一数二地位的人,平日里老百姓都是想都不敢想的,让他都能铤而走险的东西,那得多值钱。于是,村里几个耐不住的人就跳出来了,才有了早上这一出。

    “那,那个金小丽、金蛾子又是什么人?”

    “金小丽家祖辈跟你太爷爷是邻居,到你爷爷那辈我们才搬到这里来的。她年轻的时候泼辣,经常跟人打架,还喜欢留着长指甲挠人,就被人喊做‘夜猫’了。”阿嬷给白白解惑。

    “金蛾子叫金子娥,这人就是你阿庆叔的媳妇。”新根婶有点不屑说到。

    “啊??”白白是真没想到那人竟是阿庆婶,阿庆叔聪明活络,但是做活计确实踏实钻研,这阿庆婶……她不由摇了摇头。“那,那个张婶又是谁?”

    “张厚生的媳妇!你婶子我活了大半辈子了,就没见过这么能掰扯贪小利的人!”要是说新根婶谈阿庆婶是不屑的话,那谈张婶就是难以置信了。

    “张厚生这名字好熟悉啊!”白白不由疑惑。

    “哝,还不就是先前你问我谁家有猪粪牛粪,张厚生家就有牛,我不是千叮万嘱你别去找他么,就是怕你吃了他媳妇的亏。”

    阿嬷这时候也是忍不住说到:“今天堵门口的就是村里面最泼辣的几个。害的成墨都不敢出门去上学了,还好阿萍来了。”

    “婶子,村里面最泼辣的几个哦!”白白特意强调。

    “小丫头,恩将仇报啊你,没有我的泼辣,能把你解救出来?那小墨能准时去上学?”

    “是是是,婶子大恩,白白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了!”

    “哎哟不害臊!说的什么瞎话。”婶子和阿嬷都乐起来。突然北屋又想起了“砰砰”的敲门声,阿嬷和白白心里都是一紧,互望一眼,“不会又来了吧!”

    “怕什么!让他们有来无回!”婶子豪气地抄起她的笤帚,一手开门,嘴上就喊开了:“有完没有……了!”不怪她突然泄了所有豪气,实在是不敢硬啊!门口站着的人不就是自己儿媳妇看诊的那个千金堂的女大夫安夫人。

    “呵呵,呵呵……安,安夫人啊,您怎么来这里了?”阿庆婶不自然的开口,心里拍了自己一个嘴巴,下回一定不敢再陪媳妇去了,可别被安夫人记心上了。

    “这位大嫂,您好!请问这里是成白白姑娘的家吗?”安夫人一日看诊数十位,要是病人还有一点印象,家属那是完全没注意过。何况她今天来也是有求于人的,总不能再端着架子。

    “是是是是是……”婶子一连串的字,让白白额头一滴汗,刚才抄笤帚、扬言要泼粪的那股子劲儿呢?婶子你可不能低头啊,GDP会掉!

    “那请问成姑娘在吗?”

    “安夫人快请进。”白白赶紧上前,婶子这架势太掉范儿了,简直给白白心中婶子的伟岸形象一百万点暴击啊,直接崩塌了。

    “成丫头,你在呀!”安夫人先是对新根婶子友好地点点头,再跟着白白进了屋坐下。

    “这位是成奶奶吧?”安夫人主动跟阿嬷打了声招呼,阿嬷因为不知道安夫人是谁,倒没有新根婶子的局促,乐呵呵的应了声,就跟新根婶子去了灶间准备早饭,让白白好好招呼客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