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深藏不露

作者:夏之蝉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神级龙卫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特种女兵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农耕天下:王爷挑水,宠妻浇园最新章节!

    ,最快更新农耕天下:王爷挑水,宠妻浇园最新章节!

    “夏炎!“赵捕头这时也忍不住飞身下树,扶起他。

    “吼……“棕熊终于是发出了最后的吼声,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轰!“,脑袋上插着的匕首已被鲜血染满。

    “夏炎!““夏捕头!“

    ……

    白白一早带着金心兰的花样先去了黄府,黄夫人和青夫人已经在等着她了。

    “不是说清明后就来嘛,昨儿个害我们白等了一天。“黄夫人精神不错,一看到白白就打趣到。

    “罪过罪过!“白白也是打趣,“看来夫人是已经打好花样了?“

    “呵呵,白白啊,“夏青也是直接喊她名字了,“你看看行不行。“夏青拿出一叠花样,还有一些绣好的花样。

    “哇!青夫人,您已经都绣好了啊?“白白简直是佩服死了,这才两天多啊。

    “闲着没事,我也是难得有点奔头了,着急的。“夏青确实是迫不及待地想做出点名堂,多为小宝挣一点是一点。

    “青儿手艺是真好,我的眼睛不行了,拿不动针了。“

    “黄夫人,分工不同,您呀,是要统管大局的,拿针线还委屈您了呢。“知道白白一半是哄人的,黄夫人也是乐呵呵的,有个奔头了就是不一样。

    白白拿了花样也不多留,稍说了几句就告辞去了千金堂。“安夫人,这些标识的花样您看看怎么样?“

    “咦!“安夫人接过,发现花样有点特殊。看完了图样,又看了绣样。“你在哪里找的人?“

    “咱们镇上啊。“白白发现了安夫人表情的变化,“有什么不妥吗?“

    安夫人定定地看了会白白,没发现什么异常,还是轻笑到:“这绣活可不一般,好几个花样都是平常不太见得到的。“

    白白一想金心兰的花样是跟宫里出来的嬷嬷学的,也释然了,点点头不再多问。

    安夫人先挑了两个花样出来,一个是粉霞烟云,一个是夏青的飞燕新妆。“这个桃花的用小袋上,装佳人露正合适。这个春景的用在大袋上,清新大气。“

    白白自然没什么意见,反正对她来说,就是两个字:好看!

    “成丫头,你安排你的人先去做吧,半个月后开业得先用一批。“

    “行!那价格呢,怎么跟他们算?“

    “这样吧,布料和丝线我准备,你两天后来拿。都按十文钱一个算吧!“小袋子花样小,难绣些;大袋子好绣,但是耗时长些。

    老手一天也能绣上一个,一月也能挣三百文,不错了。“好!我去安排。“

    出了千金堂,先去了趟黄府把绣活的事情跟黄夫人、夏青姐交代了下。约好了各先做一百个,材料两天后送来。

    还是夏青姐送她出的门,“白白啊,阿炎在县里还好吧?他走前来过一次,后来也没信儿来。“今天没人跟着,夏青就轻声问到。

    “恩!他挺好的。“刚说完,白白心里就突突乱跳起来,感觉有点慌,不过她没表现出来。

    白白离开了黄府,在镇上转了一圈,添了些日用品、吃食和其他东西。

    跟着金林叔回到村里,先把东西放屋里,去了趟金心兰家说了绣活的事儿,十文钱一个的价格不高不低,但是材料是东家提供,就完全是净利润了。所以金心兰还是高兴的,多少能挣点家用了。

    白白回到家,还是觉得胸口闷得慌,人也是有点乱,难道是赶来赶去累到了,感觉有点焦虑。于是她简单吃了饭就打算眯一会,可是翻来覆去睡不着。

    “哎!“还是坐起来,去隔壁找了新根叔一起去田里。她从安夫人那里买了些药粉,可以除虫,这时间田里正是虫和草疯长的时候。

    “白白啊,我当初就该把所有的田都按你说的来。“

    “叔,您这是怎么说?“

    “有了你那田的对比,我那三亩田,就没心思拾掇了。“

    “啊?“

    “东一块西一块的不好拾掇不说,个子是长得挺高,但是软趴趴的,看着就提不起劲。“新根叔也是难得开口说那么多话,看来这对比还真不是一般的明显。

    “哈哈哈,叔,您别泄气。我跟您说,“白白凑近到,“这季稻田咱们到七月底就收起来,到八月咱再种一茬,到时候您三亩四分田,全按我的那法子种!“

    “啥?“新根叔愣了,“再种一茬?那下一茬啥时候收?“

    “冬天!十二月收!“

    “这,这……这岂不是,收成要翻一番?“新根叔是有点不敢置信。

    “呵呵呵呵,那恐怕没有。“白白笑笑,复又神秘说到,“五六成是逃不掉的。“这个收成是针对新种法来算的,要是对比村里其他人的,再翻一倍都是能实现的。

    说着也不管新根叔长大的嘴巴,跳着去了田里撒药。

    千金堂里,安夫人拿着几张绣图反复看来看去。“师父,您都看了半个多时辰了。“杏儿端饭过来。

    “杏儿,京城有回信了吗?“安夫人头不抬地问到。

    “奥,刚收到,我还没来得及拿出来。“杏儿从怀里掏出蜡丸,放在烛火上烤了下,封住的地方化开,露出了封在里面的信。

    安夫人放下绣图接过信,看着就皱起了眉头,“哼!让你清高,有你后悔的时候!“

    “阿嚏!“京城里正在桌前阅奏折的某人突然打了个喷嚏,笔尖顿了下,失笑摇头。信今日应该是到了,肯定是又在骂我了。

    “师父,他不来啊?“杏儿一边布饭菜一边问到。

    “哼!“安夫人冷哼一声默认了,“下次后悔了别想我再帮他!“

    杏儿撇撇嘴:“我才不信呢,他开口,您拒绝不了!“

    “你!臭丫头,胳膊肘往外拐!杏儿,你看看,“安夫人拿了两个花样给她,“这两个花样出自两个人的手,但是却巧合地都用了宫里独有的绣法。“

    杏儿接过,看了下,“也就是说,这镇上有宫里出来的人?“

    “恩,要是俩人是相识的,可能是来自一个人,据我所知,这镇上有个早些年从宫里出来的嬷嬷,会宫里的手法不足为奇。“

    “要是不相识呢?“杏儿歪头问到。

    “要是不相识……就是还隐藏着一个宫里出来的,呵呵呵,有趣,小小曲水镇竟是这般深藏不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