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夜探

作者:夏之蝉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神级龙卫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特种女兵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农耕天下:王爷挑水,宠妻浇园最新章节!

    ,最快更新农耕天下:王爷挑水,宠妻浇园最新章节!

    白白看着这时候的夏青,她是坚定崇高的。她的心里产生了无穷的敬佩,同时也升起了无尽得担忧。

    夏炎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起身走了。

    “阿炎……”夏青望着夏炎的背影,也是心痛得无以复加。她知道她的这个选择,给他会带去多大的压力和担忧,还有无限的自责,毕竟当初自己卖身进黄府也是为了他。只是她从没有怪过他,他是她的弟弟啊,难道要眼睁睁看着他病死吗?她相信当初如果是换过来,夏炎也会毫不犹豫这么做的。

    “白白!”夏青望着她,现在只有她能开导阿炎了。

    “夏青姐,我去看看他。只是您也先别着急下决定,等我们再想想办法。”得到夏青的肯定,白白才快步转身去追。

    “阿炎!”夏炎没有走太远,只是出了巧心坊,在边上等着。他知道白白会追出来,他舍不得她找不到他而担心。

    听到白白的声音,夏炎拉着她上了马。“驾!”一骑绝尘而去。

    夏炎抱着白白在马上飞驰着,他不知道要去哪里,只知道他的心里堵得要爆炸了,无穷无尽的怨恨、懊恼爬满了他的胸腔。

    马儿就沿着曲水河一直跑啊跑啊,直到天色都暗下来了,夏炎感觉到怀中的人儿打了个冷战,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奔了太久。这时候的他,只剩下满满的自责:“对不起,白儿,我……”

    他拉住了缰绳,调转马头,往来路慢慢回去。把头轻搁在白白肩窝:“白儿,我好没用!是我害了阿姐,是我害了她!”

    白白感受到了背后的人那深深的自责,“阿炎,不是你的错。”

    “要是我当年直接就病死了,阿姐也不用卖身,现在也不用去滚钉板了……”

    夏炎的话里全是自责和无助,白白听得心疼的不行。挣扎着从马上下来,夏炎也赶紧跳下来。扶着她

    “阿炎,”白白捧着他的脸,“要是你病死了,恐怕我也早就饿死了。你又舍得吗?”

    “白儿,我……”

    “阿炎,夏青姐是为了阿宝,她从来没有后悔过生下阿宝,也从来没有怪过你。现在她要做的是她想为阿宝做的,她是让人值得敬佩的女子。不论我们如何帮她,如果不能给阿宝一个清白的身份,她都不会甘心的。这是她的坚持!”

    夏炎这时候也冷静下来,深吸一口气抱住白白:“阿姐不想阿宝被人说闲话,只有靠她自己站起来,才能封住别人的嘴巴。哪怕我捐再多的钱、立再多的功劳,都会被别人说。这些我都知道,可是,那刑罚……我怎么能让她去受那样的刑罚?”

    “阿炎,我们想想办法。办法总比困难多!”白白说这话的时候心里也是没底,十米钉板,滚过去,想想那针刺破皮肉的痛,她就浑身发寒。

    “对!我去想办法,我一定要保证阿姐的安全!”夏炎重新振作起来,他再懊恼也无济于事,阿姐的决定对阿宝来说是最好的。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减少阿姐接受刑罚的痛苦和危险。

    冷静下来的夏炎终于又回到了白白熟悉的淡定模样。

    “阿炎,别担心,会有办法的。”白白抱住他,给他信心。她知道,夏青姐一直是他心里过不去的坎,这个坎能过去,对夏青和夏炎都会是个新的开始。

    “嗯!”夏炎拉着她往回走,马儿就在后面慢慢跟着。

    “你今天到赏金阁传的消息我收到了。”夏炎说起他来找她的正事儿,他们约好了巧心坊见面,所以也是正好听见了阿姐的话。

    “嗯,仁富米粮铺和其他商家都联合起来抵制九里山村的粮食,看样子是故意针对的。”

    夏炎来时已经找人调查过这个事了:“嗯,手下人传来消息,说黄仁富最近接到过扬州的来信,后来才出来的大肆收粮。”

    “扬州?”

    “嗯!我怀疑跟田书有关。”夏炎在黄府安插了眼线,本来是为了保护阿姐和小宝,没想到今天还会出这事。

    白白还没把事情都穿起来,夏炎给她解释,因为中间田奇的事情还没来得及跟她讲。

    等夏炎都说完了,白白大致也想明白了:“你是说这是田奇的报复?”

    “是不是,我们去看看就知道了!”夏炎把白白抱上马,自己飞身上去,抱住她往镇上奔去。

    回到镇上的时候已是华灯初上,两人先到巧心坊给夏青姐报了个平安,让她安心。一起吃了晚饭,两人就假意回去离开了。

    在镇上绕了一圈到城外,夏炎把马匹藏好,又带着白白回到了城内赏金阁。待二更天一过,两人悄悄来到了黄府院墙外。

    夏炎拉着她绕到东边的院墙外,自己先是借着墙壁飞身上了墙。坐在墙头,倒挂下来,拉着白白也上了墙。白白现在的功夫也有了一些火候,能自己用上些力。两人轻松越过了院墙,正好落在一个假山后面。

    “跟我走!”夏炎眼神示意白白跟上,自己手也是紧拉着她,拿身体挡着她。

    黄仁富到底只是一个商户,没想过会有人夜探他的府邸。所以二人也是毫不费力得就找到了书房。

    夏炎用匕首拨开窗户,翻进了书房。黄仁富自己没识得几个字,书倒是不少。两人轻手轻脚翻找。

    “他不识字,怎么看信?”两人低声说着。

    “他的管家识字。”

    “哦,这么多书,值不少银子。”

    “嗯,有需要的就借回去!”夏炎的话让白白的手一顿,脑子里突然冒出一句话:“读书人窃书不算偷。”

    “阿炎,你变坏了。”

    “在这!”夏炎在顶上的两本书中间找到了信。

    两颗头蹲下来借着一点点火折子的光看,信果然是扬州的田奇寄过来的,让黄仁富打压九里山村,顺便搅乱连云县的米粮市场,事后答应扶他做整个扬州的米粮大商户。

    把信看完,夏炎又按着原来的叠法和位置放好,确认书房的布置跟原来一样了,两人从原路离开了黄府。

    “阿炎,你有什么想法?”

    “我已经暗地里在收集田书的罪证了,现在我们只能按兵不动!”夏炎深感自己还不够快,总是会陷入被动。于是赏金阁的人,第二天进入了新的魔鬼般的训练,也正因为这一天,夏炎的决心和狠心,赏金阁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发展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