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小王爷

作者:夏之蝉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神级龙卫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特种女兵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农耕天下:王爷挑水,宠妻浇园最新章节!

    ,最快更新农耕天下:王爷挑水,宠妻浇园最新章节!

    “这个?”夏炎拿出黑炎匕。

    “不错,这把黑炎匕是已逝的兵器大师易如梦耗尽最后的心血打造,据说当年兵器成形时天空还有红黑相见的云出现,所以易大师给它命名黑炎匕。当年我也是费了很大的心思才得到它。”

    “因为黑炎匕经火煅烧了七七四十九天,对于火尤为不惧。所以当我发现灰烬里有没烧尽的尸骨,却没有黑炎匕的踪迹,我就猜测你们还活着。”

    秦安夏示意夏炎把匕首收好,“只是时间间隔太长了,什么线索都没有留下。我也怕大肆寻找会让有心人冒充或是对你们不利,只能在茫茫人海漫无目的地找着。”

    “炎儿,你要相信爹,爹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寻找你们!”秦安夏最后已经几乎是用祈求的眼神望着夏炎了。

    秦安夏对着夏炎自称“爹”的时候,夏炎其实是很受震动的。只是让他就这样开口,他似乎也喊不出来。他的心里其实已经不怨他了,毕竟这些年再苦再累都过来了,现在阿姐和他都过得很好。

    “那为什么我和阿姐姓夏?”

    “呵呵呵……你们的娘起的名字,她不太喜欢皇族。”秦安夏有些不自然地说着。

    夏炎点点头表示能理解,可能娘的身份跟他不太相配,两人在一起的过程应该是比较艰辛的。他也没有追究这些,既然是娘起的,他和阿姐都会坚持下去。毕竟他们的生命都是娘给的。

    秦安夏看夏炎没有追究下去,也是松了口气,毕竟当年那些事很是对不起他们的娘亲,虽然人都已经去了,但是他的心里还是歉疚异常。而且自己已经让他们怨上了,再让他们知道当年自己让她受了那么多委屈,这声“爹”能不能听到还两说了。

    “那个,炎儿啊,”秦安夏解释也解释过了,突然也是有些心虚和紧张,“爹都已经说完了,你看,你要不要让我高兴下?”

    “噗!”第一面那么稳重威严的人现在一副这么小心翼翼的样子让夏炎一下就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笑了!”秦安夏这时候也是有些激动,“那是不是代表你高兴了?你高兴了是不是让爹也高兴下?”

    夏炎好笑得摇摇头,还是没让他如愿,“等我问过阿姐再说。”

    “哎,好吧!”秦安夏也知道急不得,一说起夏青他又是冷了脸,“你把你姐姐藏到哪儿去了?”

    “哈哈哈哈……”夏炎这下是真的乐了,他的心里突然有一种骄傲感油然而生。堂堂安王这么多年的经营,竟然找不到他的老巢。也真是多亏了白白发明的那些密码暗号,还有多头联系的套路,还有那些虚虚实实的布置安排。

    “臭小子,说你胖你还喘上了是吧?”秦安夏发现自己的涵养功夫今天算是完全破功了。

    “哈哈哈哈,爹,你认输吧!额……”夏炎意识到自己不由喊了什么也是愣了。

    “炎儿……”秦安夏被着突如其来的叫声狠狠地冲撞了一下。

    夏炎有些不好意思,虽然面上装着若无其事,但是秦安夏还是发现了他红红的耳尖。

    “炎儿,爹认输,爹认输好吧?”秦安夏赶紧上来讨好。

    ……夏炎有些无语,怎么这安王这么没节操的,之前装得那么一副高深莫测的高人样,现在简直是不忍直视了。

    “你能不能有点王爷的样子!”夏炎忍不住嫌弃他。

    秦安夏一听,立马变脸,背着手抬着下巴轻飘飘说到:“你是在质疑本王?”

    夏炎扶额,这个逗比是谁,快来领走……我不认识他。

    不过两人这么一闹腾,倒也是缓解了互相的尴尬。

    “言归正传,你准备什么时候让我见你姐和我的外孙。”说到外孙,秦安夏眼神不由凌厉起来,“老子要去废了那个畜生。”

    “爹,别!”夏炎这会也是没功夫去尴尬了,就怕这个爹一个冲动就把黄仁富给拆了。

    “炎儿,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秦安夏一听夏炎那么自然地喊了一声“爹”,什么都抛到九霄云外了。

    “额……”夏炎真想捂脸,这变脸的功夫也太强了,“他也熬不了多久了,你要是现在去宰了他,就不怕小宝恨你?”

    “这,好吧。”秦安夏和夏炎都已经得到了消息,黄仁富大病初愈就寻花问柳还毫无节制,本就是内里已经被掏得差不多的身子,一下就完全失去了所有精元,已经病倒起不来了。现在也是大夫人好汤好药得吊着,没多少日子了。

    “炎儿,我们现在就去找青儿和小宝吧?”

    夏炎突然也是变了脸,淡定地坐回了椅子上,慢悠悠喝了口茶:“爹,你这么算计你儿子,娘她同意吗?”

    “额……”见计谋被拆穿,秦安夏必须打死不承认啊,“炎儿你在说什么!”

    “堂堂安王爷,竟算计自己儿子,这等城府和脸皮,有没有兴趣来赏金阁?”

    “嗝!”秦安夏的脸色不由古怪起来,一口气卡在喉咙口也是上不去下不来。终于把气顺过来,跳起来就给了夏炎一个烧栗子:“臭小子,竟敢挤兑你爹!”竟然把自己昨天在山上说他的话都送了回来。

    夏炎被钉了一下,也不生气,因为这时候他的心里满满的全是有爹的温暖,而且他感觉得到,这个爹虽然只相认了一天,但是他对自己的关心和爱护是一点都不少的。

    “爹,您就别想着我的那个基地了,我是不会告诉你的。”夏炎给他满上茶水说到,“我一会就回去问下阿姐,他们要是愿意来见你,我明天就带着他们到扬州城里的宋家酒楼,你到那里等。”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咯!”秦安夏有些挂不住,被自己儿子戳穿了自己的拿点小心思。

    夏炎看着他有些难为情又有些不甘的表情,好笑摇头:“爹,您有这算计的功夫还不如想想,明天准备给小宝什么见面礼吧。”

    “啪!”秦安夏一拍额头,“我说有什么事没想到,我都还没有给你们准备礼物。这么多年了,让你们受苦了。”

    夏炎看得出他脸上的自责,轻按了下他的肩,“爹,都过去了。以后咱们好好的就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