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原来是她

作者:天魔圣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万古第一神逆天邪神宦海风云记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绝代名师临渊行造梦天师儒道至圣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枭雄最新章节!

    “师父。”那蒙面女子见了容兰兰,出声喊道。

    “果然是绛云仙子!”王默心想。

    “嗯。”容兰兰点了点头,往高位上一坐,目光一扫,问道,“怎么样了?”

    绛云仙子伸手摘下面纱,露出一张宛如仙女的姿容。

    王默见了,不由心头大震。

    “这……这不是那位与我在山洞里有过肌肤之亲的无名少女吗?原来她就是容兰兰的徒弟绛云仙子!”

    突然之间,王默明白了自己当初为什么见到绛云仙子的时候,会有一种特别的感觉,仿佛在哪见过,原来这是有原因的!

    但更让他震惊的是,他听了一会,发现花狐堂确实要造反。

    花狐堂的人已经渗入皇宫之中,后天晚上,将会有一场针对皇帝的大行动。

    等绛云仙子说完之后,容兰兰十分满意,笑道:“云儿,你做的好,这两个月来,辛苦你了。”

    “徒儿不辛苦。”绛云仙子说道,“徒儿只是遵照师父的计划办事而已。”

    “嗯。”容兰兰微微一笑,突然说道,“明日一早,你就回花狐堂去吧。”

    “回花狐堂?”绛云仙子不解,“为什么?”

    “这次行动关系重大,不容有失,你是花狐堂堂主继承人,必须回去守着。”

    “可是……”

    “不用可是了,为师主意已定。”

    绛云仙子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容兰兰说完之后,却是挥了挥手,意思是叫他们全都退出去。

    绛云仙子无奈,只得与其他人从屋子里退了出来。

    夜渐渐深了。

    天寒地冻,王默正打算离开。

    突然间,一股无声无息的气息来到庄园外,正是邪尊。

    王默大吃一惊,不由心想:“难道花狐堂的这次行动乃是邪尊策划的?”

    但又觉得不太可能。

    容兰兰双目霍然睁开,似有所觉。

    但就在这时,一股阴森森的气息从邪尊身上散发出来,竟是无孔不入,笼罩了整座庄园。

    数息之后,除了王默与容兰兰,其他人皆已被邪尊的神通所制,昏迷不醒。

    容兰兰待要起身,可想了想,却是发出一声轻叹。

    “义兄,原来你也到了京师。”容兰兰说道。

    “我早来了。”

    “义兄这次到京师来,是为了访友吗?”

    “访友只是其一。”

    “那……”

    “义妹。”梅逴龙语气微微一沉,“你是不是要行刺皇帝?”

    “义兄此话怎讲?”

    “义妹,你不用骗我了,你当真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蜀山弟子吗?”

    “……”

    “听我一句劝,回去吧。”

    “义兄,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不帮!”

    然而,容兰兰却是下了地,跪在地上,朝外磕了三个响头。

    “义兄。”容兰兰说道,“我原本就打算把云儿托付给你,既然你已经来了,请你以后帮我照顾云儿。”

    “云儿不用我照顾,自然有人会照顾她。”

    “除了义兄之外,普天之下,谁还能照顾云儿?”

    “王默。”

    “王默?竹山帮帮主?”

    “不错。”

    “他凭什么照顾云儿?云儿与他……”

    “王默又名何中二,外号地藏侠。”梅逴龙似乎什么都知道,“他曾化名为‘黑帝’,做了全真派的代掌门。”

    “原来那小子就是王默!”

    “你还记得云儿当年失踪过一段时间的事吗?”

    “我当然记得,但她一直不肯说原因,我又不可能逼她,所以……”

    “是我干的。”

    “什么?”

    梅逴龙笑道:“我抓了她,还有丁霸的女儿丁凤。我让她们两个与王默那小子同处一室,做了不少夫妻之间才能做的事。”

    容兰兰神色大变:“难怪云儿回来之后,整个人全变了。”

    “实话告诉你,王默是我徒弟。”

    “这……这太让人意外了。”

    王默听到这里,本来想出来说自己不是梅逴龙的徒弟,可终究还是忍了下来。

    原因无他,他知道梅逴龙已经发现了自己,故意用话激怒自己,他要是出来的话,那就是输给了梅逴龙。

    梅逴龙微微一笑,说道:“我原本以为那小子至少需要十年才能统一江南武林,可那小子的能耐超过了我的意料,这么快就成为江南武林第一人。”

    “那恭喜义兄了。”容兰兰说道。

    “我也要恭喜你。”

    “恭喜我什么?”

    “云儿要是做了那小子的老婆,那小子不就是你的女婿了吗?”

    “哈哈哈……”容兰兰大笑,“我说云儿当初为什么会帮那小子说话,原来他们两个早就眉来眼去。也罢,等我完成了京中大事,我就派人去江南,跟那小子说定这门亲事。那小子要是敢不娶云儿为妻,我就把他阉了。”

    梅逴龙笑道:“你要是把他阉了,岂不是可怜了云儿?”

    “哼!他要是敢有负于云儿,别说阉了他,即便是杀了他,也是他活该。”

    “以他今时今日的本事,你当真能将他如何?”

    “义兄,你不用话中藏话了。”容兰兰说道,“你既然知道我是蜀山弟子,应该也清楚我师父是个什么样的人。她老人家要做第二个武则天,除非你有本事让她放弃这个打算,否则……”

    “她要做什么,不管我的事。”梅逴龙说道,“关键在于你。”

    “在于我?”

    “其实你也想做第二个武则天,对不对?”

    “……”

    “你要是想做第二个武则天,那我就没办法了,因为到时候连我也要对你俯首称臣。我是什么人?我可是邪尊,别说你是女人,就算你是男人,也不可能让我低头。”

    “义兄,你……”

    “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将你的事说出去,你爱怎样就怎样。”梅逴龙说道,“我来这里只是想提醒你,花狐堂这次行动一旦失败,将会从此在武林中除名,你花狐堂的人,也会被朝廷列为反贼。你承担得起吗?”

    容兰兰说道:“加入花狐堂的女人,哪一个不是苦命女子?若是不能改变女人的命运,活着又有什么意义?生是花狐堂的人,死是花狐堂的鬼,只要是花狐堂的弟子,都必须有这个觉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