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佛眼相看

作者:籽日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村子里的后宫九零妙时光精灵养成系统仙王的日常生活最强魔修系统凰娇这个明星来自地球武林灵剑奇缘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金枝夙孽最新章节!

    心中幽叹,权势弄人,大太太为一己之私,戕害人性命之事,也如常做了。只是可怜紫叶小小年纪,便折了性命。

    “姑娘!”蝶儿过来,扶住弯着腰去扶芝儿的无忧,亦伤感道,“姑娘身上才刚刚好的,且不可太过触景生情。”

    待蝶儿将芝儿扶了出去,无忧一个人在榻上凭着,看来,今日里的事情与芝儿无关,目光幽幽望向院中,那么,还有一个芝儿在这院中么!

    会是谁?

    一时全无头绪。

    叫了茶,使蝶儿去安慰芝儿,便由另一个小婢送进来。

    那小婢,见七姑娘坐看着她,便紧走了几步,撩步之间,内裙飘了出来,无忧眼尖,瞧了个正着,是上好的蜀锦,自己院中的婢子,是不会配给这样的料子的,目光滑上婢子脸上,瞧着是个机灵的,心下更是认定了几分。

    小婢见无忧默着,蝶儿与芝儿又都不在,很有眼力见儿地要给无忧捶腿。

    本想多看她几眼,原是无因的。现下,她自己提了出来,无忧当然会允。

    她手上功夫亦是出众,揉得无忧很是舒服。

    “七姑娘真美,像天仙呢!”她忽然深情道。

    无忧轻声一笑,问,“叫什么名字?从前好像没有见过。”

    小婢机灵抬头,“婢子叫小南,是从杂洗房换过来洒扫的小婢。”

    无忧颌首,再没有多说什么。

    小南又手脚利索地将放得有些温热的茶水端过,取来一块小点心放进其中,轻轻沾了那么一下。手形灵巧,倒不像是常年做洒扫的小婢。

    一切都是无忧爱极的习惯。

    无忧心中冷笑,杂洗出身的小婢倒是懂得秘中巨细。

    “这些是谁教你的?”

    “无人,是奴婢听几位姐姐们说的,就悄悄记下了。想着,有一日若能为姑娘做上一点点,也是奴婢的福分。”

    无忧就着她的手饮了一些,抬眸对视着她。

    她乖巧垂头。少顷,无忧眯眼,“倒是个伶俐的姑娘,放下手上的活,跟在蝶儿身边吧。”

    那点心给茶水浸得丝丝甜,确实是无忧得意的味道。

    见无忧眯了眯眼歇着了,小南知趣地退了出去。

    听到阖门声响起,无忧缓缓睁开眼,大太太对自己还不算轻视,连盯着的人都会选些灵巧的。

    蝶儿安顿好了芝儿,过来看自家姑娘。无忧告诉给她,自己发现了小南的奇怪。

    蝶儿想想前后几处对照,更加确定自家姑娘的发现。道,“如此,该想办法除去才是。”

    无忧却摇了摇头,“注意着她一些就好。去了她,又会来一个新的,本就是无穷尽的。我们何苦自找麻烦。”

    蝶儿也觉得姑娘说得是对的,但,到底顾虑着有时会照顾不周,让她钻了空子。

    但看姑娘心意已决,就没再多说。

    无忧拨开一页书,一时看进去了,醒神时才想起,忘说了最重要的,合了书,看向一边侍候着的蝶儿道,“小南的事先不要告诉芝儿,丧妹之伤毕竟非比寻常,若知了是小南,怕是会节外生枝。”

    蝶儿亦低眉,“从前,只道芝儿可恨,现下又觉得甚是可怜。有妹妹在的时候,不能敞开两相照应,如今见妹妹殒命,都不能上前哭一声。”说到一半,想到自家姑娘的伤,伸出手指,疾疾捂住嘴巴。有些惶恐地看着自家姑娘的表情。

    无忧目光只是淡淡,抚一抚桌角上举世无双的雕镂,指尖高高下下着向前,“天地不仁以万为刍狗。从前读时总会叹息,而似我与她今朝这般身受之后,竟是连叹息也不能了。”

    蝶儿平日说话一向是注意的,不想,一时感慨又提到姑娘伤心事上面去了,忙岔开话题,“到了这个时序上,姑娘最是怕冷,今日里听说厨上要生福锅,看姑娘是要白锅还是红锅。”

    无忧伸手再握了书,如常道,“打量着老太太吃的什么,也照例按样素简地要了。”

    蝶儿望了望姑娘,答应着退下,心下却如霜露兴起,添了一道薄愁,自家姑娘步步如意,从打生了那样的事,便再没有做过自己。似这般而活,又不知要到几时。

    *******

    米嬷嬷从婢子手中接过最后一道汤饮,见大太太用的又不多,忍不住劝道,“太太最近的食量变小了,晚上又不大用。这样下去身体会吃不消。”

    桌上饭菜冒着腾腾热气,一室香气馋人,大太太慢慢放下食箸,“那厢,三姑娘的事也要着紧了。”

    米嬷嬷低声道,“老太太那里,准了三姑娘自己拿主意么,”

    大太太用帕子点了点唇角,“不光是老太太,连候爷也是这样的意思。现在要想的,是如何到光禄大夫家里求亲,用无可搏回的理由。”

    米嬷嬷也有些挠头,“这个……”动了半天唇,实在说不出来什么。

    “关于这个光禄寺卿,虽说算不上多了解,倒是知道,他文彩卓然,其子在这方面也是天赋异禀。世上从来就有兴趣相投之说。只需拿了四姑娘的文笔一试。可是也不能普通的试,先找些人,在那些公子中传传四姑娘的诗作。可这些,仍然不是重点。”住了声,瞧瞧米嬷嬷,米嬷嬷会意附耳过去,大太太深了深眸光道,“找宫廷里的画师为五姑娘绘一幅小像出来。”

    本是说着三姑娘的,怎么又搅进了五姑娘,米嬷嬷想说自己没听懂这些,可看到大太太的样子,也只能暂时如此。不懂装懂,再做打量。

    画五姑娘小像这种的事,当然该去求五姑娘的,偏偏五姑娘还在气头上。只能先放开手莫去触那个霉头。

    另打量向三姑娘要些诗的事。与三姑娘同样的份量上的大姑娘,身份贵重,自己也说得上话,可大姑娘却是不喜欢这些的,与三姑娘向来又不睦。算计着,只能去求四姑娘向三姑娘要些诗。

    也想问大太太,为何不直接向三姑娘要。又想到是在佛前,大太太不愿多说,住了嘴。

    一路上向洗院去。

    呲的一声,脚下一滑,仰头时,发现是摔在了七姑娘脚下。

    没有比这个更凑巧、更无奈的事。正在费力爬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