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 不作死,不会死

作者:方方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神级龙卫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特种女兵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亿万枭宠:宋医生,别来无恙最新章节!

    想法是美好的,道路是曲折的。

    宋年夕一早起来看到这个视频后,连早饭都没有吃,趁着男人在卫生间洗漱的时候,穿了衣服叫了辆出租车就走。

    等陆续刮好胡子出来,房间里空空如也。

    陆续这时才意识到,自己可能干了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

    一通电话打过去,手机被掐掉。

    连续几个微信发过去,沉入大海无声音。

    陆续无奈的苦笑,心里一片狐疑,他完没有get到女人生气的点在什么地方?

    想了半天,他决定给恋爱经验丰富的斐先生打一通电话。

    斐不完先生凌晨三点才睡觉,这会刚刚七点钟,脑子还是浆糊状态。

    听完,他实在没忍住,破口大骂。

    “你个缺心眼的二货,人家女人深更半夜发艳舞给你,就是赤裸裸的告诉你,她想睡你。你藏尸匿迹就算了,竟然还说要让宋年夕学跳艳舞给你看,你脑子进水了吗?”

    “难道不行吗?”

    “行你个头啊行!要是唐昊那货发个艳舞给宋年夕,然后宋年夕要求你对着视频学跳给她看,你心里什么想法?

    CNMLGB的想法,陆续咬了咬牙齿。

    “大哥,兄弟我拜托你动点脑子,你和你宋医生刚刚峰回路转,别作了好吗?你当你家宋医生是普通人吗?”

    斐不完醉酒的脑袋,这会开始头痛欲裂。

    宋年夕要是个普通人,能把陆续这头野马给拿下吗?

    用对付庸脂俗粉的办法对付宋年夕,这不是在作死吗?

    自己作死不要紧,能不要连累他吗?

    “作死中”的陆续不动声色的把电话掐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有种想抽自己一耳光的冲动。

    ……

    急诊的晨会,张若扬说的什么话,宋年夕一句都没听进去,脑子里不停闪现的都是那段让人血压飙升的艳舞。

    她懊恼的咬咬唇。

    这人,竟然把这些给她看,是在暗示她在床上不够奔放?还是暗示她也要学着跳上一段给他看?

    还有,她刚刚掐了他的电话,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很作?

    可是,她是真的生气啊!

    一方面是气自己矜持的性格,另一方面也是气那个程立雪明目张胆的勾引。

    这世上每一个女子,即便清冷、高傲如她,在爱情里也忍不住不自信。

    那个女人这样的火辣,再看看自己……

    宋年夕低头看了胸前一眼,虽然自己的也不小,但是……呜呜……还是不能比。

    她趁人不注意,拿出手机看了几下,没有男人的任何消息,心里不由的患得患失起来。

    好在,上午的工作得满满当当,忙起来也就顾不上那么多。

    中午休息时,打开手机一看,好几条陆续发来的微信。

    宋年夕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点开微信的时候,她的嘴角是扬起的,脸上的表情似嗔似怨。

    [宝贝,现在在干什么,是不是还在生着我的气?]

    [宝贝,老公知道错了,可不可以给老公一个机会?]

    [宝贝,你要真不解气,我跳艳舞给你看。]

    看到最后一条,宋年夕实在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心里的阴霾一散而光。

    认错态度很好,而且诚恳……

    嗯!

    她原谅了。

    [下不为例。还有,赶紧把那个女人解决掉,否则,哼哼……]

    陆续看到“哼哼”两个字的时候,先是嘴角绽出一抹笑,然后心里又有些起伏。

    程立雪那个女人真的是老外的做派,对男人大胆,直白,明了。

    自己拒绝再三,都没把人拒绝掉,是不是可以换个策略?

    他想了想,发出一条消息:[宝贝,有人来抢你的男人,你打算怎么办?]

    宋年夕正在喝水,她眼睛一转,擦了擦嘴,[跳艳舞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你说该怎么办?]

    陆续:[今天下了班以后,你就帮我干掉她?]想当初唐昊那个家伙,就是自己亲手干掉的。

    宋年夕:[干掉可以,到时候你可别心疼。]

    陆续收起手机,冷笑。

    心疼?

    那是不存在的。

    这辈子能让他心疼的女人,除了宋年夕,没有第二人。

    ……

    宋年夕长这么大,没有打小三的经历。

    以往见那些出轨新闻,多的是原配打小三。原配当街打男人的很少见。

    一个巴掌拍不响。

    有什么事,男女双方都有责任。

    所以,她坐进陆续的车里,心里有些发忏,“阿续,你觉得我要用什么气势去打三呀,毕竟我们也没有结婚啊?”

    没有那张证,就显得明不正,言不顺,底气不太足。

    “这个周末我们就开始谈婚论嫁了,属于未婚夫,未婚妻。”

    陆续一边开车,一边回答,末了还补了一句:“你要是真的觉得没底气,明天我们就去领证。”

    “不要,你还没求婚呢。”宋年夕一口拒绝。

    陆续的目光,忙里偷空的落在她的脸上,“宝贝,面包会有的,求婚也会有的,等着。”

    宋年夕脸上浮上两朵红云,这话听上去好像自己很恨嫁一样。

    陆续一看到那两朵红云,心里就开始咒骂斐不完和厉宁那个货,一点建设性的意见也没有,害他卡在求婚这一个关节上。

    要这两个货有毛用!

    正在谈判的厉宁和正在开会斐不完,此刻同时打了两个喷嚏,心里同时想:什么人这么想他们。

    “阿续?”

    “嗯?”

    宋年夕轻柔开口:“没打过,心里有点怂。”

    “怂啥怂,想想那段艳舞,还怂吗?”

    “没法怂”

    宋年夕很有气势的挺了挺胸膛。

    奉旨打三儿,她要再怂,那也没谁了!

    ……

    打三的地点,是陆续定的,是一家装修得极为豪华的西餐厅。

    程立雪先到。

    接到陆续电话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心怦怦直跳。

    陆三少主动约她,是不是意味着……有戏!

    为了让“有戏”变成“戏成”,她做了精心的打扮。

    他喜欢宋年夕那种冷艳,知性的美人,于是她穿了一件米色大衣,内里配高领针织毛衣和衣膝呢裙。她甚至连指甲了那些闪亮亮的钻石都给下掉了,将指甲涂成了粉粉嫩嫩的颜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