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8章 真的懂了

作者:锦上姝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带着仓库到大明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我的邻居是皇帝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跃马大唐最强特种兵王乘龙佳婿农门悍女:山里汉子宠上天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农门悍女:山里汉子宠上天最新章节!

    第658章 真的懂了

    “大家伙听好了,大虞山里肯定有水,大家一定要好好找。”

    “我建议大家分组行动,不要都走一个地方,多走一个地方,能发现水源的地方就更多。”

    “我们村子里现在还有一块地,大约是三亩的样子没分,我昨天晚上连夜去了一趟州府,和州府申请,那组先找到水源,就分给哪组!”

    出发之前,胖胖的村正招呼给大家做动员大会。

    他话这一说,所有人精神再次振奋起来,找到水源还能那块传说中的风水宝地。

    那块地是以前一个员外居住过的,员外去世之后,日久失修,变成空地,村民都喜欢那块地,那块地在下虞村一隅,地面平坦,复耕可以成良田,翻修可以做房子,起地基面积非常大!

    员外去世之后,很多人都想霸占,后来州府见引起民愤,干脆围起来,成为公家之地。

    “不要抢,不要闹。分组不是大家说想和谁在一组就和谁在一组,我已经准备好了纸张,大家抓阄。是那组就那组!”村正见所有人都看着于铁木,又吼了一嗓子。

    只有抓阄是公平公正的,谁都不能置喙。

    队员很快就分好了。

    这队员分得让村正非常满意。

    于铁木,于松林,于大壮分别在一组。

    他们村刚好三组。

    他们三个之前经常进山,比较又经验。

    于铁木进山的经验不用说,完全不用担心。

    于松林,年纪轻轻,但是行动敏捷,心地善良,带一组肯定没问题。

    于大壮有些混不戾,但对山势,也有所了解,他脾气有些差,不过肯定能吼住那一组队员。

    抓阄村民有些欢喜有些愁,最开心的人莫过于尤氏,如自己所愿,她真的就和于铁木在一组。

    “铁木和大壮都已经成亲,松林还是个伢子,我没参与抓阄,所以和松林一组,大家都没意见的话,就开始出发。”村正这话一出,沈婶子就放心了。

    让松林做队长,沈婶子各种担心,可村正也一起,她心就安稳了不少。

    队伍进山之后,立马分成三个小队,一个小队有10来个人。

    于大壮带着人一个劲往前冲,走到山里的时候,他立马和其他两组的人的道,“我们走中间这条道,村正,铁木,你们左右两边去找找。”

    中间那条道是于铁木经常走的那条道,中间荆棘被砍掉,不需要开路,地势也最好。

    “于大壮,你真是会给自己安排!中间的道明显就好走很多。”

    “那又怎么样?我们先到山里!”于大壮冷哼一声道。

    “好了,大家不要吵!我们往这边走!”于铁木打断所有人声音,拿着刀往一边开路,往东边方向看过去。

    于大壮走的那条路,他们以前几乎走到山顶,都没看到水,那就肯定没有。若是要找到水,肯定要往其他山峰去找。

    ……

    男人们都进山找水。

    女人在家里,该干嘛的还是要干嘛。

    “你们说,这尤氏什么时候开始有这胆量?竟然敢上山?”干完活,集体准备去山边上找野菜的妇人们一边走一边问。

    “谁知道呢?看她少爷夫人模样的样子,肯定是去拖后腿的。幸好她不在我男人那一组!”

    “还好,于长明和于铁木都在一组,她和大哥二哥都在一起。她们家大哥二哥可以好好照顾她。”

    “对啊。好好照顾……”大家说到好好照顾的时候,一边说一边意味深长的笑,“好了,好了,不要说了。黄氏和喻氏在后面……”

    黄氏如今已经有6个多月,肚子大大的,她挺着腰身,一边走一边看喻蓁蓁。

    喻蓁蓁脸上没任何表情,专心的寻找野菜,没动怒,好似前面那些女人说的事情,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黄氏微叹一口气,喻蓁蓁在这个事情上,果真是少根筋的。

    以前于铁木追求她的时候,她死活都没往那方面想,整的于铁木追得都绝望,好不容易开窍,才愿意嫁给于铁木。

    现在两个人成亲,她对守护婚姻这个事,也是一点概念都没有。

    “蓁蓁啊,你觉得三弟妹人如何?”黄氏笑着和她搭腔。

    “一般吧。”喻蓁蓁回答。

    “那你觉得她那柔柔弱弱的性子,男人会不会喜欢?”黄氏继续问。

    喻蓁蓁顿了顿,不管书里还是现实中,男人好似都喜欢这种柔柔弱弱的女人,梨花带雨的,特别容易引起男人的注意力,以及保护欲。

    “应该会喜欢吧。”喻蓁蓁点了点头。

    黄氏一喜,她这终于开窍了。

    “长乐不在家,她肩膀不挑,手不能提,都愿意为于长乐上山,顶他那一份。但愿于长乐回来之后,他们夫妻更恩爱吧。”“……”黄氏,她这依然是摸不着重点,“别说于长乐会喜欢,其他男人肯定也会觉得她重情重义,所以今天一早起床,我就叮嘱我家你大哥,不要带她上山,让她呆山底下,省的捣乱。今天晚上,铁木回来,你也和他说说。”

    “好的。”喻蓁蓁点头。

    “……”黄氏依然有些忧伤,喻蓁蓁这明显没细想她说话的内在含义,她不死心,继续道,“蓁蓁,我和你说的究竟是申意思,你真的懂了?”

    “懂了。”喻蓁蓁很肯定的道,“不过嫂子你不用担心,他们都会没事的。”

    黄氏内伤,这么冰雪聪明的人,怎么就死活不往那方面去想?

    “嫂子,这边有很多野菜,你快点挖。我往那边看看。”喻蓁蓁看到有野菜的地方,两眼亮晶晶的和黄氏道。

    “我们一起。”每次找到野菜,喻蓁蓁总把多的留给她,她自己去找其他的。

    “不用,你身子不方便,我能走很远。”喻蓁蓁头也没回的往前面走去了。

    ……

    “主上!我们可以等九王爷回来之后,在一起来上虞村啊。”

    大虞镇上,一辆马车缓缓往下虞村这边驶过来。

    马车上的男人,花甲的年纪,身着华服,贵气逼人,他长着长长的白胡子,让人看不清他的容颜,但他眼眸深沉,剑眉耸立,依稀可见的脸庞的让他整个人充满威严之气。

    除了这威严之气,他脸上更多的是迫不及待和忐忑不安。

    “等不了,等不了!那老头,做事磨磨唧唧!我怎么能等?我一分钟都等不了!”男人回答。

    “但是,主上!九王爷说了,这里民风不是很好,村民蛮横,刁钻刻薄。”年纪尚轻的随从忧伤的道。

    “莫塔,我们一路入大虞村,你可有见过蛮横的人?九王爷那老头,就是骗人的。我不相信刁民,但我还是比较相信他的管理的。他不是一个没管理能力的人。若是没点能力,皇帝会同意他的州府自治的提议?”

    “可我总是有些不安。”莫塔担忧的道。

    “年轻人!”男人摇了摇头,“看来,是我带你出来次数太少的原因啊!”

    “停车!停车!停车!”男人话刚落音,外面突然想起一阵嘈杂的声音,这声音明显就是冲他们而来的。

    莫塔卷开车帘,他们马车前面后面,都是灾民,且被灾民围得密密麻麻。

    “请老爷施舍施舍!”

    “请老爷施舍施舍!”

    灾民的声音的有些虚弱,有些哀求,有些蛮横,此起彼伏。

    “……”莫塔立马将车帘放下,有些惊魂不定的问,“主上,这可怎么办?我就说这里不天平,你不信。”

    灾民们没得吃没得喝,这好不容易看到一架看起来富贵的马车,怎么可能会放过他们?

    肯定使劲堵着,不准他们走。

    “……”男人沉眉,脸色紧绷。

    “主上,要不我出去将他们赶走?”

    “你能敢得走吗?”

    “那我把他们都打倒?”

    “幼稚!”这些人能动吗?来之前,老九已经和他说过,这些灾民里,有不少皇帝的人。

    他这只要一动,皇帝那边肯定立马知晓。

    “那我们怎么办?”

    “容我想想……”

    “主上,没法想了!”莫塔几乎要哭起来。

    因为转眼间,他们车帘已经被拉下来,无数双脏手伸向他们车里。

    “走,走!赶紧下车!”男人大声道,看莫塔手已经扬起来,立马喝住,“不准动手!”

    两人几乎是被灾民们赶下车的。

    他们一下车,车里的东西全部都抢完,甚至看到他们身上衣服华贵闪亮,灾民们一眨都不眨,两眼放光。

    “主上,我们赶紧跑!”

    “啊,主上,还有狗!”莫塔大叫起来。

    这绝对是龙隐活了六十多年来,最狼狈的一天。

    前有如狼似虎的灾民,后有山间野狗,他们来的时候,极为隐秘,为了不引起旁人注意,他们还不能用功夫。

    “阿!死狗!”龙隐大吼一声,可此刻,狗却已经咬在他脚上,“莫塔,莫塔,赶紧把狗打走!”

    “好,主上,我来了!”莫塔运功,准备徒手收拾这条咬在他主上的狗。

    “死狗给我走开!”龙隐哀嚎中,莫塔运功中,一记清冷及清澈的女声响起,接着一根竹棍打在狗脑袋上。

    动作干脆利落,速度如闪电。

    狗嗷呜一声,倒在了地上。

    “……”龙隐。

    “……”莫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