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最现实的人心

作者:慕思杭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神级龙卫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特种女兵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我的老千之路最新章节!

    第177章  最现实的人心

    “认错人了?”尖酸女的声音又尖酸地响起:“人家打电话通知我们,让我们提醒你记得去领奖,还点了名就是你陶艾芯中了奖,真当我们是傻子么?”

    一听这话,我差点没忍住笑出来。

    讲真的,我还真把这帮人都当成傻子了。

    我和胡胖子心有灵犀地对望了一眼,相视一笑。

    不管怎么样,今天这事儿根本毫无逻辑。

    我从来没有见过有彩票站会给中奖人的亲属打电话让亲属去提醒中奖人领奖的。

    这件事儿要不就是有人故意挑事儿,要么就是电信诈骗之类的。

    可这帮山野村夫居然还特么真的相信了?

    一听这尖酸女这么说,我大概可以猜到,陶艾芯彩票中奖,这特么根本是无稽之谈,只是这帮人被金钱和利益冲昏了头脑,恨不得从陶艾芯这里榨取一部分,所以才火急火燎集结这么一帮穷亲戚来逼迫了。

    退一万步讲,就算陶艾芯真的中了奖,关这群亲戚鸟事儿啊?

    该怎么分配这些钱都是陶艾芯自己的事儿,包括陶艾芯的父亲也没有权利去问陶艾芯要这笔钱,倒是急坏了一帮穷亲戚。

    我心中默默叹息,当下社会这风气,真的是……一言难尽啊。

    我和胡胖子、刘妹子就在隔壁房间坐着,两个房间之间的隔音效果并不是很好,所以这些人的谈话都被我们听进去了。

    陶艾芯一直在给这帮人解释她没有中奖,也一口咬定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可这帮穷亲戚却非要让陶艾芯拿钱……

    一帮人不仅逼迫陶艾芯拿钱,而且还相互吵了起来,说什么我家跟陶艾芯是直系亲戚都只借二十万,凭什么你家儿子要借三十万之类的……

    一群人在隔壁房间闹得不可开交,倒是之前兴冲冲赶回来的潘达没了动静,估计这种阵仗,潘达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我们一直在隔壁房间听着,最后刘妹子实在是听不下去了,直接找了两团纸巾把耳朵给塞住。

    胡胖子也是越听越窝火,看他的样子随时都要准备冲出去和这些人干起来。

    争吵一直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好像陶艾芯的母亲回来了。

    “二婶,你总算回来了,你说说你们家桃子啊……”

    “二婶……我家最近比较困难……”

    ……

    自从陶艾芯的母亲回来之后,隔壁房间更加热闹了。

    我听到陶艾芯一直在解释,甚至最后都带着哭腔了。

    从陶艾芯解释的话看来,陶艾芯并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人,可这帮穷亲戚实在逼迫的紧啊,好像陶艾芯不答应借钱他们就不会离开似的。

    我有些按捺不住想要出去说两句,但被胡胖子拉住了。

    胡胖子沉声道:“现在这情况,不管怎样,我们都不能出去,只能越搅和越乱,等人走了,我们再帮桃子想办法……”

    “好吧……”

    我叹了口气,抽出了一根香烟点燃。

    有时候人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为什么总是觉得拿人家的就这么心安理得呢?

    表面上这帮人都说是要借钱,可假如陶艾芯真的有钱,真的借出去了,就不知道这些钱猴年马月才能收得回来了。

    我记得曾经有个什么……什么大衣哥,不就是跟现在陶艾芯的情况很像么?

    更何况陶艾芯这现在还不确定有没有这个钱呢……

    争吵一直持续到了晚上八点,最后陶艾芯实在忍无可忍,发火把所有人都赶走了。

    我没想到陶艾芯脾气这么好的人都被逼得发火了。

    直到这帮人离开的时候还在骂骂咧咧的。

    等所有人离开之后,我就听到陶艾芯的哭声从隔壁房间传来。

    我本来想出去看看,但又隐约听到一个女人的说话声。

    胡胖子沉声说了一句:“好像是她母亲……”

    “嗯……一会儿再去……”

    这时,手机忽然来了一个短信。

    打开一看是莎莎发来的消息。

    信息的内容是:醒来你不在,这里一个人也不认识我很怕,你能快点回来么?

    我轻咳了一声,看到刘妹子和胡胖子都愁眉苦脸的,心想都来了这么久了,总要跟陶艾芯说上两句。

    就算不能帮陶艾芯什么忙,开导开导她,让她想办法解释清楚也行。

    我也赶紧给莎莎回复了一个:“你再休息一会儿,我们回雪乡拿东西,很快回来……”

    莎莎几乎秒回:嗯。

    息屏之后,我说了一句:“莎莎醒了……”

    实际上我也是在暗示胡胖子,我们该回去了。

    刘妹子在回来之前喝了不少酒,也是借着酒劲儿想来教训潘达的,我可不敢让刘妹子开车。

    胡胖子沉吟了一声,站起身:“这样,我去找桃子,随便问两句,咱们就去医院……”

    可胡胖子刚想出门,就听到陶艾芯传来一声尖叫。

    紧接着就听到隔壁房间传来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又是陶母的谩骂声,又是陶艾芯的哭泣声,弄得跟打仗一样。

    胡胖子神色一紧,快步冲了出去。

    我跟在胡胖子后面,一出门,看到潘达一个人站在屋檐下默默抽着烟,好像对里面发生的事儿漠不关心一样。

    胡胖子指着潘达就骂道:“桃子怎么了?你怎么不进去阻止?”

    潘达摊了摊手:“姨妈要教训孩子,我有什么办法?”

    一看到潘达这副欠揍样,我心里就来气。

    和胡胖子一起进了屋,进门就看到陶艾芯房间里很多摆设都被扔到了客厅里面。

    “你真是翅膀硬了啊……不听话你就给我从这个家里滚出去,我供你养你,都是为了什么这些年我还养了一个白眼狼了!”

    只见房间里一个中年女人拿着鸡毛掸子,和陶艾芯对峙着。

    陶艾芯双手抱在胸前,衣服和头发凌乱,看起来和陶母有些拉扯,她的两只眼眶都是红红的,挂着晶莹的泪珠。

    “阿姨,你这有些不对吧?有什么事儿不能好好说,非要动手?桃子是一个女孩子……”

    胡胖子深吸了一口气,他尽量用一种非常平静的语气开口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