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三章 治疗风寒湿痹症!

作者:一颗小石头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神级龙卫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特种女兵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修仙奶爸在都市最新章节!

    第九百三十三章  治疗风寒湿痹症!

    南澳渔岛,相对于物欲横流,灯红酒绿的花花都市而言,那分亘古的质朴依旧完美保留。

    纵然村子里出了几个害群之马,相对于隔海相望的深城,仍然能令人感到一种久违的亲切。

    望着他们一张张被太阳炙烤得略显棕褐色的脸宠,还有那憨厚中透着好奇的神情,杨天没有拒绝进入村长的家,而是邀请大家一起进去坐坐。

    村长的大院里,摆了两长排桌椅。

    他这是想要宴请全村的人前来共进午餐。

    终于等到了杨天一家的到来,村长擦了把手,迎了出来,恭请杨天一家进屋去就坐。

    “我们就坐榕树下吧,这里风大,凉快。”

    杨天并不想进屋,这种渔民的小楼,为了防风,窗户眼开得比较小,采光太差,显得有些压抑。

    坐在榕树下面,陪着村民们一起聊一聊天,倒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既然如此,村长也不勉强,端了几把竹椅出来,放在榕树下面,请杨天一家落坐。

    欢欢和乐乐还是第一次参加屋村的聚会,对这一切显得非常的好奇,也很兴奋,俩人沿着榕树开始追逐戏闹。

    村子里的妇女,望着叶倾城白皙无暇的俏脸蛋,无不目露艳羡的光。

    渔村的妇女,饱受风吹日晒,皮肤的色度远比叶倾城要深好几个色度。

    “叶小姐,你这皮肤都是怎么保养的?”

    “这么嫩,都快掐得出水来,哪像我们这么粗糙。”

    “叶小姐一定是大明星吧,我记得电视广告上面有你和你家的宝贝儿。”

    “……”

    三姑六婆围了上来,开始向叶倾城讨教如何保养的秘方。

    叶倾城尬笑了两声,表示那个广告是她带着孩子为自己公司的产品代言,并不是什么大明星,至于皮肤,那是先天的,并没有刻意保养。

    听到叶倾城这么一说,村长千金更是一脸羡慕嫉妒恨。

    她为了购买进口护肤品,不知道被家里骂了多少次败家,仍然护理得黑不溜秋,叫她如何不羡慕。

    这时候,谢老二的姐姐,推着轮椅走了过来。

    三姑六婆顾不上八卦,迎了上去,搭把手将她推进院门。

    村长舔着脸望着杨天。

    “杨先生,听说您是医术高超,医德高尚的国医圣手,能不能救一救老二的妈妈,她自从双腿残废了之后,只能坐在轮椅上干点家务,日子一天不如一天,可她才五十岁,这么早就瘫了,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呀?”

    “杨医生,你菩萨心肠,就救一救她吧。”

    “二婶的命还是真苦,丈夫没了,儿子又不生性,她还得了这病……”

    村民们都帮着腔,求杨天出手相救。

    杨天不是那种铁石心肠的人,更何况带着孩子在这里,他更得做个表率,彰显一点正能量给孩子们看看。

    杨天请患者张开嘴,察看了一下她的舌相。

    舌质嫩胖,舌头边缘有齿印,明显寒湿体质。

    再看她的双膝,又红又肿,伸手一摸还有点儿微微发烫。

    杨天伸指按了按几个穴位,询问患者是否有酸胀麻痛的感觉。

    “非常的酸胀。”

    二婶点了点头,她发现有三个位置,如果用力按压,那种酸麻胀痛的感觉会很明显。

    杨天请村长找几根三棱针过来。

    “三棱针是什么?”

    村长一脸懵逼,他真的没有听说过。

    “村长,我们诊所有,我马上去取,请问杨先生还需要别的什么药吗?”

    李医生立马站了起来,他是岛上唯一的一家诊所的主治医生。

    二婶也曾经前去他的诊所求治过,可惜他只能开一些通经活络的中成药和止痛片给她,并没有更好的治疗方案,只能建议她过海前往深城求治。

    今天早上在南澳海域发生的一切,李医生同样看在眼里。

    虽然他是个无神论者,可是眼见为实,杨天颠覆了他的三观和所有过往的认知,他此时比任何人都相信杨天就是天神一般的存在,绝非凡人。

    能够跟着这么牛逼的人物一同学习治疗风寒湿痹症,那才是他的福气。

    “如果有针灸针和拔罐器就更好了,一并带来吧。”

    杨天吩咐了一句。

    他准备教会李医生如何治疗这类疾病。

    渔民们长年在海上飘泊,风里来雨里去,身上湿气比正常人要严重得多,加之他们的食物也很单一,活动的区域也很狭窄,一旦到了中晚年,很容易得这类疾病。

    更何况治疗这类疾病的难度系数并不大,稍稍用心学习,就能学会。

    “好嘞,我这就去取。”

    李医生一路小跑,赶回诊所,取来了杨天要求的所有医疗器械。

    杨天并不想隐瞒什么,更不想利用异能来给她治疗,而是想对岛上唯一的医生进行培训,希望他日后能够帮到更多的患者。

    他拿着一支圆珠笔,在患者刚才揉按之后确认的胀麻难耐的部位,画了一个小标记。

    告诉李医生,这几个痛点就是穴位所在,瘀血郁结在穴位的部位。

    所有围观的渔民,一脸惊诧。

    二婶的膝盖内部有瘀血?

    为何她去医院照B超也没有查出来呢?

    李医生点了点头,他虽然内心同样充满着疑问,仍然非常用心地做了笔记。

    杨天取出一根三寸毫针,轻捻针柄,将针灸针推送到穴位深处,一种难以名状的胀麻感传来,二婶微微皱了皱眉头。

    “二婶,怎么样?是不是很难受?”

    二婶表示其实只有针灸针刚刚穿透皮肤的时候有点刺痛感,一旦触及穴位处,剩下的全是胀麻感。

    “没错,这种感觉就对了。”

    杨天笑了笑,将针灸针留在穴位上。

    他又取出一根针灸针,递给了李医生:“你来试一试吧,在这个标记处深刺一针,留滞一针即可。”

    李医生接过针灸针,点了点头。

    他缺乏杨天的内力,推针的时候远没有杨天那般顺畅,入针的时候痛感要明显得多,二婶轻轻呻吟了一声,直致针灸针触及胀麻部位,痛感这才消失。

    “很好,就按照刚才的方式,将最后两个痛点各留滞一针。”

    杨天当起了甩手掌柜,示意接下来由李医生来操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