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平泗帮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神级龙卫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特种女兵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民国奇人最新章节!

    小木匠之所以会生气,并不是孔乙凡的满口诬陷,以及这孔府老头儿的胡搅蛮缠,而是想起了日本人。

    很久以前,我们还是天朝上国,对于东边的那个小国家,一直觉得是蛮夷之地,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日本从唐朝开始,就一直派了遣唐使过来,不断地学习咱们的知识和文化,属于跪舔的小弟……

    然而时至如今,那个小兄弟早就已经阔气了,甚至还张开了血盆大口,想要将泱泱中华,吞入腹中去。

    人家靠的是什么?

    这个问题问一万个人,或许就有一万种回答,但在小木匠的心中,一直觉得,“团结”这件事情,可能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特别是对于日本修行界而言,更是如此。

    或许,日本修行界之中,也有这样、或者那样的各种腌臜之事,也会相互倾轧、斗争,但至少在目前的情况下,他们都还是能以半神凉宫御为一杆大旗,然后团结在天皇直辖的机构鬼武神社,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大本营身边,全力以赴。

    他们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汇合一处。

    而这也造就了日本修行界大跃进式的繁荣发展。

    反观中华之地,除了没有像半神凉宫御这般的顶级人物之外,宗门、底蕴、高手、天才一个都不缺,但现如今却如同一盘散沙那般,任人欺辱……

    东三省已经丢了,华北又即将开始所谓的“自治”……

    所有的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呢?

    政治上的东西,以及国家大事,小木匠不太懂,也不想去懂,毕竟他接受的教育有限,从始至终,都只是一个帮人盖房子、打家具的小木匠而已。

    但江湖上的事情,他却还是有一定发言权的。

    在他的想法里,就是江湖上像眼前这孔府老头一样弊帚自珍、窝里横的封建老顽固太多了……

    在某一瞬间,小木匠突然间有点理解沈老总以及屈孟虎他们所做的事情,以及他们所为之奋斗的事业了。

    只可惜……

    接下来的时间,小木匠任由这帮人离开,而自己也退了房,离开了招待所。

    他没有继续施威,而是非常低调地离开了。

    没走多远,有一个光头汉子追了上来,随后低声喊道:“敢问这位爷,可姓甘?”

    小木匠回过身来,盯着那人说道:“你是?”

    那人与小木匠略带质疑的目光对上,吓得浑身一哆嗦,赶忙说道:“马铁龙,家父马晋才,他与戒色大师是知交,得了戒色大师的吩咐,让我过来与甘爷您搭个线,请您跟我来……”

    小木匠瞧见他一边说着,一边朝着旁边的小巷子里走去,没有多疑,跟着往里走。

    进了小巷子,那人往外面瞧了一眼,随后从怀里摸出了一个小牌子来,说道:“不好意思啊,刚才那边有人盯着,有点儿不方便——这是戒色大师给我的信物,说你瞧见了,应该就能够认得出来。”

    小木匠打量一眼,感受出了那物件上有戒色大师的气息,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嗯,大师人在何处?”

    光头马铁龙说道:“大师被一个厉害人物给缠上了,人现在抽不出身来,让我过来接您——甘爷,我刚才瞧见您身后有些尾巴跟着,所以咱们得绕点儿路,行么?“

    小木匠点头,说:“听你的。”

    他刚才出招待所的时候,的确感觉到被人盯着了,至于是谁,他没有去盘查,不过基本上都能够猜得出来。

    事实上,他之所以大摇大摆地在这地界落脚,也是有姜太公钓鱼的意思。

    不过现如今戒色大师派的人与他搭上了线,也就没有必要再钓鱼了,所以小木匠伸手过来,对那人说道:“我带着你走吧。”

    说完话,他足尖轻点一下,那马铁龙只感觉风声呼呼,整个人却是直接飞了起来,两边景色不断往身后退去,身上仿佛承受了极大的力量。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已经离刚才所在的小巷子,有好几里地了……

    马铁龙这才知晓,眼前的这位男人果然是名不虚传,是个大佬。

    随后他带路,引着小木匠穿行在泉城的街巷之中,半小时之后,却是来到了一处高门大宅之中。

    马铁龙领着小木匠从侧门进入之后,对小木匠说道:“甘爷,这里是平泗帮帮主崔连城的府邸——平泗帮的前身是鲁东漕帮,帮主崔连城与日本人有血仇,而且我父亲在平泗帮中任白纸扇一职,故而此次青州鼎出土,大师过来,便与我们联了手……“

    他简单地与小木匠解释了一下,让小木匠知晓前后之事。

    事实上,戒色大师不但召集了平泗帮,还有佛门的几位高手,以及鲁东、河北之地的一些豪杰,务必要将这鼎留在咱们中华之地,不能给日本人得了便宜去。

    听到这话儿,小木匠没有多说,只是问马铁龙,除了他之外,还有别人知晓自己的身份么?

    马铁龙摇头,说没有。

    小木匠立刻交代,说一会儿去与众人见面的时候,让他千万不要透露了自己的身份,就当做是一普通角色吧。

    马铁龙虽然不太明白,但既然小木匠吩咐了,也不敢拒绝,当下也是点头称是。

    随后他领着人来到了那边的大厅,门口守着两人,旁边那人瞧见了马铁龙,又看向了旁边的小木匠,皱眉问道:“这人是?”

    马铁龙说道:“是戒色大师找来的帮手。”

    守卫听了,没有多加盘问,直接放行,让两人进了厅里去。

    大厅里一帮人正在开会呢,小木匠打量一眼,瞧见二十来人,主持的是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其他的什么打扮都有,老老少少,另外还有一些和尚、尼姑之类的佛门中人。

    他们走进来的时候,大家都朝着这边望来,胖子打量了一眼,问道:“小马,这位是……”

    此人正是平泗帮帮主崔连城。

    小木匠决定隐藏身份,所以很是低调地上前拱手,说道:“在下屈虎逼,戒色大师叫我过来学习学习……”

    那胖子没听过这“屈虎逼”的名号,瞧见神光内敛的小木匠,觉察不出什么厉害之处,所以只是点了点头,说道:“戒色大师介绍的人,自然是信得过的,且坐——我们继续……”

    他回到场中,对众人继续说道:“从现在得到的情报来看,一件青州鼎,当真是搅动风云无数,如日中天的邪灵教,光十二魔星就来了四个,另外教内左使王新疆也来了,那家伙毕竟是八连营出来的,这儿相当于他的半个主场;除了邪灵教之外,金陵方面也派了人过来,不过分作了几波,今天早上我跟其中的董惜武见了一面,他跟我开了空头支票,许诺无数,主要意思也是让平泗帮给他提供便利;另外各路零星人马也有出现,这些都不说,至于日本人……”

    他深吸了一口气,开口说道:“可以肯定的,日本人对这青州鼎绝对是志在必得,他们派出了大量高手和特务赶来,据说坐镇华北的虎神犬养健也到了,正在某处蹲伏;估计一旦有了青州鼎的确凿消息,他就会立刻出手……”

    他话还没有说完,立刻就有人开口问道:“犬养健?可是日本半神凉宫御的大弟子犬养健?”

    崔连城点头,说道:“对,就是他,众所周知,凉宫御的七大弟子之中,他最看重大弟子、五弟子和关门的老七,除了不知所踪的武修罗之外,另外两人,一个是衣钵传人,一个则是日本的最天才,这几年日本人消化了东北之后,又开始谋求华北诸省,搞所谓的‘华北自治’,犬养健正是为了执行这一战略,派往华北的,现如今青州鼎现于黄河,有关于天下气运,那家伙自然不会闲着……”

    有人问:“那家伙到底有多厉害?”

    崔连城沉声说道:“这个没人知晓,对于这个问题,我曾经问过戒色大师,他告诉我,反正他敌不过的……”

    “什么?”

    众人纷纷惊呼起来,其中一个眉目慈祥的老僧说道:“阿弥陀佛,戒色大师他这话儿,应该是谦虚之言吧?”

    旁边有人附和,说对,戒色大师禅功已至化境,堪称佛门之中第一人,又练得数门神通,如何能不是那犬养健的对手呢?

    崔连城摇头,说道:“我不知道戒色大师是不是谦虚,但他的确是这么回答我的,至于原因,他说主要是他修行的,并非沙场搏击的争斗之法,他可以在其它领域胜过犬养健,但杀人之术,却力有不逮……”

    众人听了,纷纷发愁,叹息道:“若是如此,又该如何对付那凶狠的日本人呢?”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间却有一人站了出来,开口说道:“诸位先别慌张,你们可能忘记了一个人。”

    崔连城问道:“谁?”

    那人说道:“鲁班圣手,甘墨甘十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