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一章 新式纺纱机

作者:府天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带着仓库到大明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我的邻居是皇帝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乘龙佳婿最强特种兵王跃马大唐农门悍女:山里汉子宠上天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乘龙佳婿最新章节!

    没等张寿发话,陆三郎就暗示张琛拿出御赐戒尺,直截了当地把朱二抽得抱头鼠窜。再让这个煞风景的家伙留着,众人怀疑,他会不会继续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而陆三郎甚至直接跟了出去,声称要去看着张琛好好揍朱二一顿,体贴地把半山堂留给了张寿和张武张陆。

    而张寿早已经懒得和朱二那家伙一般计较了,他气定神闲地看着张武和张陆说:“那家伙是说了一句不太好听的大实话,但你们俩的状况,确实和我差不多。毕竟,德阳公主也好,信阳郡主也好,如今只能算是你们的未婚妻,还不曾正式过门。”

    张武和张陆全都有些尴尬,紧跟着就只听张寿说道:“走吧,跟我去个地方。否则回头等他们回来了,又要问东问西。到时候人多嘴杂,有些话就不那么好说了。”

    有张寿这句话,张武和张陆自然不会反对。两人都知道,他们说是侯府子弟,可怀庆侯和南阳侯兄弟本来就根基浅薄,再加上他们是庶子,其实真的说起来,无论和陆三郎,还是和张琛朱二相比,他们都要差不止一截。至少,那三个其实是不用考虑未来婚后开销问题的。

    就算是朱二……那也只是赵国公府平日卡着他的用度,不让其乱花钱。

    所以,两人有些沉默地跟着张寿出了国子监,看见阿六驾车过来,他们俩就不约而同打发走了等在这的随从,径直跟着张寿上了车。等到最终下车,发现这是之前大家一窝蜂来过,据说是赵国公张公子朱廷芳收留了一个孤儿萧成的地方,张武和张陆不禁都有些意外。

    而张寿却并没有进萧家,站在门口听见里头的萧成背诗,随即又一本正经地督促杨好和郑当,他不禁莞尔,随即就招手示意张武和张陆跟着自己进了隔壁铁匠铺。

    当他们绕过正在奋笔疾书的关秋占据的空空如也店堂,又穿过院子,最终来到后头的正房时,张寿在门口却突然站住了,随即头也不回地问道:“你们两个,看到过女人纺织吗?”

    就算父亲起自卒伍,就算平日用度不时紧紧巴巴,但张武和张陆毕竟是侯府公子,哪里知道这个,因此两人对视一眼,待要摇头才意识到张寿看不见,只能异口同声说:“没见过。”

    “也是……其实我更多的是见人放蚕缫丝,然后丝织成绢,至于棉纺的手工纺机,村里不种棉,没见过。”张寿在心里说,要不是在村里生活三年见人织绢,我顶多就只在参观民俗村时见人象征性手工织布,在电视上看过那种国有大型纺织厂的纺织女工织布。

    因此,他直接推门进去,见原本坐在纺机旁边地上的赵四抬头看了他一眼后,连忙跳起身来,他就打手势示意对方不用多礼,随即就开口问道:“怎么样了?”

    “全都调整过了,应该没问题!”赵四喜形于色,“张博士,你找个擅长纺织的来试一试,我虽说只跟着师父做过几次纺机,那还是因为师父欠了人情,可还是记得做法。那只有三个锭子,这却能上八个锭子,一次八根纱,而且看张博士你那构造图,我觉得能带动更多锭子!”

    张寿伸手去转了转那锭子,转头看见张武和张陆死死盯着那纺机,眼神中却都有些茫然,他就笑呵呵地说:“同样一个人,纺纱的速度却比从前提高了许多,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张武和张陆对视了一眼,哪怕他们对于经营之道谈不上擅长,但还是立刻反应了过来。张陆就又惊又喜地叫道:“同样的人手,同样的时间,可以多挣几倍的钱!”

    “哦?”张寿呵呵一笑,见赵四赞同地点了点头,他就不紧不慢地说,“但你们想过没有,棉田就这么多,每年的棉花产量基本上是相对平稳的,如果全都改用这样的新式纺机,那么,很可能会产生两个结果。”

    “第一个结果,因为棉纱产量高,市面上在短期之内供大于求,价格就会被逐渐压低。一部分用新纺机的人固然会富裕,但更多没有改用这机器的人,产量低,卖出去的价钱又低,于是收入越来越少,不能再通过这一副业来挣钱糊口。”

    “而这样的结果是,这些人会比从前更加穷困,那么在愤怒之下,可能会恨上了机器,乃至于用这些机器的人,最终也许可能出现惨剧。”

    要知道,历史上珍妮纺纱机发明之后,很快就使得纱线价格大跌,发明者被愤怒的手工业者给砸了机器,赶出了故乡。虽说后来那位聪明而又勤劳的发明者重新开办了工厂,由此发家致富,但初期那场梦靥估计他是绝对忘不了的。

    张寿说着顿了一顿,这才继续说道:“第二个结果,这种新式纺机逐渐铺开,因为效率高,用的人越来越多,再加上价格便宜,大多数纺工都用上了它。但是,因为原材料棉花产量有限,用来纺纱的棉花供不应求,棉花价格可能会提高。”

    “因为棉田更适合沙碱地,不是所有地方都能种好,那么为了有利可图,有些人会设法把荒地开垦为棉田,但也有些短视的地主也许会因为种棉花更加有利可图,就改稻田麦地为棉田。而在这种改种的情况下,又会有产量上的损失,于是由此影响农耕以及粮食产量。”

    “但是,织布快不起来,最后前端产量高,又会倒逼更多人加入织布,又或者改良机器。”

    张武和张陆哪怕读圣贤书的资质不行,但张寿把道理解释得如此简单直白,他们还是一下子就听懂了。至于赵四,他在愕然过后,就忍不住抓了抓脑袋,却有些不服气。

    “既然有这样的担心,张博士你还要改良这纺机干什么?”

    张寿呵呵笑道:“道理归道理,施行归施行。不可能因为机器提高了产量,却影响了人,就真的将其束之高阁吗,但是,这一点却不能不想到。除此之外,你不妨想想,如何更快地轧棉,如何更快地织布。因为单单纺纱快,反而会倒逼一整个产业发展。”

    “这纺机既然做出来了,我回头会给你相应的奖金。其他的东西你要是做出来了,奖金同样少不了你的。等到日后机器试用确实有效之后,到时候你还会有额外的分成。”

    赵四顿时喜形于色,连声道谢之后,他就有些尴尬地说:“不过,之前张博士你说的什么镗床钻床之类的东西,我还没琢磨出来。毕竟,这和磨床还是有差别的,而且水力的话……”

    没等赵四把话说完,张寿就打断道:“那几种车床你慢慢研究,回头我会找人过来试试纺机,若是好用……我说不定还要找你师父帮忙,做个百八十台应急。”

    见赵四果然眼睛发亮,连连点头,张寿瞥了一眼旁边欲言又止的罗小小,张寿就把人叫到了面前。果然,罗小小喜上眉梢地说:“张博士,你说的手动绕簧机,我做出来了,虽说因为抽丝的问题,那弹簧弹力各自有差别,但弹力总体来说不错。”

    张寿一听手动绕簧机做出来了,顿时大为振奋。他跟着人到了另一边一个堆满了各色零件的角落,见他拿出来一堆各式各样规格的弹簧,当然,要说弹力标准,那就没法说了,他一一查看了一番,最终还是笑眯眯地点了点头。

    “这绕簧机既然你做出来了,那自然也有相应的奖励。这样,赵四把新式纺纱机做出来了,你和他一块想一想,试一试,把从前织机上纺纱用的抛梭装上弹簧,改成可以自动来去的飞梭。当然,这是我的设想,具体如何去实施,要靠你们。”

    见罗小小登时二话不说就去一旁揪住了赵四,两人激烈讨论了起来,张寿一时莞尔,等回头看到张武和张陆正在目瞪口呆,他就招手示意他们跟自己出去。

    等到了院子里,他就笑着对张武和张陆问道:“知道我刚刚为什么要告诉你们,那新式纺机如果真的有用,会造成什么结果吗?”

    这一次,却是张武反应更快:“小先生是想说,简简单单的一件事,会牵一发而动全身。”

    “不错,这世上很多事情,都并不是孤立的,一个很小的选择,有时候会影响一连串事情乃至于大局。所以做一件事情,不妨想一想别人的反应和应对是什么。这和下棋不是想一步,而是想到两步三步甚至更多步,是一个道理。”

    见张武和张陆全都连忙点头,张寿就不说教了,而是若有所思地说:“京城并不是产棉地,我听说除却江南山东这两个产棉之地之外,距离京城最近的沧州,棉田相对分布较广,此外则是邢台。所以,这纺机若真的要推行,棉花的来源怕是要着落到这两个地方。”

    张寿话刚说到这里,张陆就叫道:“小先生,我家里在沧州就有四百亩棉田!”

    “我家应该也有。”张武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即沉声说道,“如果可以,我可以向家里提出,分家的时候就要棉田,不要其他!”

    张寿见两兄弟的反应这么快,这么坚决,不禁莞尔。然而,想到最好的棉花品种是陆地棉和海岛棉,两样偏偏全都是从美洲传过来的,他就忍不住叹气。怪不得人们常说那块大陆是天赐之地,在那块土地上,其他大陆都没有的各种优良农作物真的是太多了!

    说实在的,他越来越怀疑太祖皇帝当初一大把年纪还率先带头远航美洲,最大的目的不是为了移民又或者说殖民,而是冲着那些农作物去的。

    他想着就笑道:“要推广纺机,未必得从根源的棉田开始。再说,几百亩地看似不少,可实际上一年能出产多少棉花?能纺出多少纱线?织出多少棉布?做出多少衣裳?而且,你们看过刚刚那纺机,应该能想到,只要是有心人看到,那么仿制起来,简直是易如反掌。”

    张武和张陆全都没有真正接触过商业——身为庶子,家里的产业他们也插不上手。所以,此时此刻,两个人你眼望我眼,不得不承认张寿是对的,但心里就更糊涂了。

    那到底应该怎么做?

    张寿回忆着之前像孙木匠张铁匠等人打听到的各种手工业业态,若有所思地说:“当务之急,是先找一个熟练的纺工,试一试这台机器。如果这新式纺机真的能够提高几倍的效率,接下来,就要看你们两个的了。”

    听到这话,张武和张陆对视一眼,张武就试探性地问道:“小先生,是要我和小武出面,卖出去百八十台纺机吗?”

    “想什么呢,一个驸马一个仪宾,去向人兜售纺机?”张寿又好气又好笑,“你们也未免把自己看得太不值钱了一些。要知道,如今是很多人尚未消化你们俩的婚事,看着吧,三两日之内,甚至今天,一定会有官员商贾乃至于各色人士想要结交你们。”

    “这时候,你们俩无论是谁,不经意地透露一句,想要买一座织染坊。记住,要丝和棉全都能织的。至于理由,更简单了,就说你们打算织染出最漂亮的衣裳讨好未来媳妇。如此一来,自然有人主动上门接洽。”

    张武简直瞠目结舌,而张陆则是比他要乖觉多了,立时喜上眉梢地说:“对呀,说不定有人会主动双手奉上!”

    “不,别人双手奉上的东西绝对不要。”张寿却立刻打断了张陆那得意劲头,“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短。这世上从来就没有免费的午餐,如今别人送好处,自然要的是将来你帮他各种忙。当然,你可以拿着驸马或者仪宾的架子不理不睬,但如此一来,名声就坏了。”

    张陆虽说有些慧黠和贪心,但张寿这一说,他立刻就明白了过来。父母那是靠不上的,而他能有那桩婚事,皇帝究竟是出于赏识又或者怜悯,反正他不清楚。如果为了一点小钱就把皇帝对他的那点好印象给败光,那他就是天字第一号大蠢货了!

    而张武则是答应得更快:“小先生放心,我和阿陆都明白了,到时候若有人找上门,我们就平价把那织染坊买下来……但后续该怎么办?”

    张寿轻松地笑道:“后续很简单,有了织染坊,就以你们要求高为名,将从前给这家织染坊供货的那些纺纱和缫丝的人家又或者作坊主都召集起来。当然,缫丝的只不过是个幌子,最重要的是那些纺工,让他们集中到你这,高薪留他们纺纱几天,风声放出去就行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