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托之以家业妻儿

作者:府天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乘龙佳婿最强特种兵王农门悍女:山里汉子宠上天国色医妃重生之老子是皇帝白发皇妃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十国千娇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乘龙佳婿最新章节!

    “简直荒谬!”

    正因为疼痛而微微分心的蒋大少被这一声突如其来的厉喝给完全惊醒,随即那一声响亮的惊堂木,更是让他猛地打了个激灵,结果一下子觉得屁股更痛了。他看到齐家大少爷就如同受惊的小兔子似的瘫坐在地,不禁暗骂了一声没出息。

    可还没等他想好要不要帮一帮齐家大少爷一把,就听到了朱廷芳那冷冽的声音。

    “一个个都想当孝子?是觉得求忠臣必于孝子之门?这话固然不错,可并不是出孝子之门的就必定是忠臣!蒋氏子替父顶罪,还好歹是因为他父亲往日品行尚可,你又凭什么给你那罪大恶极的父亲顶罪?来人,把齐氏子给我撵出去,去请国子监张博士来教化一下他这个榆木脑袋!”

    既然是张寿让蒋大少出的主意,当齐大少爷呆若木鸡地被两个差役架了出去丢在县衙门口,张寿这个始作俑者自然无可奈何地离开了屏风后头,赶了过去。然而,等他看到齐大少爷失魂落魄地瘫坐于地,嚎啕大哭,又闻到那股胡椒味时,他还是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果然是感情淡漠到哭都哭不出来吗?

    如果真的哭不出来,那好歹联想一下自己之前被生父冷落,被继母苛待的痛苦生活,这总该哭得出来吧?要是被围观人群闻到这股胡椒味,你这孝子还怎么装?和蠢萌却还有点实诚,结结实实代父亲挨了十四杖的蒋大少相比,真的是差太远了!

    心里这么想,张寿脸上却分毫不露。尤其是看到朱家那些家丁家将非常明智地将围观百姓隔绝在了一定范围之外,他便温和地对齐大少爷说:“孝顺是好事,但若是父母兄弟犯的是死罪,你却依旧因为所谓孝心而不肯承认现实,那就成了愚孝。”

    “可那是因为我平日浑浑噩噩,一直失察,没有规劝,我没做好儿子,也没做好哥哥!”

    虽说此时还在抽泣的齐大少爷知道自己如此做作,未必能骗得了多少人,但父母兄弟全都被判死罪,他还不至于傻到觉得自己能够独掌家业——就齐家这种景况,不被人吞得干干净净才怪!本来就坐在地上的他干脆伏地痛哭了起来。

    “我这个当儿子的,当哥哥的,如何能面对父母兄弟全都死罪,只我一人幸免?恳请二位钦差能让其他人接管齐氏家业,我愿意遁入家中祠堂日日洒扫忏悔,替父母兄弟赎罪!”

    见齐大少爷唱作俱佳,张寿的态度也越发温煦。反正他现如今在沧州民间就是这么一个人设,他也不介意让这一人设进一步深入人心。恶人都让朱廷芳这个黑脸去做了,他就努力扮演好一个体贴民心的好人就行了。

    “你想让谁替你接管家业?”说这话的时候,张寿心里却在想,听说齐员外还有几个嫡亲侄儿,其中甚至还有读书不错的秀才,据说来年乡试有望桂榜题名。

    虽说沧州也有其他富家大户,此次另外扶持几家人来接过这个烂摊子也不是不可以,甚至有人会趋之若鹜,但后汉书曰,夫使功者,不如使过。死于非命的章怀太子李贤曾经在这一句上留下批注,若秦穆赦孟明,而用之霸西戎。他觉得这个道理也适用于此次。

    所以,今天朱廷芳清理这几家中的罪大恶极者,他则是从几家里头剩下的人中简拔尚可使用者。如果可以,他其实更希望挑个无关的旁支子弟出来掌管齐家。免得那些看似清白的嫡支日后不服管束,再闹出什么幺蛾子。

    但是,在人家家里还勉强有嫡支的清白子弟的时候,直接挑一个旁系子弟出来接管家业,这是大忌。很容易被人觉得,是官府强夺人产业。

    听到张寿这个问题,齐家大少爷顿时哭泣更甚。足足好一会儿,他才用抽抽噎噎快断气似的语气,一字一句地说:“我愿意把齐家都托付给蒋家贤弟!”

    张寿顿时愣住了。这是什么神展开?齐家这位大少爷竟然把自己的家业托付给蒋大少?没听说这两位是好基友啊!蒋大少之前在张琛的支持下把齐家大少爷那位厉害的继母给关到祠堂里,那也并不是纯粹因为同情,而是因为蒋大少这人……良知未泯。

    几乎在刹那之间,张寿心里就转过了一连串念头。

    发现四周围的吃瓜群众一时议论纷纷,他就干脆直截了当地问道:“哦?何至于如此?你们齐家也是沧州望族,难道就没有其他身家清白,能力出众的子弟了吗?”

    他这一问,人群中顿时有人附和道:“就是啊,哪有把家业交到外人手中的道理?”

    齐家大少爷仿佛没想到张寿竟然不是一口答应,而是提出了质疑。原本整个人都哭得趴在了地上的他可怜巴巴抬起头,脸上因为尘灰和眼泪显得黑一块白一块,眼睛哭得通红。

    而他的声音也干涩无力:“齐家是有不少旁支子弟,但有的关系远,有些并未显示过才能,有的只擅长读书,我不能耽误他们下科场……但最重要的是,蒋家贤弟为人纯孝,我就是因为他方才醒悟到为人子该当如何。而且他心性纯善,定然能好好照顾我那妻儿。”

    刹那之间,四周一片惊叹。而在这样的惊叹声中,蒋大少最近原本就蹭蹭见涨的名声更是如日中天。能让人托之以妻儿,在这年头那可是极高的信赖。没想到曾经被人视作为懦弱无能的蒋大少,原来是真孝子,大善人吗?

    张寿面色微妙地看着齐大少爷,见人一点都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他就头也不回地说:“去堂上禀告朱将军此事,再把蒋大郎叫出来。”

    蒋大少之前见齐大少爷学自己却被朱廷芳撵出公堂的时候,他就吓了一跳,别说出来求情了,就连大气也不敢吭一声。因此,等到阿六匆匆进来,声音冷淡地请他出去时,本来就是勉强才能站立的他差点没一屁股坐到地上去!

    直到朱廷芳发话,他才有些心虚地跟在阿六身后往外走,可出了公堂路过那依旧血迹斑斑的月台时,他只觉得本来就痛得不得了的屁股又开始抽了,不知道外头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就低声说道:“齐家老大虽说是听我撺掇,可那也是张博士和张公子的意思……”

    前头引路的阿六对蒋大少的解释只当是充耳不闻,直到人说着说着仿佛不知道该怎么往下继续而停住了,他这才淡淡地说:“你做好心理准备。”

    心理准备?什么心理准备?蒋大少满脸茫然,甚至都没注意到,已经脱下那一身差役黑狗皮的张琛,已经悄无声息地跟着他一块出来了。等来到县衙门口,他还没来得及出声,就见张寿突然侧头看向了他,紧跟着则是齐大少爷,再接着……

    乖乖,那四面八方少说也有数百的围观百姓,竟然全都看向了他!

    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千目所视的感觉,蒋大少只觉得头皮发麻,双膝发软,以至于张寿开口转述齐大少爷的那个要求时,他竟是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呆呆站在那儿。

    把齐家托付给我?把妻儿也托付给我?什么意思?

    张寿见蠢萌的蒋大少嘴巴微张,眼神呆滞,一脸有听没有懂的茫然。再看其身后张琛那捂住额头不忍直视那蠢样的表情,他就收回了目光,冲着满脸哀求的齐家大少爷点了点头。

    “你既是信得过蒋大郎,又托付妻儿家业,那么此刻蒋大郎在此,你就自己请他把你家的担子代为挑起来吧。”

    齐大少爷又怎么会没看出蒋大少的错愕和茫然?尽管两人从前交往不深——毕竟一个是被父亲和继母幼弟压制到苦闷懦弱无所作为的齐家长子,一个是被强势厉害的父亲承担了所有家事,连一点精明皮毛都没学到的蒋家长子——然而,他到底知道蒋大少是个什么人。

    他那软弱是从小养成的,蒋大少那天真小蠢也是被太优渥的生活给纵容出来的。所以,知道蒋大少事先压根没有一点准备,他就挣扎着爬起身来,到了蒋大少面前再次扑通一声跪了下去,随即带着哭腔道:“蒋贤弟,齐家倾颓至此,你一定要帮帮为兄……不,救救为兄!”

    蒋大少此时完全乱了阵脚,他几乎是本能地伸手想要把人拉扯下来。可刚刚才挨了十四杖,臀部还正火烧火燎的,他怎么可能有力气把比他高比他胖的齐大少爷给拽起来?

    于是,他不但没能成功,反而整个人直接摔在了齐大少爷的身上!这下子,他那刚刚挨了十四杖,因此渗出点点血迹的后裳,也就因为整个人前扑而一下子露了出来。

    哪怕刚刚听到蒋家父子四人声声惨叫,眼见蒋老爷被人抬出来气若游丝模样,不少为官百姓依旧对所谓杖责有些怀疑。刚刚见蒋大少步履蹒跚地出场,此时见人去搀扶齐大少爷反而摔了,甚至哎哟惨叫连连,爬都爬不起来,屁股还分明留着痛责的痕迹,一时再无怀疑。

    再加上齐家三人遭到重处,很可能会被处斩……这真是沧州城多年未曾有过的!

    齐大少爷却并不介意蒋大少突如其来的这一摔,他甚至不顾身上被撞的疼痛,小心翼翼把人搀扶起来,随即就双眼含泪地哀哀求告道:“蒋贤弟,齐家落得如今这地步,是我父母兄弟胡作非为,也是我无能失察,但齐家上下必定还有其他胡作非为的狗鼠辈!”

    “我无能也无力处置这些,料想家中那几个堂弟也好,远房叔伯兄弟也好,更是无从下手,所以我只能托付给你,相信你一定能把齐家那些混帐东西都扫除干净!之前朱将军和张博士所言复工等等,我也一并托付给你,只求你能洗刷齐家污名,我也能对得起祖宗!”

    他一面说一面以头撞地,没两下就砰砰砰撞出血来。

    “若不是我家中儿子尚小,齐家嫡系如今只剩下了我和他两人,我恨不得就撞死在这儿赎罪了!蒋贤弟,你就可怜可怜为兄吧……”

    蒋大少被齐大少爷哭得心乱如麻。哪怕这事儿还是他去对人提的,可他哪曾想这事情兜来转去竟然会落在自己身上!他无助地看向张寿,却只见张寿不置可否;去看张琛,却只见张琛满脸恨铁不成钢;再去看周边那些围观百姓时,他突然就听到了一个响亮的声音。

    “答应他!”

    随着这一个声音,起哄声此起彼伏,以至于蒋大少的脸色也渐渐涨得通红。虽说知道齐大少爷那是做戏居多,但托之以家业妻儿想必是真心的,相信他也是真心的……至于围观百姓,他真没想到自己居然能有一天得到这么多的支持,哪怕只是看热闹似的从众心理!

    张寿一直静静在旁边看着,当发现蒋大少抬手使劲擦了擦眼睛,他就知道,这位有点蠢的富家公子,应该是下定决心了。果然,下一刻,他就只见人摇摇晃晃站起身来,盯着齐大少爷看了好一会儿,最终郑重其事地回了一揖。

    “你既然信得过我,那我必定不负你所望。我会召集最得力的帐房,把齐家所有家业清点得清清楚楚。若财产有一分一毫落入我蒋家又或者其他哪儿,那我蒋思源就自刎谢罪!”

    轰然叫好的声音瞬间响彻四处。哪怕人群中有看笑话的,有看热闹的,有幸灾乐祸的,有希望出一口恶气的……但此时这一幕无疑很符合大多数人的价值观。在这声声叫好声渐渐告一段落之后,张寿方才笑呵呵地说:“能有结果就好,我这就去告知朱将军。”

    见张寿含笑一点头转身就走,蒋大少反应过来,连忙也踉踉跄跄追了上去。而齐大少爷还因为蒋大少刚刚那赌咒发誓似的言语而发怔,迟了片刻方才恍然惊觉,一时又羞又愧。

    他把家业托付给蒋大少,只是因为生怕本家叔伯兄弟们更贪婪,日后雀占鸠巢!并不是因为他真的就相信蒋大少到这份上……归根结底,他其实是利用了人家!

    想到这里,他干脆屈膝下拜,大声说道:“蒋贤弟你无需担心什么家业增减,我信得过你!你这一番高义,我在这儿多谢了,来世必当结草衔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