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紫汤肚子里的秘密

作者:草鱼L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儒道至圣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史上最强赘婿绝代名师神眼之王神医弃女天帝传开棺有喜:冥夫求放过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高武27世纪最新章节!

    紫汤看着紫默重新掌权,终于露出了欣慰的笑。

    可突然,一股扑面而来的恐怖火焰,将她的毛都烧焦下部分。

    紫汤被吓的后退了好几步,不仅仅是妖兽会本能的畏火。对异族来说,他们不经常面对火焰,第一时间也会畏惧。

    其实人族也一样。

    哪怕经常面对火焰,可真正有起火的时候,人族也是本能的后退。

    随后,紫汤看到五头妖兽被火焰吓退。

    当然,也就一两秒时间,火焰虽然恐怖,但妖兽毕竟是五品的实力,而且经过妖惑的激怒。

    它们会畏惧火焰,但却不会被吓走。

    甚至,这火焰还激怒了它们。

    吼!

    第一头妖兽焦躁的咆哮了几声,随后庞大身躯,已经是轰然压迫而下。

    它要撕裂苏越。

    乱营山所有人都是一声尖叫。

    城墙之上,蓝其根本不敢看下一个场面。

    而其他四五品的阳向族,都在虎视眈眈的盯着苏越的铁棍。

    黑祁城主也在疯狂的往回飞奔。

    他心里一凉,总有一种来不及的感觉。

    如果耽误了墨铠神长老的事情……后果不堪设想。

    “红锅,死吧,你根本不可能挡住这群妖兽。”

    紫汤咬牙切齿,不住的诅咒着苏越。

    “什么……这是……妖、妖惑……”

    然而。

    眼看着妖兽就要扑杀上去,紫汤突然一声尖叫,她似乎看到了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

    对。

    在苏越身上,竟然同样弥漫出了妖惑的波动。

    何其可怕。

    紫汤一眼就可以看出来,红锅释放出来的波动,效果不如她自己。

    但根本不重要。

    她自己释放的暴怒状态,已经接近于消散。

    这时候,苏越释放出来的安抚波动,才刚刚发挥作用。

    又是火焰震荡,又是妖惑的波动,五头妖兽的情绪,在不知不觉中被影响着。

    不可思议的奇迹,再次出现。

    众目睽睽下,原本要撕裂苏越的一头妖兽,竟然诡异的平静下去,它似乎……很困!

    这一幕,谁能想得到。

    其他四头妖兽的状态也差不多。

    有一头妖兽甚至直接躺在地上,呼呼大睡,其他妖兽也如喝醉酒了一样,摇摇晃晃。

    ……

    “这……发生了什么事情!”

    城墙上,不少阳向族满脸茫然。

    黑剔和黑辟两个七品,同时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他们感知的很清楚,在红锅身上,刚才蔓延出一股特殊的气血波动。

    很玄妙,他们也理解不了。

    随后,五头五品妖兽,竟然就摇摇晃晃,似乎都特别困倦,它们连眼皮都抬不起来,更别说去继续杀红锅。

    “这气血波动,和那个女阳向族的一样!”

    黑剔眯着眼。

    这到底是什么战法,竟然连妖兽都能影响到,真的有些诡异。

    “快去杀了他,快起来……杀了他啊。”

    那些觊觎苏越铁棍的阳向族,各个气的咬牙切齿。

    红锅不死,他们哪能弄走那根火焰铁棍。

    该死!

    而蓝其长吁一口气,被吓的够呛。

    这时候,已经有三头妖兽直接沉睡,呼噜声震天响起。

    还好,终究是逃过了劫难。

    在乱营山,紫默惊讶到目瞪口呆,浑身冰冷。

    开什么玩笑。

    眼看着红锅就要被妖兽撕碎,可在这个节骨眼,妖兽们怎么突然中邪。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少爷……少爷您果然厉害……”

    黄侩泪流满面。

    他虽然不知道红锅干了什么,但他已经可以确认一件事……有救了。

    自己终究还是有救了。

    黄驮跪在地上,激动到浑身颤抖。

    少爷一定会走到最后。

    一定!

    ……

    呼!

    苏越拎着火焰铁棍,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施展妖惑,真的是能要命的事情。

    如果不是有墨铠的心血丹,苏越感觉自己得损失半条命。

    太可怕。

    哪怕是服用了心血丹,苏越也心有余悸。

    刚才那一瞬间,苏越真的感觉到了生命在流逝。

    特别可怕。

    但事情终于是结束了。

    这五头妖兽吃饱喝足,如今在妖惑的影响下,应该会沉睡很久。

    当然,如果有人想不开去捅妖兽一刀,它们还会愤怒苏醒,但现在死了498个异族,就只剩下苏越和紫汤。

    没有人可以去打扰妖兽睡觉。

    苏越盯着紫汤,一步一步朝着这个师姐走去。

    如果不是自己领悟了一些妖惑,今天可能真的就死这了。

    五头妖兽联手,这么狭窄的地方,步步凶险。

    “你为什么会妖惑?”

    紫汤盯着苏越,不可思议的问道。

    嗡!

    这时候,不死心的紫汤,竟然又释放出一道妖惑的震荡。

    他要激怒最后一头妖兽,这头妖兽还没有彻底睡过去。

    吼!

    果然,眼看着就要闭眼的妖兽,眼珠子瞬间又一片通红。

    紫汤咬牙切齿。

    这次,他想让妖兽去轰击其他妖兽,这样就能打破其他妖兽的沉睡状态。

    “你很困……睡!”

    然而。

    苏越转头,直接用妖语,让暴躁的妖兽安静下去。

    太弱!

    紫汤这次的妖惑,简直弱的可怜。

    她已经到了极限。

    “妖语……你竟然连妖兽都能学会!”

    这一次,紫汤彻底震撼到呆滞。

    能学会妖惑。

    又能学会妖语。

    而且红锅的实力又特别强大,甚至比紫默都强大好几倍。

    他会成为神长老的徒弟。

    又或者,他已经成了神长老的亲传。

    多么可怕。

    紫汤突然想笑。

    自己和跳梁小丑一样,竟然企图去算计神长老的亲传弟子。

    自己到底又能算个什么东西。

    多荒谬。

    多可笑。

    啪!

    苏越上前,一棍子将她抽到远处。

    噗!

    紫汤一口鲜血吐出去,她出奇的弱,弱的像是个二品武者。

    下一棍子,苏越计划结果了她的命。

    咦。

    她在看什么?

    突然,苏越发现紫汤眼神有些变化。

    她被自己抽飞之后,第一时间竟然不是看自己,而是在看乱营山方向。

    他在看谁?

    紫默?

    对。

    就是紫默。

    由于自己陷入死境,乱营山发生了叛乱。

    黄侩和黄驮都已经被打趴下,目前紫默掌权。

    难道,紫汤和紫默有一腿?

    很有可能。

    果然,察觉到自己在也在看紫默,紫汤眼神躲躲闪闪,似乎忌惮着什么。

    “念在你也懂妖惑,我可以把你和紫默埋在一起。

    “黄泉路上,多照顾紫默,因为他会被我折磨到发疯,然后才会死。”

    苏越走到紫汤面前,准备杀了她。

    “别杀紫默,我可以让你立功。”

    紫汤跪在苏越脚下,不住的磕头。

    “立功?”

    苏越一愣。

    “你是神长老的弟子,你一定知道霜藤甲。”

    紫汤很低声的说道。

    霜藤甲是墨铠的核心秘密,紫汤只敢让苏越知道,他怕别人听到。

    “继续说。”

    听到霜藤甲,苏越一脚踩在紫汤脖颈上,当然还留下让他说话的余地。

    这次实锤了。

    霜藤甲一定有问题,就连紫汤都知道。

    “我修炼妖惑的时候,神长老有一次把我带到了九兽之山,我在山上住了三天。

    “这三天,神长老有事出去了一趟,我无意中发现一个大秘密。

    “打造霜藤甲的霜藤,并不是植物,而是一种虫子。

    “这种虫子在死后,会脱水,形成枯藤的样子,这样就可以编制霜藤甲。但它们在特殊的条件下,还可以复活一次。

    “复活后的虫子,会携带毒素,让武者中毒,浑身酸软无力,头颅剧痛,甚至会昏厥。

    “神长老掌握了让霜藤虫复活的办法,但他却做不到解毒。

    “我找到了可以解毒的药。”

    “可惜,我知道神长老的身份,他却以为我不知道。所以,我没有利用价值后,就被扔回乱营山,想联系神长老,都没有机会。”

    紫汤很简短的讲述着。

    她被苏越踩的浑身痛苦,几乎窒息。

    “我要这些干什么?

    “要让我饶紫默的贱命,还不够。”

    苏越冷笑。

    虽然他表面上很平静,但心里却早已经激起惊涛骇浪。

    霜藤甲的材料,竟然是一种虫子。

    竟然还带着毒素,简直是不可思议,湿境这个地方果然不简单,神州科研院竟然都没有发现这个秘密。

    又或者?

    科研院知道霜藤是虫子,但却认为虫子已经死了!

    科研院只是没想到,虫子竟然可以复活。

    这个墨铠,果然阴险。

    “不,你不知道这个秘密的价值。

    “过几天,神长老就会和地球武者开战,到时候霜藤虫可以复活的秘密,就会被所有人知道。

    “地球武者会被神长老一网打尽,但神州人也一定会找到让霜藤虫复活的办法,到时候阳向族也会失去霜藤甲。

    “这是很惨重的损失,阳向族也承受不起。

    “我知道一种原料,可以解了霜藤虫的毒。”

    紫汤急忙又说道。

    这时候,她看了眼紫默。

    果然。

    在红锅的授意下,紫默被逼迫着跪下,目前正在被黄侩和黄驮疯狂殴打。

    紫默根本不敢反抗。

    谁能想到,这种极限的危机下,红锅竟然还能活下来。

    “你为什么会知道解毒方法?”

    苏越又问道。

    幸亏自己没直接杀紫汤。

    原来霜藤甲的解毒方法,就连墨铠都没有。

    他虽然可以让霜藤虫复活,但也只能暗算神州武者一次。

    科研院虽然找不到解毒办法,但一定也可以找到唤醒霜藤虫的方法。

    到时候,两败俱伤。

    神州武者会惨败一次,而茂妖城以至于其他城池,也会失去霜藤甲这种护具。

    这对阳向族来说,也是一种损失。

    其实最关键的点,还是找到解药,到时候无论虫子是否复活,也就不重要了。

    甚至,神州还会占据主动。

    “我被神长老赶走的时候,不小心中了霜藤甲的毒,随后头疼难忍,就开始找破解的办法。

    “最后我跑到霜藤丛林,用妖惑感应到霜藤虫害怕什么,然后才逐渐破解的头疼。

    “神长老感应不到,其实你也感应不到,你们对妖惑,做不到极致。”

    紫汤看着苏越,满脸祈求。

    “你自己为什么不去找神长老。”

    苏越又问道。

    这事情听起来有些魔幻。

    紫汤手贱,不小心染了霜藤虫的毒,然后自己跑去霜藤丛林,用妖惑感知到了霜藤虫惧怕什么。

    她甚至用霜藤虫惧怕的东西,生生破解了头疼。

    看来也是个狠人。

    可惜,这家伙资质很差,如果资质再强点,还不翻了天?

    紫汤虽然被墨铠放弃,但她还可以通过其他途径上报啊。

    “我被神长老放弃,已经被资格再联络到神长老大人。

    “如果这秘密泄露出去,我会死,别人一定会拿着秘密,找神长老邀功。”

    紫汤笑了笑,满脸凄苦。

    闻言,苏越一愣。

    他倒是低估了人性的恶。

    确实,紫汤胆敢将秘密上报给茂妖城,那就是找死行为。

    捏着秘密,还有可能见到墨铠。

    而暴露了秘密,就只有死路一条。

    果然,这个紫汤不简单,起码比苏越想象中的心思缜密。

    “你不怕我拿了你的秘密,依然不守承诺吗?”

    苏越又问道。

    “我没得选,只能赌一把。

    “我赌你会守承诺,这样紫默还有一半的几率活下去。

    “如果我不赌,我会一无所有。

    “你听说过人族有鬼吗?如果你违背了誓言,我化成鬼,也不会饶过你。”

    紫汤盯着苏越的瞳孔,似乎在下达什么诅咒之力。

    “好,我答应你,红锅不会杀紫默。”

    苏越点点头。

    至于黄侩杀,或者黄驮杀,亦或者苏越杀,那就是另一回事。

    这个秘密的价值,值一条命。

    “银丝蚁和白腐根,将这两种东西混合起来,就可以破解霜藤虫的毒,我亲自试验过。

    “你是神长老的弟子,你可以用这么秘密立功了。

    “其实,我本该算是你师姐。”

    紫汤自嘲的笑了笑。

    她又看向紫默。

    爱了一辈子,虽然也没有得到什么善终,但紫汤不后悔。

    “你可以死了。”

    咔嚓!

    苏越一脚踩断了紫汤的脖子。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紫汤的话,其实没有太大的疑点,况且她是想救紫默的命,并不是自己求饶,所以她大概率不会撒谎。

    况且,银丝蚁和白腐根的事情,苏越还可以亲自去试验。

    墨铠虽然是九品神长老,但他却也有他悲哀的一面。

    因为太高高在上,所以有时候会错过很多事情。

    因为太强大,所以也会失去亲自体验的机会。

    正因为墨铠品尝不到霜藤虫的毒,所以他一辈子都没办法破解。在湿境,蚂蚁有无数种,他又怎么能想到银丝蚁。

    心里最大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下,苏越也可以松一口气。

    这时候,整个试炼场,就只剩下了苏越一个人。

    他拎着铁棍,缓缓朝着后面的关卡走去。

    走到第六关的时候,苏越举起铁棍。

    轰!

    顿时间,炽热的火焰冲天而去,犹如一道恐怖的火焰巨龙,足足窜起十丈之高,格外恐怖。

    面对一头妖兽,苏越根本就用不着妖惑。

    趁着妖兽惊恐的一刹那,苏越身躯已经是闪烁到了下一关。

    很轻松。

    ……

    当黑祁城主降落到城墙上的时候,苏越已经在拿着铁棍闯关。

    他没有声张,找来个统领。

    先问问情况吧。

    试炼场只剩下最后一个试炼者,但愿这个人是红锅本人,否则一切就都毁了。

    但黑祁有预感,这个家伙就是红锅。

    毕竟,你可是神长老的亲传,怎么可以莫名其妙死在这里。

    “禀告城主,剩下这个武者,叫红锅。”

    听着统领的汇报,黑祁终于松了口气。

    果然。

    神长老的眼光,不可能错。

    仅仅是那铁棍妖器,也不是一般东西。

    而且看着红锅,器宇轩昂,威风凌凌,龙行虎步,一看就有神长老亲传的气度。

    既然他愿意试炼,那就继续试炼吧,应该也没生命危险。

    这些亲传弟子,就爱干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来证明自己不是靠长辈的纨绔……肤浅。

    随后,统领又给黑祁汇报了紫汤的情况,黑祁听后也是一阵胆寒。

    竟然还有这种事情。

    一个三品武者,能破坏神长老的妖器,还能让妖兽发狂。

    这是什么手段,真是可怕。

    黑祁回归,收敛了气息,也没有声张。

    除了黑辟和黑剔两个七品宗师,其余人也没有注意到,两个营将军也没有多说什么,既然城主低调回城,肯定就是不愿意被打扰。

    而城墙上其余人,早已经被苏越震撼到目瞪口呆。

    红锅手里到底是什么宝贝。

    在熊熊火焰的震慑下,凶兽根本就不敢贸然出击,简直可怕。

    蓝其泪流满面。

    这一次不是紧张,而是喜极而泣。

    果然,我蓝其能看上的靓仔,就是非同凡响。

    可惜,自己好像越来越配不上他了。

    好自卑啊。

    其他一些武者,还在盯着苏越的铁棍看,他们的眼睛就差滴血了。

    ……

    乱营山阵营。

    紫默已经被黄侩和黄驮倒吊起来殴打,他亲眼看着紫汤被苏越斩杀,心如刀绞。

    完了。

    大势已去,如今什么都不剩。

    面对黄侩等一群武者的围困,他双拳难敌四手,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紫默能想到自己的未来。

    除了受尽耻辱,被活生生折磨致死,自己什么都不会剩下。

    紫默觉得,自己活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啪!

    黄侩的皮靴又踢在了他脸上。

    修炼到现在,还有什么意思?

    以后除了耻辱,我还能得到什么?

    想到这里,紫默突然万念俱灰。

    他咬着牙,直接用气血撑爆了自己的心脏。

    紫默……自杀了。

    至此,乱营山三个首领,已经死了两个。

    ……

    紫默自杀的刹那,苏越也刚刚踏上荣耀之地。

    苏越看到了紫默自杀的刹那。

    他只是微微摇摇头。

    其实紫默和紫汤,都不蠢,可惜的是,他们遇到了苏越。

    如果没有苏越,在紫汤的帮助下,可能紫默会超过蓝其,成为第一个踏上荣耀之地的强者。

    甚至,紫汤都不会死,她还可能见到墨铠,从而将秘方交给墨铠。

    如今紫默自杀,也让苏越能高看他一眼。

    毕竟,这是最有尊严的一种死法。

    不知道紫汤在黄泉路上遇到情郎,心里又会怎么想呢。

    一切的机缘巧合,谁又能说清楚呢。

    ……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很多。

    苏越是唯一踏上荣耀之地的流民,他也是茂妖城认可的乱营山统领。

    在黑剔营将军的主持下,苏越成功拿到茂妖城的城籍。

    从此以后,苏越就是茂妖城的上流武者。

    蓝其远远注视着苏越,今天她的泪珠就没有断过。

    看到心爱的人强大,蓝其打心眼里开心。

    然而。

    就在苏越刚刚拿到城籍之后,新一轮的麻烦,接踵而至。

    几个茂妖城有权有势的五品武者,表示要借苏越的铁棍用几天。

    特别是那个红杯,蹦跶的最欢。

    毕竟,红杯是七品营将军的亲传,他在这里,说一不二。

    “抱歉,我的兵器很珍贵,不借!”

    苏越摇摇头。

    墨铠现在不在茂妖城,自己还是稍微低调点。

    “不借也得借,这由不得你。”

    红杯眯着眼,拦住了苏越要离开的去路。

    “茂妖城有这种规矩吗?”

    苏越寒着脸问道。

    果然,财不能外露,现在他终于理解了紫汤的谨慎。

    “有。”

    红杯轻蔑的盯着苏越。

    这种毫无背景的三品武者,他还真的没有放在眼里。

    “红杯,你太欺负人了。”

    蓝其焦急道。

    “我想问问,是谁定了规矩,要我必须借给你妖器。”

    苏越铁青着脸。

    这纨绔没完没了了。

    墨铠你忙活啥呢,快回来给撑个脸啊。

    “这是我的规矩!

    “红锅,你既然入了茂妖城,就是我黑剔帐下的勇士,他要借你的妖器,你就借给他玩玩,又不会抢你的。”

    这时候,黑剔走过来。

    他特别宠爱红杯,所以苏越这件妖器,必然属于红杯。

    而且这个红锅,有些狂妄,必须得压一压嚣张的气焰。

    “既然是借,那就有来有往,你借我的妖器,我同意。

    “可我想借你的脑袋当凳子坐,你愿意吗?”

    苏越冷笑着问道。

    “哼,你太狂妄了,狂妄的人,注定活不久。”

    红杯怒气横生。

    这红锅初来乍到,为什么这么狂。

    谁给他的勇气,竟然连七品营将军都不放在眼里,简直是该死。

    “我能活多久,也不是你说了算。”

    苏越也轻蔑的对视着红杯。

    老子的背景是墨铠,能怂在这里?

    可笑。

    “红锅,你说说,你能不能活,谁说了算?”

    黑剔上前一步,他都被红锅气笑了。

    甚至,黑剔的掌心里,已经蔓延了一股杀气。

    假如红锅还敢顶嘴,他会先打断这家伙一条胳膊。

    我堂堂七品营将军,岂能在你面前丢了面子。

    “干爹!”

    蓝其可怜巴巴的看着黑辟,想让他帮帮苏越。

    “你安静点吧,我管不了这些事。

    “红锅通过试炼进茂妖城,本就属于黑剔管辖,他杀了红锅都正常。”

    黑辟摇摇头。

    这么蠢的货色,救下来又能如何?

    况且干涉其他屯兵营的事情,这是大忌。

    蓝其叹了口气。

    小靓仔什么都好,就是脾气有点太冲了。

    咔嚓!

    这时候,苏越脚下的青石,甚至都被压迫出了一道道裂缝。

    “他的命,我说了算。

    “黑剔,从现在开始,红锅不再属于你的管辖,他直属城主府。”

    这时候,城主黑祁连忙走出来。

    自己再不出来,要出乱子。

    这群脑残,简直是活的太腻歪,连神长老的亲传都欺负。

    我都得当宝供着!

    ……

    还在头疼,一会尝试过再写点,可能写不够,大家别等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