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011】

作者:偏方方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神级龙卫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特种女兵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神医娘亲:腹黑萌宝赖上门最新章节!

    事不宜迟,燕怀璟即刻带着丹药出府,却在跨出院子时与韩静姝不期而遇。

    韩静姝与他早在数月前便已完婚,而今是他的靖王妃了。

    韩静姝一袭宝蓝色束腰长裙,珠光宝气,打扮得十分得体,不知是正要出门还是刚从外边回来。

    燕怀璟定了定神,语气温和地说道:“这么晚了,王妃还没歇息啊?”

    韩静姝温柔地笑了笑:“和王爷说了多少遍了,叫我姝儿便好。”

    “姝儿。”燕怀璟略有些牵强地唤了一声,他着急入宫,没功夫与韩静姝周旋太久。

    韩静姝望着燕怀璟面上不经意间闪过的敷衍与急切,问道:“王爷是要出府吗?”

    燕怀璟顿了顿,直言道:“啊,我入宫一趟,给父皇送点药。”

    “这么巧。”韩静姝呢喃道。

    “怎么了?姝儿也要入宫吗?可是母妃传召姝儿了?”

    “不是,母妃并未传召我,我说很巧,是因为我刚刚听到消息,说燕世子回京了,也正要去探望父皇。”

    燕九朝回京的行踪尽管并未隐瞒任何人,可不止于闹得满城风雨,尤其他入宫探望皇帝一事,更是没多少人得知,然而韩静姝到底不是寻常女子,她既是他的王妃,也是丞相府的千金。

    燕怀璟没问韩静姝从谁嘴里听到的消息,他这会子着急赶在燕九朝的前面入宫,遂对韩静姝道:“他探望他的,我探望我的,不冲突。”

    韩静姝说道:“燕世子这么着急地赶回京城,一定是听说了父皇病重的消息,燕世子对父皇还是十分孝顺的。”

    “天色不早了,王妃没什么事便回屋歇息吧。”燕怀璟俨然没有继续与她交谈的打算,如果韩静姝是一位客人,那么方才燕怀璟的话便几乎算是一种变相的逐客令了。

    韩静姝抿了抿唇。

    不待她开口回应什么,一个丫鬟抱着几个精致的锦盒脚步匆匆地走来了,丫鬟对着二人行了一礼:“见过王爷,见过王妃。”

    “东西都拿上了?”韩静姝问。

    丫鬟道:“回王妃的话,奴婢清点了三次,确定全部带上了。”

    “你要出去?”燕怀璟问道。

    韩静姝笑了笑:“萧夫人产子,满月酒时我染了风寒没能前去道贺,如今我大好了,打算去探望探望萧夫人与萧小公子。”

    燕怀璟的眉心微微蹙了一下。

    韩静姝瞥见了他的神色,忙低声道:“我也是……为了王爷着想,希望王爷能少一个敌人,多一个盟友,当初为了救回燕王,萧大元帅挥师南下,可见紧要关头,陛下最器重的人还是他。”

    燕怀璟正色道:“他是燕九朝的继父!有燕九朝在,你觉得他可能投靠我吗?”

    他语气有些重,韩静姝微微愣了一下,她不是不知道燕怀璟的心里其实没有他,可大婚以来二人一直相敬如宾,如此疾言厉色还是头一次。

    韩静姝轻声解释道:“父亲说,若燕王已辞世,那么萧大元帅投靠王爷的可能性不大,可燕王回来了,他对萧夫人余情未了,这两个男人之间势必有一场争夺,只要我们把握好时机,那么萧大元帅便能为王爷所用。”

    平心而论,韩静姝的话不无道理,可燕怀璟的心里仍有些不大舒坦,一个嫁入王府的王妃,一口一个“父亲说”,她是与丞相府走得多近?丞相府是想插手王府的多少事?

    韩静姝屈膝福下身来:“姝儿与父亲也是一心为王爷考虑,若是有僭越的地方,还请王爷恕罪。”

    燕怀璟探出手扶起她:“姝儿说的什么话?你是我妻子,丞相是我岳父,你们真心为我考虑,我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会怪罪你们?你想去探望萧夫人便去吧,不过今日天色有些晚了,我担心你出行不便,不如明日再去吧?”

    最后一句倒是实心为韩静姝考虑的。

    韩静姝的眉目间掠过一丝喜悦,温柔如水地看了燕怀璟一眼:“好,我听王爷的。”

    燕怀璟抚了抚她的鬓角:“那我先去了,你早点歇息。”

    韩静姝叫住他:“王爷……今晚过来吗?”

    燕怀璟愣了愣,片刻,低声道:“父皇龙体欠安,我前去侍疾,也不知多晚才回,不用等我。”

    韩静姝弯了弯唇角:“好。”

    言罢,她行了一礼,“恭送王爷。”

    燕怀璟疾步迈入了夜色。

    韩静姝怔怔地望着他的背影,一直到他彻底消失在夜色之中。

    “王妃,王爷走了,咱们也回院子吧,风大,当心着凉了。”丫鬟小声提醒。

    韩静姝幽幽地叹了口气:“你先回吧,我四处走走。”

    “那这些东西……”丫鬟实在不明白王妃为何让她故意抱着这些东西到王爷跟前来。

    “拿回院子吧。”韩静姝苦笑。

    什么探望上官艳,什么她父亲说燕王与萧振廷必为一个女人反目成仇,都是她胡编乱造的,她父亲是当朝丞相,怎么可能在背后如此编排萧振廷与燕王?

    她说给他听,是想看看他的反应。

    为一个女人反目成仇的说辞,有没有让他感觉到很熟悉?他若是心中没有这般打算,自会觉得她是无稽之谈,而他感觉很有道理,可能是心里也有了类似的主意。

    他与燕九朝之间其实没有不共戴天之仇,燕王与燕九朝也不可能威胁到他的皇位,她仔细留意过了,燕王回京这么久,一次也没去探望陛下,这像是想要皇位的做派吗?

    他只要从大局出发,便不会去刻意拉拢萧振廷,更不会执意与燕九朝为敌。

    之所以这么做,不是为了皇位,是为了那个女人吧。

    “他心里还是没放下她……”韩静姝怔怔地呢喃。

    “王妃,您在说什么呀?”丫鬟没听清。

    韩静姝捏着帕子摆了摆手:“没什么,你回院子吧,我四处走走,别跟过来。”

    丫鬟欲言又止,却不敢违抗韩静姝的命令,只得对着韩静姝的背影行了一礼,抱着怀里的东西离开了。

    韩静姝在靖王府走着,靖王府便是原先的二皇子府,大婚后皇帝将隔壁的一座府邸也赐给了他们,她将两座府邸的围墙打通了,修了一条长长的抄手回廊。

    回廊下让人挖了一个鱼塘,喂着五颜六色的锦鲤。

    她拿了点鱼食,来到回廊之下。

    她喂着喂着有些出神,不小心踩到了裙裾,整个人朝前栽去,她的身子扑出了回廊,眼看着就要跌落水中,一道高大的身影从天而降,双手接住她,足尖掠于水面之上,一个跃起,将她带回了回廊。

    那人将她放好,后退一步,拱了拱手:“王妃。”

    手中的鱼食全都洒了,只剩一个空空的盘子,韩静姝惊魂未定地喘了口气,颤声道:“君侍卫。”

    君长安看了她一眼,道:“王妃为何自寻短见?”

    韩静姝一怔,赶忙摇头道:“我没有!我是不小心跌倒的!”

    君长安俨然不信。

    韩静姝往前走了一步,定定地看着君长安:“真的,我活得好好儿的,没想过轻生。”

    “那就好。”君长安是燕怀璟的侍卫,只负责燕怀璟的安危,救她是因为她是燕怀璟的王妃,燕怀璟还需要她以及她背后的丞相府,至于她是真的跌倒还是假的跌倒,不在君长安考虑的范围之内。

    君长安转身要走。

    韩静姝开了口:“你是不是要告诉王爷?”

    君长安没有说话。

    韩静姝含了一丝哀求地说道:“你可不可以不要告诉他?我知道你是他的人,但……我真的没事,我不希望他误会什么。”

    君长安蹙眉道:“王妃认为王爷会误会什么?”

    韩静姝低下头:“误会……我认为他对那个女人余情未了,我接受不了,所以轻生了,或者,所以用轻生来吓唬他。”

    韩静姝的聪慧与直白在君长安的意料之外,君长安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王爷的后院只有你一个女人,你不该为这些事烦恼的。”

    “我知道。”韩静姝低声道。

    他后院没有别的女人,表面上看来她占用了他全部的宠爱,事实上他来她房中的次数并不多,她不确定,是他能一个女人的宠爱只有这么多,还是他能给她的宠爱只有这么多。

    韩静姝苦涩地问道:“若换了世子妃,他也能忍个三五日才去她房中一次吗?”

    他们是新婚的夫妻啊!哪儿有这般克制得住的?

    君长安淡淡地看着她道:“王妃与我说这种话,是不是有些不合身份了?”

    “那你就去向王爷告状吧!”韩静姝也是在气头上,不想和这家伙废话了!

    韩静姝气呼呼地离开,没留意到手中的帕子落了下来。

    君长安迈步自素白的帕子上跨了过去。

    月光下,那方丝帕白得像一捧洁净的雪。

    君长安踅步而回,叹息一声,将丝帕拾了起来。

    ……

    却说燕怀璟的马车驶出靖王府后,迟迟不见君长安追上来,便对车夫道:“不用等了,走快点。”

    “是!”车夫挥动马鞭,将马车的速度提了提。

    忽然间,一道利索的身影掠上马车,躬身进了车厢。

    “王爷。”君长安坐下。

    “怎么那么久才来?”燕怀璟问。

    君长安顿了顿,微思道:“没什么,一点小事耽搁了。”

    君长安是燕怀璟的护卫不假,却不是府里的那些侍卫,燕怀璟与君长安实则因为一场阴差阳错的意外结下了十年之约,这十年中,君长安为燕怀璟所用,保卫燕怀璟的生死,但君长安不是奴才,他可以有自己的生活与秘密,只要这秘密不会伤害到他。

    因此哪怕燕怀璟看出了君长安对自己有所保留,却也没说什么,只深深地看了君长安一眼,便吩咐车夫快马加鞭入宫了。

    少主府最初不叫少主府,而是燕王的皇子府,燕王到了离宫的年龄时已经遭到了先帝的猜忌,先帝能赐给他什么很好的府邸呢?不是那会儿正在做太子的皇帝拦着,先帝都能把府邸给赐到京城外去了。

    而燕怀璟毕竟是皇帝最堪重用的儿子,他得上朝、得帮着处理大量的政事,因此他的皇子府是离皇宫最近的。

    单从距离上来说,燕九朝便不占优势,更别提燕九朝也不赶时间,只慢悠悠地在大街上走,故而燕怀璟还当真比燕九朝早一步入宫。

    皇帝如今在长生殿静养,燕怀璟拿着丹药下了马车后,直奔长生殿而去。

    长生殿守卫森严,当然不仅仅是有他的眼线,也有皇后的。

    “奴才叩见靖王殿下,这么晚了,靖王殿下怎么来了?”一名手执拂尘的太监迎面向燕怀璟行了一礼,这名太监姓苏,是皇后的心腹。

    燕怀璟正色道:“我来给父皇侍疾。”

    苏太监笑了笑:“陛下刚睡了,里头有庆王殿下陪着,靖王殿下不如明日再来吧。”

    庆王是皇后骨肉,皇后既然有了这个特权,自然想方设法地安排庆王在皇帝面前刷存在感,他会在长生殿并不意外,意外的是苏太监竟让靖王改日再来。

    皇帝跟前多个侍疾的难道是坏事吗?

    显然不是。

    这个苏太监是摆明了在阻拦燕怀璟。

    燕怀璟监国,皇后垂帘听政,双方实力分庭抗礼,可要非说分出个高下的话,自然朝堂上燕怀璟更如鱼得水,后宫皇后更只手遮天。

    这也是为何燕怀璟觉得自己的眼线拦不住燕九朝的缘故,不仅燕九朝自己霸道,而且还有皇后的人给燕九朝送方便和撑腰。

    当然了,面子上的功夫皇后仍是要做得漂漂亮亮的,若在以往,苏太监绝不会阻拦燕怀璟,可今非昔比,燕九朝前脚回京,后脚皇后便得了消息,又听说燕九朝出了少主府往皇宫的方向来了,可想而知他是来探望皇帝的。

    至于说燕怀璟,他今日已来向皇帝请过安了,按理说不必再来,之所以还是来了,八成是与燕九朝入宫有关。

    甭管他是来干什么的,皇后都觉得最好不要让他见到皇帝,一切等自己与燕九朝商议了之后再做打算。

    皇后盼燕九朝盼了许久了,燕怀璟的势力太可怕了,她的庆王又不争气,燕九朝再不回来她都要斗不过燕怀璟了。

    事实证明,燕九朝是燕九朝,皇后是皇后,燕九朝回不回来,她都斗不过燕怀璟!

    燕怀璟冷冷一哼:“大胆奴才!本王要见父皇还需要你来指手画脚!还不退下,是等着本王将你杖毙吗?!”

    一句杖毙,让苏太监当场愣住了。

    朝堂上的优势足以蔓延到后宫,燕怀璟之所以一直在后宫诸多忍让不过是做出一副迷惑皇后的假象,适当地麻痹皇后,譬如眼下,皇后就是足够放心她在后宫的权势才只留了一个太监在此看守,若是她自己坐镇长生殿,燕怀璟还闯得进去吗?

    当皇后得了消息赶来长生殿时,一切已经太迟了,燕怀璟献药成功了,皇帝果真龙体转安、龙颜大悦!

    “叩见燕世子!”

    皇宫的大门口,燕九朝走下马车来,侍卫们纷纷向他行礼。

    燕九朝面无表情地走过去。

    他入宫向来不用皇帝的口谕与传召,侍卫们恭敬地为他让出道来。

    哪知他走了没几步,便遇上正要出宫的燕怀璟。

    说来是偶遇,但也有点儿像是燕怀璟故意在这里等着他。

    算算日子,他们堂兄弟已将近一整年不曾见到了,燕怀璟还是那个燕怀璟,燕九朝却不再是记忆中的燕九朝了,他的年纪当然不可能再长个儿了,然而也不知是不是燕怀璟的错觉,总感觉这家伙比从前更高大、更英姿挺拔了。

    气色也更好了。

    说起来,他快二十五了,到了预言中的垂死之年,他不该是形同枯槁、黯淡无光吗?怎么强大得反而浑身都在发光似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