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屈

作者:战九九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神级龙卫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特种女兵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萌妻难宠,战少别太冷最新章节!

    安筱筱的话音刚落,几道锐利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宣安歌。

    宣渊博脸色一变,想要开口,却又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说不是宣安歌,那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说是她?怎么可能?

    自己这个女儿,虽然好强了一些,可是怎么可能会做出来这种事儿?再说了,这怎么说也是在部队里面,出来了这种事情。这不是打她爹的脸吗?

    宣渊博心里想要相信宣安歌,可是目光还是不由自主的看了看战冷睿。如果战冷睿都是不一样的脸色,那这件事,恐怕真的没有那么容易了。

    可是,从坐在这里开始,战冷睿的脸上就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甚至就连安筱筱说高台的事情是有人设计的时候,脸色也没有任何的变化。

    只不过那张没有变化的脸,却让人看着更加的害怕。

    安筱筱压根没有理会战冷睿。

    他顾及宣安歌,跟自己没关系。

    “这次的准备大家都很慎重,所以高台出现问题,我就检查了一下,后来发现,高台一个角,被人提前动了手脚,我已经让叶勇瑞去查了,到时候有任何的结果,他会再说的。”

    看安筱筱提到叶勇瑞,宣渊博的脸色更是难看了几分。

    这件事如果真的是宣安歌做的,只怕……

    这个叶勇瑞,是最不好相与的主。如果真的出了事儿,那绝对会一点一点儿的严格查下去的,到时候……

    “对,好好的查,这件事一定要给我查清楚,我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竟然在这里给我弄虚作假,弄出来这种事情,今天幸好是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如果当时摔下来的时候冷睿没有刚好在旁边,到时候谁来负责的?怎么,让别人知道我们的部队,我们的军人竟然连一个人都保护不好吗?冷睿,这里是你的地方,这件事,我明天下午之前要得到一个答案,你看着处理吧。”

    那个人的脸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说话的声音也更加的气势了几分,看上去,竟像是真的在生气一样。

    安筱筱拧了拧眉。

    这事儿,怎么就轮到战冷睿的头上了?

    不行,不能让战冷睿来处理,如果他要是包庇了宣安歌怎么行。

    “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案的。”安筱筱正要开口,战冷睿却已经先一步答应了下来,“这件事情不论是谁做的,我都是秉公办理。”

    安筱筱莫名有点儿心虚,战冷睿这后半句话是说给自己听得?

    “出事儿的是我,你去处理,会不会说你包庇我。”安筱筱勾唇,笑的没心没肺的。只有战冷睿,将她眸子里的算计和戏谑看的一清二楚。

    “这一点儿我们还是很相信冷睿的。你不用担心,哈哈哈!”听了安筱筱的话,袁博超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突然笑了起来。

    安筱筱连忙陪着笑。“我这么好看,难免不会为色所迷嘛。”

    “为色所迷也好,反正这事儿啊,是铁定要调查清楚的。”战旗也跟着附和。

    见几个人都开口了,安筱筱便不再多开口,她就不相信,连最上头那个都开口了,战冷睿还敢包庇宣安歌不成。

    吃了饭,大家也都散开了,战冷睿和战旗送那个人离开了,安筱筱留下来最后安排一下。

    同样和安筱筱一样留下来得,还是一脸恨意的宣安歌。

    “宣小姐这是怎么了?您和袁首长那么好,这会儿不出去送送?”

    “袁首长刚刚都开口让安小姐送了,安小姐不一样没有动吗?”宣安歌脸色不善。

    安筱筱才没有那么多功夫理会她。“我这不是外人吗?宣小姐既然喜欢在这儿,那我就不奉陪了,我还有事儿,再见。哦,好像应该是没办法再见了。那就不见好了。”

    “安筱筱!”

    所有的修养和内涵在这一刻消失殆尽。

    宣安歌猛的拍了一下桌子,站起来,双颊通红的看着安筱筱,“我告诉你,你别太得意,我爸是宣渊博,我和冷睿是一起长大的,袁首长是最喜欢我的,就算他们知道了那件事是我做的,也不会有人把我怎么样的,反而是你,你不觉得你太显眼了吗?太出风头,是要遭罪的。”

    “遭罪?好啊,我就等着遭罪呢,反正受不住的话,不是还有我老公给我扛着呢?”安筱筱笑的开心,风情万种的走到宣安歌的面前,“战冷睿接住我,你是不是特别恨,是不是那一刻,连他也恨着了,如果没有我的话,就没有人抢你的风头了。”

    安筱筱吐气如丝,目光迷离,双眸魅惑。

    别说是男人,就连此刻的宣安歌都有种快要被迷惑的感觉。

    收敛住心神,宣安歌直接将安筱筱推开。“抢风头?那我倒是看看,最后到底是谁输谁赢。”

    说罢,宣安歌转身就要冲出去,却不想刚推开门,整个人待在了原地。

    战冷睿,战旗,宣渊博,去而复返的袁博超。

    所有人都在门口,都看到,也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

    宣安歌满脸慌乱,胡乱的摇头,“不……不是我……是她……是她故意的……”

    战冷睿拧眉,对着伸手摆了摆手。“先把她带回自己的房间冷静一下吧!”

    安筱筱稳住自己得身形。

    还真是够体贴的,一般这个时候不都是关小黑屋的?看来果然是区别对待的。

    看到安筱筱脸上的不屑和不高兴,战冷睿的眸子更加幽深了几分,却没有开口。

    宣安歌还在求饶,可是,除了觉得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竟然变成了这个狠毒的样子的痛心。三个人竟做不出来其他的感想。

    宣渊博看了看安筱筱,眸中带着几分怒意。

    “安小姐这是早就知道是安歌动的手脚?”

    战冷睿脸色一变,看向宣渊博的目光瞬间冷冽了几分。

    这是在兴师问罪?

    战冷睿正要开口,安筱筱已经来到了宣渊博的面前,带着一脸的埋怨。“宣首长这是什么意思?您心疼女儿,我也心疼我自己啊,我要是早就知道,还会在最后爬上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