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机构

作者:战九九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神级龙卫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特种女兵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萌妻难宠,战少别太冷最新章节!

    黎塘眸子里充满憎恨。

    他是想要钱,疯了一样的想要钱,甚至为了钱,可以什么都不顾。

    可是,他也比这些人干净!

    “离开部队之后,我们的生活就完全变了一个模样,微薄的薪水,沉重的负担,面对的生活压力,比在子弹前面打架还要恐怖。”黎塘没动,可是,就这样看着战冷睿和安筱筱,比动了还要恐怖。

    “我的家人生了病,我不过是想要救人而已。你告诉我,我是做什么,能够负担得起一天三百美金的医疗费用。还是你觉得,我这样的人,能够筹多少钱?”

    在黎塘这样的质问下,安筱筱突然觉得自己像极了罪人一样。

    她甚至在想,刚刚她在用那样一笔财富开口对巴尔克炫耀说战冷睿根本不在意地给自己拿来玩儿的时候,黎塘的心里是一种什么样的想法。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安筱筱突然在黎塘的身上第一次看到了这句话的真实意义。

    她讨厌黎塘,也憎恨黎塘。那是因为他害得小老头在鬼门关前面走了一圈,差点儿回不来。

    可是,她又觉得自己好像没有那个资格怪罪黎塘什么。

    黎塘只不过是对不起天下人,而是独独对那一个人好而已。

    一天三百美金的医疗费吗?

    安筱筱想,自己是明白那是什么感觉的。

    当初自己离开安家决定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也是只有五千块钱。

    五千块钱,还不够买安筱筱现在的任何一件衣服。

    可是对那时候的安筱筱来说就是全部财产了。

    心里,突然多出了几分怜悯和后悔。

    黎塘这样的,也许还有很多,都是一群被生活逼迫的人。

    “黎塘,我不能原谅你,哪怕知道你是为了救人。”安筱筱开口,目光坚定。

    黎塘冷笑一声,“原谅?你在开玩笑吗?你知不知道我现在相当于什么,危险分子,被带回去之后指不定会发生什么呢?”

    想着,黎塘又觉得有几分安慰。

    幸好,她现在已经平安无事了。

    本来想着把这一单做了之后就带着钱离开,过他们两个的小日子,可是现在看来,欠的终究是要还的。

    只是不知道她是不是还在等着自己回去。这一次,只怕要让她失望了!

    看到黎塘眸子里的那一抹悲伤和庆幸,安筱筱只觉得心里更加难受了几分。

    轻轻叹息一声,摇摇头。

    “你伤害了别人,所以必须要接受惩罚,可是,你家里人,我会帮你照顾。还有,你说的我是明白的。有的人是出生就有钱,可是,也不是每个人都是那样的。都是同样拿过几百块钱的工资的,我明白你的难受,我为刚刚我说的话向你道歉。”

    黎塘震惊地看着安筱筱,没想到她竟然会……

    然后,又冷笑一声。

    “你在开玩笑吗?几百块钱的工资,我们可比不上筱筱小姐,您现在不管是在哪儿报上名字都能够让人肃然起敬。我们……”

    “你不用这样嘲讽我。”安筱筱脸色突然冰冷起来,“我告诉你,你如果只是为了你的妻子做这种事情,那还可以原谅,可是我告诉你,你如果只是仇富,那你就错了。谁的财富,都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得来的,如果没有努力,就算是金山银山也是坐吃山空。”

    也许真的是穷人更穷,富人更富,可是老天是公平的。只要努力,没有什么事做不到的。

    黎塘不再说话,不知道是被安筱筱被打动了,还是因为觉得自己说什么都无所谓了。

    战冷睿就站在安筱筱的旁边,听着两个人的对话。

    战冷睿什么也没有说,可是,在另外一旁的林木森却目光复杂。

    战冷睿摆了摆手,让林木森先带着黎塘离开。

    林木森带着两个人,将黎塘带离了现场。

    离开房间之后,走在前面的林木森却停了下来,转头看向黎塘。

    “你是不是觉得那个叫做战冷睿的男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没有吃过一点苦的?”

    黎塘虽然不明白林木森为什么对自己这样开口,可是却冷笑一声没有说话,他问的这个,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

    战冷睿那样的家世,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明白穷是什么感觉?

    “先生在进入大学之后之后,战家没有提供过一分钱。而且还要先生定期向家里给钱。这是战家每个男孩子都必须要做的。先生曾经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有一次一年没回家,回到家第一件事,是将那一年的亏空补上!你现在还觉得,先生比起来你很幸运吗?幸运不是说出来的,而是,努力出来的。”

    战家的财富,不是长辈们创造的,而是晚辈们上交的。

    这是战家,一直以来的传统,也是战家每个人都能够成才的关键。

    不努力,什么也不会得到。

    黎塘愣住,可是林木森却已经转过身去。

    想想刚刚站在一边一个字没有说的战冷睿,黎塘的心里只觉得一阵阵异样的冲动,几乎将自己掩埋。

    是他错了吗?

    黎塘是被战冷睿带走的,可是,巴尔克因为身份不一样,就只能被缅甸的人带走。只不过想要绑架战冷睿和安筱筱,这个罪名,也已经不轻了。

    毕竟,说得轻一些,不过是威胁安筱筱和战冷睿一下,说的重一些,那就变成了,有可能会影响到两个国家的事情。

    毕竟战冷睿的身份还在那里。

    缅甸政府自然不敢懈怠!

    回去之后,安筱筱一直闷闷不乐的,想着黎塘的话。

    每个人,也许都有自己的原因,只不过,他们表达出来的不同,所以做法可能就会有失偏颇,误入歧途。

    战冷睿看着安筱筱的样子,知道她是在别扭,可是,他却帮不上什么忙。

    这个问题,必须安筱筱自己想明白。

    下午去见了一下劳伦斯,晚上回来,战冷睿没想到竟然看到了一脸笑容的安筱筱。

    “战冷睿,我决定了,矿山你既然决定送给我了,那我就用矿山的收益,举办一个世界型的慈善机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