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黄帝内经

作者:冯欠欠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乘龙佳婿最强特种兵王农门悍女:山里汉子宠上天国色医妃重生之老子是皇帝白发皇妃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帝国的晨辉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重生之宠妾要上天最新章节!

    苏柔儿垂头丧气的拿着这本黄帝内经回了青玉苑,先是没有做别的,而是让丫鬟伺候着将外裙脱了,只往床上一趟,就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

    这三天,她是卯足劲背那几百个药材的药性,就差不眠不休了,眼下却只得了一本黄帝内经,苏柔儿也只觉得无趣,索性好好的睡一觉才好。

    苏柔儿这一觉也是睡的极为香甜,再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

    苏柔儿虽然醒来了,意识却依旧昏昏沉沉的,倒又眯了一会。

    苏柔儿这一觉直直从午后睡到晚间,眼见着还没有醒来的样子,伺候的下人们就有些着急了。

    这般嗜睡也着实让人看着奇怪,而且这午后的饭我没用,万一身子什么好歹,那她们这些下人就死不足惜了。

    苏柔儿只睡了一会,觉得身上有东西在蠕动,下意识的惊了惊,倒是立马清醒了。

    苏柔儿再看,原来是轩儿在她身上乱爬,从一边翻身到另外一边,倒是玩的开心。

    再看茴香和穗儿在床边站着,看着自己一脸的担忧,倒是让苏柔儿有些不知所以,下意识的摸了摸脸上,也并未发现什么异常。

    “主子,您一天都没有用饭了。”这话是从穗儿嘴巴里说出来的,倒是有几分可爱。

    苏柔儿眼下醒了,也没有睡意了,只是将床尾的轩儿拉到自己怀里,好一通的蹂躏,这才感觉到了些饿了。

    “你们摆饭吧。”苏柔儿吩咐了一嘴,便将轩儿递给了茴香。

    茴香刚好带着轩儿下去,也将摆饭的消息传了下去。

    穗儿是带着几个小丫头,伺候着苏柔儿更衣。

    别的倒没什么,就是苏柔儿身上的外袍皱了,又重新换了一件衣服,这一来二去的,外间的饭也摆好了。

    苏柔儿一出去就看见了一桌子饭菜,轩儿与茴香站着,只是等着她了。

    苏柔儿到了桌子边,只往凳子上一坐,便开口了:“用饭吧。”

    苏柔儿动了一筷子肉,只吃着没味道,却是看着晋王一直坐的位置,此事空荡荡的,让苏柔儿有些怅然。

    她已经好几日没有见到晋王了,也不知道晋王此刻在忙什么,这般顾不上她这里。

    苏柔儿叹了一口气,却是没有胃口继续吃下去了。

    她或许是被晋王宠坏了,只几天没有见晋王,就这般想念了。

    所以,这一顿饭苏柔儿只顾着想别的了,倒是没有好好吃几口。

    倒是一旁的轩儿吃的极香,茴香见苏柔儿今天没有说轩儿减肥的话,也是可劲的喂轩儿,直到轩儿吃的腮帮子鼓鼓的。

    苏柔儿自然也是多看了一眼,却没有说什么了,那天她不让茴香喂轩儿,那幽怨的眼神,苏柔儿眼下也是感受了好几天的。

    “穗儿,扶着我去休息,我乏了。”苏柔儿一开口,穗儿自然是服从的,紧着扶苏柔儿。

    苏柔儿回了里间,却是没有休息的心情了,只是想着那本黄帝内经也必定是极好的医术,便翻出来拜读了。

    “穗儿,你将房间内的灯挑亮些。”这会房间内自然是有好几根烛火,但是看书当真有

    些暗了。

    苏柔儿斜躺在床上,手里拿着一本黄帝内经,细细的看过去,也是看入神了。

    苏柔儿觉得自己当真是有这样的天赋,看起来黄帝内经里面的内容也是津津有味,倒最后看的都有些享受了。

    只是苏柔儿今天身子有些懒惫,所以看着看着就往床榻里面挪,最后整个人都在床上平躺着,拿着黄帝内经的手一歪,便只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

    苏柔儿迷迷糊糊的感觉身边的床榻微微陷进去了些,再没觉得旁的感觉,也就没注意,依旧闭眼睡着。

    苏柔儿第二日醒来的时候,一转头就看到晋王的侧脸,也是一愣。

    她记得……昨晚自己一个人看黄帝内经来着,晋王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不过,这一觉醒来就看见晋王,这种感觉还真是让人有些甜甜的。

    苏柔儿轻轻的挪了身子,脸上尽是傻笑,看着晋王熟睡的模样,伸手碰了碰晋王的脸颊,还没有收回手,手就被人拽住了。

    再看晋王,眼睛已经睁开了,眼中一片清明,哪有刚刚睡醒的样子。

    晋王微微用力,苏柔儿的身子立马就歪了,直直倒在晋王怀里。

    苏柔儿眼下也不挣扎了,只是在晋王胸膛前躺着,静静的窝在晋王怀里,一脸的淡然恬静。

    晋王手下意识的放在苏柔儿头上,扯着苏柔儿的发丝把玩,只是余光看到了床头边上的黄帝内经,眼角一挑,也就顺手拿起来瞧了一眼。

    苏柔儿静躺在晋王的胸怀里,听着晋王翻阅书籍的声音,便也侧头躺在晋王的臂弯里,与晋王一齐看着黄帝内经。

    “这是顾远峥给你的?”晋王不用多想就知道其中缘由了。

    苏柔儿点了点头,“顾谋士说,根基打稳些,才能学起医术不费劲。”

    苏柔儿虽然觉得顾远峥没有悉心教她医术,但是有些事情得慢慢来,若是这点事就跑到晋王面前告状,这也太没有风度了。

    “也是。”晋王自然没有将苏柔儿学医术的事情当做正经事,只是让苏柔儿用来消遣时间的,也没指望她当真能与顾远峥比肩。

    苏柔儿瞅了眼外边的光线,也是不早了,偏着头问晋王,“王爷今日没有别的事吗?”

    “差不多也忙活完了。”晋王又将黄帝内经翻了一页,只觉得生涩无趣的很,便将书放一边了。

    苏柔儿脸上的笑意又深了几分,往晋王怀里又窝了窝,“该起床了……不然人家会笑话的。”

    苏柔儿虽然这样说,但身体很诚实,她也累了几日了,也想睡一次懒觉。

    “呵……”晋王揉了揉苏柔儿懒惫的小脸,也是知道她不愿起身,没来由的就想惯着怀里的小人,“无碍,本王也想眯一会。”

    苏柔儿这下更理直气壮了,拽着晋王一条胳膊直直的傻笑。

    这一眯就眯到了日上三竿,苏柔儿再起床的时候,脸上都有些红了。

    尤其是丫鬟伺候更衣的时候,苏柔儿直觉得脸上臊的厉害,再看晋王那一脸理所应当的模样,真叫苏柔儿觉得自愧不如。

    用了午饭,晋王也不好在青玉苑窝着了,便出府去了。

    苏柔儿自然也不会过问晋王府外的事情,只将晋王规规矩矩的送出去,便开始看自己的书了。

    苏柔儿一连看了黄帝内经一个月,将一本书都翻透彻了,将该记的该背的都吃透彻了,但是有一些怎么都想不明白的,苏柔儿也就暂时放一边,等以后一次性问个清楚。

    这会天气都开始热了,院里的草木都抽芽了,绿茵茵的,也是好看极了。

    苏柔儿眼下也换了一件轻薄的春衣,坐在院子里看书,再看着轩儿与汐儿一起打闹,也是再舒坦不过了。

    “日子要是一直过下去该多好啊……”苏柔儿伸展了下腰肢,也不拘着自己,站起来活络活络。

    一旁的穂儿立马将茶水给苏柔儿端来,让苏柔儿润润喉,“主子,您这一个月都拘着,也该起身走动走动了。”

    “也是。”苏柔儿点了点头,也是觉得应该走动走动了。

    苏柔儿折了一枝绿叶子拿在手里把玩,似乎想起了什么,偏头对穂儿吩咐着,“当时带你进府的人牙子,你眼下还能联系上吗?”

    这都开春了,这青玉苑也应该换一换人了,她才能更放心些。

    “回主子,还是能联系上的。”穂儿眼睛一动,似乎也猜到了七八分,“主子可是想买一些丫头?”

    “这事便由你来操办吧,先买十来个,年纪越小越好。”年纪越小就证明越干净,心思也纯净,用起来放心。

    “是。”穂儿脸上的喜意更深了,这购置丫头的权利她一经手,这体面可不是别人能有的。

    眼下就算是周妈妈也不能轻易说她的,不过主子看起来不太爱用周妈妈,周妈妈眼下在青玉苑只跟摆设一般了。

    苏柔儿这些日子对穂儿也是越来越放心了,自然不用多操心。

    眼下,苏柔儿想的是她手中这本黄帝内经也是看够了,这若是再去找顾远峥,再让他给自己扔一本医术,也着实没意思。

    但是不找顾远峥,苏柔儿眼下也没旁的办法了。

    苏柔儿足足纠结了两日,外院顾远峥的信却递进来来了,让苏柔儿好一会激动。

    “顾谋士当真是这样说的?”苏柔儿眼下还有几分不敢相信,顾远峥竟然要带她出府。

    “奴婢没有听错,是说让主子换一个简便的衣服,去府外见病人。”回话的小丫头将话一字一句的说清,只觉得自己说的够清楚了。

    苏柔儿脸上泛着喜意,也不管别的事了,只让丫鬟给自己梳妆打扮,将头发高高的梳起来,盘了一个圆圆的发髻,是用来戴斗笠用的。

    再叫下人去了一件寒酸的青衣穿着,也是再简单不过了。

    顾远峥此刻在门前候着,身后摆着两辆马车,只是晋王府内最普通的马车了,也没有多高调。脸上依旧是万年不变的温润神色,也不着急,只是静静的等着。

    苏柔儿从正门一出来,就看到了顾远峥,稳了稳神色,往顾远峥方向走。

    顾远峥自然是看到了苏柔儿,一身青衫,头上带着白色的斗笠,也算是极其简单了。

    顾远峥规规矩矩的对着苏柔儿抱拳行礼,身子往后侧了侧,“苏侧妃请上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