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千夏的心上人

作者:尘二二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神级龙卫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特种女兵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一月一千万零花钱最新章节!

    整个东京都震动,一个华夏死士成了五家上宾!

    当然,楚源这个华夏死士不是凭实力当的上宾,他实际上只是一枚棋子,是五家相互钳制的棋子。

    楚源很明白这个道理,哪怕他是老魔陀的徒弟,也只是枚棋子,一旦小野刀的归属问题解决了,他莫说当上宾了,就是当奴仆都没有人要。

    他这个五家上宾是虚的,不过,纵然是虚的也有了名头和地位,足以让楚源在东洋站稳跟脚了。

    他怡然自得,心安理得地接受了各方的邀请,连小野家的邀请也不拒绝,这会儿正在小野家喝酒呢。

    小野家主亲自招待他,一直旁敲侧击地套话—套关于小野刀的话。

    但楚源本身就不了解小野刀,所以任由小野家主怎么套话都没用。

    “小野家主啊,我就是个送货上门的快递员,本来我是要把小野刀送给你的,结果小野北公子不待见我,都要把我吓死了,我只能自保,跟其余家族合作……”楚源醉醺醺地笑,有意无意地说起了心里话。

    小野家主一僵,脸色极其尴尬。

    小野北跟楚源在古斯塔酒店的事族内已经知晓了,如果不是小野北非要找死士跟楚源单挑,事情恐怕不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

    现在好了,小野刀进了剑藏协会,小野家束手无措,而小野北少爷都不肯露面,现在还在屋子里窝着呢。

    “去叫小野北过来,上宾来了,如何能不敬酒?”小野家主当即拍桌,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他当然只是做做样子的,要楚源消气。

    楚源笑而不语,继续喝酒。

    不多时,小野北来了。

    他一脸铁青,手指头还在抖,可见多么愤怒。

    楚源来当上宾就算了,还非要叫自己敬酒?这是何等的侮辱?

    “小野北,帥碧先生特来作客,你在屋里躲着干什么?”小野家主呵斥,威严满满。

    “身体有些不适,帥碧先生见谅。”小野北嘶哑道,上前来坐下,开始给楚源敬酒了。

    楚源心里啧了两声,脸上倒是客气:“无妨无妨,小野君,这么多公子里面,我觉得你是最有帝皇之相的,我敬你一杯。”

    这话说得小野北舒服了一些,他还以为楚源要借机羞辱他呢,没想到是夸奖。

    两人都喝了一杯,楚源继续道:“哎,其实我就是来取一百亿的,但是宫本明藏他们……哎。”

    楚源看起来有些醉了,还打了几个酒嗝。

    小野北和小野家主心头一动,两人都对视了一样。

    “帥碧先生,你若直接将小野刀给我们,莫说一百亿了,一千亿都不是问题,你怎么就非要捐给剑藏协会呢?”小野北温柔了,主动给楚源斟酒。

    楚源摇头不语,不敢说。

    小野北再敬他一杯:“帥碧先生,你是我小野家上宾,我们是自己人!”

    楚源一饮而尽,吐了口酒气,终于说了:“在古斯塔酒店那天,我本想把小野刀交给你就跑路的,但宫本明藏他们找到我,说可以帮我,他们告诉我剑藏协会的规则,我可以利用。”

    “果然是他们,可恶!”小野北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吓得楚源往后一缩:“你干嘛?”

    “哈哈,帥碧先生莫慌,我们是自己人。”小野北眼见楚源如此“胆怯”不由舒服了,再次给楚源敬酒。

    楚源唉声叹气地挠了挠头:“我也是没办法啊,他们要对付小野家,联手逼我把小野刀捐给剑藏协会……嗝……”

    楚源一歪头,倒下睡了。

    “帥碧先生?”小野北推了推楚源,脸色泛冷。

    小野家主也一脸阴沉:“看来四大剑派已经联手了,我们得做好准备。”

    “我早就觉得他们有异心了,就算没有小野刀的事,他们也迟早会对付我们。”小野北又拍桌,“我倒要看看,四大剑派如何对付我小野家!”

    杀气弥漫,这一晚,小野家的重心转移到了四大剑派身上去,没有过多关注楚源了。

    楚源懵懂无辜,他都不记得自己昨晚说了什么,翌日天明就由小野家派人送回了北海道。

    到了北海道,气温骤降,冬末的寒风依然冷冽,千夏的道场覆盖在厚厚的积雪中。

    楚源热情地跟司机告别,一转身却收起了笑脸,懒洋洋地回道场去了。

    一到门口,小林桑的声音就传来:“哎呀,帥碧先生,你回来啦?”

    “是啊小林桑,你打算出门吗?”楚源笑问,看见小林桑穿起了正装,打着一把雨伞往外走呢。

    “嗯,去城里买点衣服。”小林桑迷之害羞。

    楚源一愣:“给千夏买衣服?”

    “不是啦,是给我自己买,我要……跟项飞哥哥见面了。”小林桑扭扭捏捏,皱巴巴的脸变得通红。

    楚源差点没喷了,这尼玛网恋奔现了?

    “恭喜恭喜……他什么时候来?”楚源忍住笑,小林桑撩白发:“两天后哦,他要带我去滑雪呢,真浪漫。”

    楚源快要忍不住了,赶紧摆手:“祝你幸福啊,我先进去了。”

    楚源小跑进去,小林桑则叫来了司机,带她去城里买衣服了。

    道场里一如既往的安静,楚源插着手绕到后院去,听到了虎虎生风的挥剑声。

    探头一看,那棵樱花树下,柳生千夏手持木剑正在练剑。

    她穿着练功服,一脸冷漠,肌肤比雪还要白几分,端是英姿飒爽,令人动容。

    “哟,千夏酱,你也太美了吧?”楚源走过去,毫不掩饰自己的赞美。

    千夏一言不发,木剑对准楚源:“说,你到底是谁!”

    “怎么又问这个问题?我是死士啊。”楚源摊手,坐在了屋檐下,旁边有个火炉。

    “死士?死士有你这么厉害的吗?连我柳生门都奉你为上宾了,你究竟有什么目的?”柳生千夏可不是好忽悠的,她昨晚想了一宿,总感觉楚源很可怕。

    这家伙绝非普通人!

    楚源好笑:“千夏小姐就是这样对待上宾的吗?快收起剑,来给本上宾捏捏腿。”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千夏又要发飙了,一跟楚源讲话就要发飙。

    楚源想了想道:“我可以告诉你,不过你要保密。”

    千夏眼睛一亮,立刻点头:“我一定保密!”

    “你也知道我是老魔陀的徒弟了,我师父曾经遭到楚未杨的迫害,你知道楚未杨吧?”楚源说得正儿八经,还挺像那么一回事。

    千夏眉头一皱,她自然知道楚未杨,正是楚未杨害得楚源逃往国外的。

    想到楚源,千夏心里有些低落,语气也肃然了:“你师父派你来东洋做什么?”

    “我师父想报仇,但楚未杨实在太强大了,他先让我出来打探一下楚未杨的消息。我本意是用小野刀跟小野家交好的,希望小野家帮我师父一把,没想到变成了这个样子。”楚源摊手,说得半真半假。

    千夏终于明白了,原来一切都是老魔陀在指使。

    自己都被耍了一道,一天天的快被帥碧死士气死了。

    “你为什么告诉我,不怕我泄露?”千夏坐下,注视着楚源。

    楚源嘴角一歪,你们女人真奇怪,明明是你自己非要知道的,知道了又反过来说这种话。

    “因为爱情。”楚源含情脉脉地看着千夏,开始皮了。

    千夏啊了一声,连忙往后挪了挪,神色惊疑不定。

    “你什么意思啊?又要耍我?”千夏有点恼,总感觉帥碧死士在耍她。

    “如果不是爱情,我怎么会暴露我师父的机密呢?”楚源信誓旦旦,要多深情就有多深情。

    千夏秀眉紧蹙,然后转过身去:“我心里有人了,希望你不要再说这种话了。”

    “你心里有谁?”楚源凑过去,千夏赶紧走:“与你无关,注意你的言行举止。”

    楚源暗笑,抱着后脑勺躺下:“好吧,那你帮我调查一下楚未杨吧,我师父一定会感激你的。”

    千夏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她只是心情低落地走了,也不知道想到了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