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 远洋船二

作者:金鸡纳霜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神级龙卫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特种女兵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天路最新章节!

    三人来到客轮二楼餐厅旁边的咖啡室,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要了三杯蓝山咖啡。

    “罗主任,你是怎么知道我在吉龙坡的?”蒙锡轩打开了话题。

    “这个问题我不能答复你,因为我也不知道,我只是照图索骥而已。”罗子良说。

    “呵呵,我明白,涉及到保密的事情吧?”蒙锡轩和官员打交道的次数比较多,知道他们的政治纪律。

    “还是说说你吧,我接手了你的案子以后,一直想不明白一件事情,你是怎么做大做强的?”罗子良问。

    “做商人,尤其是做大商人,首先要学会投资。投资可是门大学问呀,虽然我没有读过几年书,但我在商场上摸爬滚打几年,吃了不少暗亏以后,终于明白了一个大道理……”蒙锡轩知道罗子良对他没有威协以后,就敞开了心菲,再说,旅途漫漫,得聊天打发时间。

    “什么大道理?”罗子良很配合地问。

    “懂得经营人脉关系!而经营人脉关系最关键的一个就是‘舍得’。中国的汉字真是博大精深啊,一个舍得全概括了,有舍才有得嘛。”蒙锡轩说得口沫横飞。

    “说具体点,不要太理论化。你看莲娜小姐都茫然不解,听不明白呢。”罗子良说。

    甘莲娜两只手掌叠在一起,支着下巴,正好奇地听他们谈话,听了罗子良的话以后,连连点头:“是呀,老蒙,你说的意思我理解不了。”

    “呵呵,那我就说具体点。”蒙锡轩笑了下,又喝了一口咖啡,才说,“我做房地产,已经好些年了,但做这么大,也就是这几年的事情。大概是五年前吧,我认识了西州市委的程书记,哦,那时候他只是市政府的一名副市长。我当时就发现他这个人特聪明,而且官声很好,觉得他大有前途,就主动接近他……”

    蒙锡轩口中的程书记叫程致远,现在是省城西州市委书记,还是省委常委呢,罗子良听到涉及到这么一个大人物,大吃一惊,但表面不动声色,端起杯子慢慢品着咖啡。

    “一个政府大官,能看得上你一个小商人吗?会和你成为好朋友吗?”甘莲娜问,她听得进去了。

    “问题就在这里,他当时只是一个有职无权的副市长,那些老板们没有人看好他,只有我常常请他吃饭。他家里父母生病了,我开车送进医院治疗,细心照顾,比对我爸妈还亲……他也问过我这个问题呢,说我结交他没什么好处呢。我就说,每个人都需要朋友,商人也不例外。”蒙锡轩笑道。

    “就这么简单?”甘莲娜不禁瞪大了眼睛。

    “那可不,你是一个女孩子,就应该知道和女孩子找男人的道理是一样一样的。”蒙锡轩说。

    “这又跟找对象有什么关系呀?”甘莲娜眼睛眨呀眨的。

    “女孩子找对象有一个显著的特点,那就是和穷人谈钱,和富人谈感情。找个农村的对象,就得要十万八万的彩礼,要有房,有车,管他是借的还是贷款来的,先把财物抓在自己的心掌心,以后的生活才有保障,心里才踏实。

    “而和富人处对象,就不能谈钱了,得谈感情。因为他有钱呀,你一谈钱,他就对你产生反感,就会对你避而远之。只要紧紧抓住这个人,那什么都用了。所以,你去采访富人的对象看看,根本没有哪一个会说是因为喜欢钱才和他在一起,是缘分,是爱情,让我们相识相守的……”蒙锡轩说得很认真。

    “咯咯咯……你说的真有意思!”甘莲娜咯咯娇笑了起来。

    罗子良沉思了起来。一个商人,把生活中的道理说得这么深入浅出,富有哲理,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聪明人。但这样的聪明人却不肯走正道,对社会的危险性往往也是很大的。

    “我对待程书记也是一样,他呢是个平民子弟,在当时,除了一点不怎么管用的权力,可说是一无所有。我和他交朋友,当然不能谈权力,得谈感情,我得让他相信,我和他交往是纯净的友谊,我和他是不可多得的好朋友。”蒙锡轩接着说。

    “然后他就相信了吗?”甘莲娜怔怔地问。

    罗子良突然发现,这个甘莲娜上了这艘客轮真是帮了他大忙了。有些问题,他不好问,如果是他问,那个蒙锡轩会起戒心,反而达不到好的效果。

    “当然了。那时他只是个副市长,权力不大,知道我无求于他,所以也就放心地和我交往,一来二去,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了。但我看中了他的潜力,看中了他的前途不可限量。果不其然,一年以后,他出乎意外的当选了西州市的市长,大权在握。”蒙锡轩得意地说。

    一个没读过几天书的商人能有这样的心机和城府,让罗子良都感到很意外。

    “然后你就从他那里得到好处了吗?”甘莲娜的语气已经有佩服的成份。

    “不,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的狐狸尾巴不是露出来了吗?”看到漂亮女孩子羡慕的表情,任何男人都会心情很好,蒙锡轩这个老男人也不例外。

    “说呀,说下去。”甘莲娜迫不及待地说。

    “其实嘛,也很简单,当别人知道我和程市长、现在的程书记的关系非同一般以后,做什么事情就顺风顺水了。大家都会看脸色,看风向的嘛。”蒙锡轩笑道。

    “蒙总啊蒙总,你说来说去,还是以大道理为主,这些东西,我能明白,但莲娜小姐一直生活在吉龙坡,可能还是听得似是而非,云里雾里,你还是具体说一说,你是怎么空手套白狼,怎么撬得动十几个亿的房产项目的吧?”罗子良随意地说。

    “罗主任,你是在套我的话吗?”蒙锡轩有了警惕之心。

    “呵呵,蒙总,我就是套出你的话来有什么用?在这条船上,我还能把你怎么样?再说了,你的事情已经是明摆着的了,不管你说不说,你已经回不去了。现在我们是在聊天,莲娜小姐好奇,就当是说故事吧。如果你对我不放心,不说也罢。”罗子良故意摇了摇头,低头喝咖啡,不再说话。

    “哼,老蒙真是小气!”甘莲娜很不满。

    “说就说,这有什么不能说的。”蒙锡轩沉默了一会,终于开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