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怒,饿她两天!

作者:亦辰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神级龙卫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特种女兵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权少,一吻成瘾最新章节!

    “你别走!”安以夏立马喊出声。

    湛胤钒挺阔身躯背对她,“还有事?”

    “……你不答应?”安以夏轻声问。

    湛胤钒缓缓转身,目光落在她的脸上:“你的要求我能满足,然而你的筹码呢?也一并说来听听。”

    安以夏脸上表情慢慢凝固,她的筹码?

    终究提出了疑问:“不是你想我离开江城吗?”

    湛胤钒唇际笑意无奈:“我哪句话让你产生了这样的误会?”

    安以夏眼珠子转动,是她误会了?

    “那你,为什么半夜跑来跟我说那些话?还让我赶紧离开,你难道不就是想让我消失在江城?”

    “怎么说?”湛胤钒正面看她,好整以暇的等着她的话。

    安以夏皱眉:“你妹妹和陆岩峰马上就要结婚了,你怕我再去找陆少,不想让你妹妹伤心,所以让我离开江城,难道你不是这样想的?”

    “嗯,准确,还有呢?把想到的都说说。”湛胤钒竟被她的话逗笑了。

    安以夏看见他脸上难看的笑容,暗暗咬牙,有什么好笑的?

    “还有就是,你对我有想法,你并不想我被你舅舅谋害,你其实想帮我。所以,让我离开。行啊,我答应离开,但是我刚说的两个条件,你也得答应我。”安以夏拉着小脸子认真与他谈判。

    湛胤钒面色虽无甚波动,但心肝儿都颤了,给乐的。

    “行,你的条件我答应。”湛胤钒淡淡应声:“你要多少?”

    安以夏眼神狐疑,这么好说话?

    “我……我也不知道。”

    她埋头,心里快速打着小算盘,她要多少合适啊?多了怕他一口回拒,少了的话错过这个机会就再难有了。

    湛胤钒看她一张因纠结而犯愁的小脸,实在好看,又下意识朝她走近了两步,立在床尾。

    “还没想好条件,就跟我谈判,你不知道这样会很容易失去这次机会?”湛胤钒淡淡道。

    安以夏眼神茫然的望着他:“啊?那我是新手啊……要、要三十万行不行?”

    “三十万,加上你户头的十万,四十万你拿来做什么?”湛胤钒问:“你父亲那边不用你出,你打算拿着四十万去过余生?”

    “……太多了吗?”安以夏轻声问。

    她不知道应该要多少合适,她实际上也没多少生活经验:“我毕竟要离开从小生长的城市,去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一穷二白那你还不如别救我,让我死个痛快。”

    “哼。”湛胤钒轻哼从鼻端喷出,“你倒是爽快。”

    安以夏撇嘴,咬唇,片刻后再道:“你如果觉得多了的话,那就二十五万咯。”

    湛胤钒提了口气,“行,打算拿了钱后,还跟我这个金主联系吗?”

    “什么金主?又不是买卖关系。”安以夏咬牙:“你不能乱说话,让人再误会我们之间的关系。”

    “我们之间关系可不单纯。”湛胤钒语气凉凉:“你的清白身子给了我,怎么,还不能让我说句实话?”

    “你……”

    安以夏胸墙瞬间燃烧起团团怒火,“你怎么这样呢?你不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吗?你这样做,不怕别人轻看吗?”

    湛胤钒眼里带笑,“谁敢?”

    安以夏话结,还真是没人敢。

    “那你也不能乱说话,是你强迫我!湛胤钒,你就是欺负我没有爸爸撑腰,你才敢这样 ,如果我爸爸在,我一定告你,我一定告你的!”安以夏嘴角抽了抽,泪光闪闪。

    “所以,想好没有,父亲安顿好了,你也拿了钱,是不是打算直接找个小白脸嫁了?”湛胤钒问。

    安以夏皱眉,“你……”她深吸气:“我不知道会不会找人嫁了,但是你应该不愿意我再跟你联系吧?”

    湛胤钒点头,“也就是说,你拿了我的钱,用了我的医疗资源,随后销声匿迹,我这边就跟抓了把空气一样,是这样吗?”

    安以夏嘴角抽抽,“难道你还想联系吗?我可不想。”

    “我这么有钱,三四十万也不多,你钱花完了,找谁拿?”湛胤钒再问。

    “那不管你的事了,如果我真安顿好了离开江城,你对我所做的事,我……可以不再怪你。”

    “所以,钱能买到你的一切,包括你的身体。”湛胤钒目光冰冷,语气也如他声音一般:“你以前装得那么贞洁烈女,不过就是因为对方的钱没给够,是不是?给你的条件没达到你心里的预期。”

    安以夏眉头扣得紧紧的,非常难看。

    “如果此刻站在这里答应你这些条件的男人,不是我,是别人,你也会接受,是不是?”湛胤钒冷声质问。

    安以夏抬眼,看向他的目光怯怯的。

    “是。”

    难道他以为她还有的选吗?

    湛胤钒脸色难看之极,语气冰冷:“你跟所有女人一样,庸俗至极。”

    湛胤钒离开房间,安以夏一愣,急了:“你还没答应我的条件。”

    走出房间的湛胤钒脸色阴沉可怕,一直守在厅里的六嫂不知所措,见人出来,忙上前问:“大少爷用过饭没有?吃两口热饭再走吧。”

    湛胤钒本来准备就走,但六嫂这到跟前了,怒甩一句:“吃什么吃,饿她两天!”

    六嫂一脸茫然的看着湛胤钒拂袖而去,原地愣了良久,她总不好真饿安以夏两天吧?

    可大少爷的话,是从来没有儿戏的。

    六嫂湛总门边看安以夏,小声问:“安小姐要躺下了吗?要不要方便?”

    安以夏盯着六嫂,不做声,小脸通红通红。

    六嫂看着安以夏,忽然间眼神柔和,笑眯了眼。觉得这姑娘生得是真好看,特别的好看,生气也是可爱的。

    “安小姐,刚大少爷的话,你听见了啊,说要饿你两天,我听着像开玩笑的气话,但是大少爷的吩咐我必须得听啊。”

    安以夏缓缓转头,什么意思?提前通知?

    “你不给我吃饭?”安以夏问。

    六嫂又笑:“大少爷说,要饿你两天,得等他收回这话才成。”

    安以夏拧眉,“他说说而已吧?”

    六嫂认可的点头:“我也觉得是说说而已。”

    安以夏闻言,松了口气。

    这茬儿在安以夏这里就过了,但到了晚上,六嫂还真没给她送来食物,这给安以夏气得……

    “安小姐,这有热水,放在这了,有什么事叫我。”湛胤钒道。

    安以夏扭头看六嫂:“我听见做菜的声音,饭菜还没好吗?”

    六嫂又笑,“大少爷说饿你两天呢,这才第一顿,安小姐,对不住了,我猜测大少爷是开玩笑的,可就算是玩笑话我也不能不照做,请你理解。”

    安以夏眼神瞬间就直了,傻眼的看着六嫂。

    “六嫂,你不告诉他也可以啊,真要饿着我吗?”安以夏话落,再小声低估:“我身上还有伤呢,我得赶紧养好伤离开这里,你们家大少爷说这里我住不起,让我赶紧走。可你不给我吃东西,我伤怎么能好啊?”

    六嫂笑得实在和蔼可亲,就跟亲妈一般:“那要不安小姐给大少爷去个电话说说?我猜大少爷说的就是玩笑话,可没大少爷发话,再是不作数的玩笑话,我也不能不听。”

    “六嫂,你任性看我一个病人饿着呀?”安以夏又问。

    六嫂立场坚定:“安小姐,我只是个老妈子,得听主人家发话做事,我哪能自作主张呢?”

    安以夏赌气的躺着,水也不喝。

    六嫂带着笑意出了房间,入夜时分,安以夏晕沉沉的睡着,隐约感觉到有人进卧室,猜测可能是六嫂。她还在赌气,所以也没有出声。仅有一点印象,再后来就没有任何记忆。

    浮沉一夜,外面天光大亮。

    安以夏撑过中午,实在撑不住了,唤来六嫂。

    “我要跟湛胤钒通话。”

    六嫂嘴角窃喜,忙拨通了湛胤钒的电话,随后将电话交给安以夏:“大少爷在听。”

    安以夏苦拉着脸,说话都没了力气:“湛胤钒,你是不是想谋杀我?”

    “怎么说?”湛胤钒淡淡出声。

    安以夏苦拉着脸哼声:“你想饿死我。”

    “知道自己错在哪了吗?”湛胤钒冷声问。

    安以夏立马竖起耳朵来,下意识反问:“我哪错了?”

    她躺在床上都不能动弹,做什么能惹到他?

    “想吃饭?”湛胤钒问。

    安以夏应了声,湛胤钒再道:“道歉。”

    “……对不起。”虽然很没原则,但她是真……饿。

    湛胤钒嗤之以鼻:“没骨气!”

    “你不就要看我没骨气的样子吗?抓着机会讽刺我,就是湛总您老人家的乐趣是不是?”安以夏语气弱弱的哼哼,都头晕眼花了,哪里还有力气跟人去周旋?

    湛胤钒没理她,只说:“让六嫂听电话。”

    安以夏将手机递给六嫂,六嫂接过电话后连连点头,随后结束了通话。

    安以夏一直看着六嫂,见她脸上又露出“慈母般”的微笑,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皱巴着眉头等六嫂说话。

    “安小姐,我这就给你做饭菜去,你再忍一会儿。”六嫂笑道。

    安以夏差点老泪纵横,没想到自己的意志力如此薄弱,为了能吃上饭这么容易屈服。这个残酷的现实有点扎心,也难怪湛胤钒会瞧不起。

    晕乎乎的脑子闪现无数想法,最终摇头:不想了不想了,吃饱再想。

    六嫂动作向来干脆爽利,很快三个小菜加一个热汤就放在安以夏面前,她这段时间用餐都驾着小桌板在床上完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