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失手的悍匪

作者:岐峰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书剑长安九炼归仙凡人修仙传神兵奶爸小说章节目录天下第九拜师九叔不朽凡人面具下的神秘爱妻龙乐乐端木爵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江湖枭雄最新章节!

    长兴街上,张晓龙驾驶着长安奔奔,一个利落的甩尾,直接把车漂移到了人民路上,同时霍恩阳也掏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后门,速度!”

    咖啡馆前。

    “呼啦啦!”

    随着霍恩阳拨通一个电话,两台面包车的车门被同时推开,随后十多个穿戴着口罩和白手套的青年,齐齐拉开车门涌到了车下,手里拎着刀棍,顺着咖啡馆旁边的小巷,脚步声沉闷的向后门方向冲了过去。

    咖啡馆二楼,某包房内。

    “哎呀我艹你妈的,对方的人果然有埋伏!”林天驰用手指轻轻把窗帘挑开了一道缝隙,看着刚刚从面包车里窜出来的十几个小青年,心有余悸的开口。

    “天驰,你听我说,你现在马上在咖啡馆里找个地方躲起来,去卫生间也好,后厨也罢,总之一定要藏好,在有人过来接你之前,不论如何不能暴露,懂吗!”杨东看着顺小巷往后门方向跑过去的十几个身影,语速很快的交代了一句。

    “东子,啥意思啊?”林天驰一愣。

    “别问了,车钥匙给我,快点!”杨东伸出了手。

    “东子……”

    “给我!”杨东一声低吼。

    “你要自己走?”林天驰皱眉看向了杨东:“你别扯淡了,要不然,咱们报警吧?”

    “现在对伙都已经到了,你感觉报警还来得及吗?”杨东说话间,直接把手伸到林天驰口袋里掏出了车钥匙:“柳效忠身上已经背上案子了,咱们即使刚才报了警,他看见警察到场,很可能就会强行动手了,这样一来,咱们就彻底被动了!”

    “可是咱们也没必要跟他们硬拼啊!”

    “时间来不及了,你记住我的话,在这躲好了!”杨东扔下一句话,转身就走到了下楼的楼梯口,同时拨通了罗汉的电话。

    “喂,东子?”出租屋内,刚刚起床的罗汉接通电话,迷迷瞪瞪的开口。

    “你现在带人,马上去长兴街和人民路交汇的巴黎左岸咖啡馆将天驰接走,记住,速度一定要快!”杨东说话间,已经走到了楼下,推开咖啡馆的门走出了门外。

    “出什么事了?”罗汉听见杨东急促的语气,顿时精神了几分。

    “别问了,速度快!”

    “明白!”罗汉听见这话,连棉裤都没穿,直接套上了一条单裤,同时提高了音量:“小傲!小悦!拿上刀,走了!”

    ……

    另外一边,张晓龙驾驶着奔奔,在人民路上窜出去不到一百米的距离,顿时皱眉:“他妈的,事不对!”

    “龙哥,怎么了?”张晓龙旁边,正在检查弹匣容量的霍恩阳循声问道。

    “吱嘎嘎!”

    张晓龙拉着手刹车,将奔奔在街道上一个甩尾,随后开始奔着来时的方向疯狂逆行而去:“告诉你的人,马上回咖啡馆正门,快!”

    “好!”霍恩阳听见张晓龙吩咐,没再继续多言,拿起一直没有挂断的电话:“回正门!”

    “明白!”

    咖啡馆旁边的小巷内,一个带队青年听见蓝牙耳机内传来的声音,猛然挥手:“撤回去!”

    “撤回去?”另外一人听见这话,皱起了眉头:“啥意思,这是溜腿呢,还是练兵呢?”

    “拿钱办事,管那么多干嘛!”带队青年转身跑了回去。

    “呼啦啦!”

    话音落,十几个青年集体转身,五六秒的功夫,已经重新跑出了巷子外面,并且一眼就看见了已经启动的商务车。

    “嗡嗡!”

    杨东顺着倒视镜,看着从巷口涌出来的十几个青年,毫不犹豫的把油门踩到底,开始沿着长兴街主干道,向东北方向的港湾广场急速逃窜。

    “上车追!”带队青年看见压着路基冲上公路的商务车,犹豫了不到一秒种的时间,迈步就向面包车跑了过去,同时按着蓝牙耳机沉声开口:“长兴街,他开车往香格里拉酒店的方向跑了!”

    “不论如何,把车逼停!”霍恩阳听说杨东跑了,微微咬牙:“准备硬干!”

    “明白!”带队青年窜进车内,听见霍恩阳的回应,顺手把刀扔在一边,掏出了车座子下面的一把私改猎。

    “嗡嗡!”

    引擎声响起,两台面包车开始奔着商务车行驶的方向猛烈追逐。

    ……

    因为这天在下雪的缘故,所以街道上的车流并不算拥挤,杨东驱车冲上街道,并未遇见什么过多的阻碍,顷刻间就跑出去了一百多米,但是后方的两台面包车也宛如跗骨之蛆一般,很快便咬在了商务车后面,虽然杨东有心逃窜,但雪后的地面湿滑无比,根本没办法把车提到极速。

    面包车内。

    “哗啦!”

    带队青年看见双方逐渐拉近的距离,撸动唧筒将私改猎上膛,目光凌厉的盯着前面五十米外的商务车:“想办法把距离拉倒十米内,我崩他轮胎!”

    “双方的车速都已经平稳了,没办法再近了。”司机语速很快的回应了一句。

    “追不上也要把车跟死,千万不能跟丢了!”带队青年咬牙开口。

    “嗡!”

    司机听见这话,油门又踩深了一些,随着车辆提速,面包车的车身开始轻微摇晃,司机也握紧了方向盘,控制着因为道路侧滑,所以在不断向一侧拉扯的方向盘。

    前方的商务车内,杨东看着在后视镜中越来越大的面包车,被逼无奈之下,也只能跟着提速,街道上由于积雪融化所凝集的冰碴,被轮胎甩在挡泥板上,泛起噼里啪啦的声响。

    “嗡!”

    与此同时,在始终跟带队青年通话用来确认位置的霍恩阳指挥下,张晓龙驾驶着长安奔奔,斜刺里从一条岔路口冲出,将车身扎在了马路中间,侧着挡住了杨东的去路。

    “吱嘎!”

    杨东并不知道前方的奔奔里面坐的是对伙,看见猛然传出来的奔奔,电光火石间没有过多思考,本能踩下了刹车,一时间车速锐减。

    “嗡!”

    杨东减速后,后方的面包车抓住机会冲上前去,等车身位于杨东左后方十多米的距离之后,车窗降下,一截枪管子支了出来。

    “吭!”

    一声闷响,无数钢珠飞溅,打的商务车身叮叮当当的一阵响声。

    “嘭!”

    火星飞溅之间,商务车的左后轮随即爆胎,车身一沉。

    张晓龙看见带队青年那边一击得手,继续轻踩油门,驱车穿过了街道,霍恩阳也趁机扫了一眼商务车的风挡玻璃:“妈的,怎么没看见林天驰呢,会不会在后座上?”

    “吱嘎!”

    商务车爆胎后,两台面包车挫着积雪的路面停滞,车上的人纷纷拎起刀棍准备下车。

    奔奔车内,张晓龙扫了一眼商务车,吐了口气:“告诉你的人马上撤!”

    “啊?”

    “让他们撤!”

    “撤了。”霍恩阳闻言,咬牙对电话开口。

    “嗡嗡!”

    霍恩阳话音落,已经敞开车门的面包车重新起步,三秒后,消失在了旁边的一条辅路上。

    “龙哥,咱们眼看着就成事了,为什么要把人撤了呢?”霍恩阳看见先后离开的两台面包车,恨恨开口。

    “我有一种预感,这个杨东比我想象的聪明,咱们很可能让他给耍了。”张晓龙看着抛锚在路中间的商务车,吐掉了嘴里的口香糖,对于张晓龙这种靠名声吃饭的悍匪来说,失手无异是可耻的,索性柳效忠露面后,他的目的已经达到,所以虽然心里不太舒服,但是情绪和思路并未受到影响,依旧保持着高度理智。

    商务车内,杨东被人一枪打爆轮胎之后,手里攥着一把工具箱里的螺丝刀,随时准备着在对伙拉开车门的时候暴起搏命,可是他刚生出这个念头,对方的面包车却消失无踪,再次让他心中疑窦重重,同时也没敢贸然推开车门。

    “呜呜!”

    与此同时,街道上传来了警车的汽笛声。

    奔奔车内,霍恩阳听见警笛,吸了吸鼻子:“龙哥,怎么办?”

    “咔嚓!”

    张晓龙闻言,撅断了一根棉签,将一长一短握在了手里,霍恩阳见状,没有任何情绪变化的伸手抽出了一支。

    “哗啦!”

    霍恩阳看着自己手中的半截短牙签,将手枪上膛:“我怎么做?”

    “如果下车的是杨东自己,你直接就走,这样的话,他会以为刚才那些人是因为得知警察到场才离开的,不会起疑。”张晓龙停顿了一下:“如果跟他一起下车的还有林天驰,把人做了,能够跑出去的话,老办法联络。”

    “妥。”霍恩阳微微点头,把手枪揣进了怀兜。

    “弃车!”张晓龙看着前方街口,已经向这个方向拐过来的警车,轻轻踩下刹车,把奔奔停在了十字路口探头的视线盲区内,伸手推开了车门,状态十分放松的走进临街的一家肯德基门店内,站在了吧台前:“我要一杯可乐,不加冰,谢谢。”

    “吱嘎!”

    与此同时,接到群众举报称有人在长兴街违法行车的交警,已经把车停在了杨东的商务车边,而车上的警察推开门车,看见杨东被钢珠打的千疮百孔的轮胎,以及镶嵌着钢珠的车身之后,瞬间抽出了随身的警棍,在掏出对讲机呼叫支援的同时,对着商务车大声呼喝:“车内的驾驶员,双手举过头顶走到车下。”

    “咣当!”

    杨东听见警察喊话,轻轻推开车门,把手伸出了车门外,缓步下车:“警官,我是受害者!有人要杀我!”

    “你不要激动,把手保持在我能看见的位置,慢慢往我这边走!”出勤执行雪天路面疏导并且没有配枪的交警,看着杨东布满弹痕的车身,吞咽了一下口水,但眼神坚毅,没有任何退缩的开口喝道。

    “踏踏!”

    二十米外,霍恩阳站在路边围观群众的队伍里看了半天,确认商务车上只有杨东一人之后,转身挤在了不远处公交站台的人群里,迈步登上了刚刚到站的一台公交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