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看清楚

作者:云霓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神级龙卫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特种女兵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齐欢最新章节!

    崔颢盯着那仆妇看,想要说话却忍不住一阵咳嗽。

    他在江中呛了水虽然被救了回来,却依旧呼吸不畅,万家兄弟过来想要搀扶他歇下,崔颢却摇摇头看着仆妇:“大太太在哪里?”

    仆妇看了看徐清欢和诸人:“这附近有不少我家的家人,都在寻四小姐……恐怕不方便说话……”

    “这么说,你家大太太早就知晓其中内情。”

    徐清欢的声音传来,仆妇不禁一抖,不知为何她有点惧怕这位徐大小姐,徐大小姐的眼睛十分清亮就好像一眼就能将人的心思看穿似的。

    仆妇眼睛低下头来:“大太太也是猜测,其中内情奴婢不知晓。”

    “报官吧,”徐清欢淡淡地道,“这女子的死,说不得与闫大太太有关,衙门正愁无从下手……”

    孟凌云应了一声就要离开。

    “别……”仆妇立即道,“大小姐可不要这样,我家大太太都是好心,您怎么能害她呢。”

    “案子要查下去才知谁是凶徒,”徐清欢看着仆妇,“怎么说我是在害大太太。”

    “因为,”仆妇焦急起来,“您这样一说,人人都知道我家四小姐是……”

    徐清欢道:“闫四小姐是闫大太太帮着离开闫家的,四小姐去了哪里闫大太太最为清楚,你们前来找崔颢,就是想要说这桩事吧?”

    仆妇瞪圆了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没想到徐大小姐已经猜到了这些。

    徐清欢接着道:“闫四小姐曾问过我,如果崔颢带着她逃走,崔颢是什么罪名,可见闫四小姐早已经在思量出路,帮她出主意的人也就只有闫大太太。”

    徐清欢说完转头向身后看去:“闫大太太有话不妨过来说,免得被人找去闫家。”

    仆妇瑟瑟缩缩地又向周围看去,终于吞咽一口:“大小姐稍等,我去请大太太。”

    闫家仆妇离开,崔颢也急着想要一起前去。

    “崔公子,”徐清欢道,“何不就在这里等着,闫大太太若是前来告知闫四小姐下落,就定然会将消息送到,你这样的情形随着闫家下人走来走去,一会儿真的要去找人只怕会没有了力气。”

    徐清欢看向孟凌云,孟凌云立即拿出一套干净的衣衫。

    徐清欢道:“这是刚刚从附近人家中买来的,崔公子不妨先换上。”

    崔颢哪有心思做这些事,不过徐大小姐说的也有道理,他握紧拳头,暂时稳下心神,躬身向徐清欢道谢,跟着万家兄弟去换了衣衫,然后匆匆忙忙地走回来。

    “徐大小姐,”崔颢沉默了半晌,声音沙哑,“您知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崔颢那悲伤的神情中带着几分的迷茫:“很多时候,不知道该坚持下去,还是该放弃。”

    “那你想过放弃吗?”徐清欢问过去。

    崔颢怔愣片刻才道:“想过,我被卖到一处人家做护院,虽然是个下人,日子过的还算平静,后来宅院里来了山匪,死了许多护院和下人,主家将小公子托付给我,让我务必要带着小公子出去,我感念主家的恩德,虽然受了重伤幸不辱命。

    后来府衙的人到了,山匪也就匆匆离开,主家念我忠心,从此之后会将我当做亲信,并将太太身边的丫鬟许配给我,还说将来也不会将我们当做下人看待。”

    崔颢说到这里,仿佛自言自语:“我信了,可惜后来府中丢了东西,主家查问之后,说那是我所偷,还说我与之前的山匪勾结……

    人心真是奇怪的很啊,也让人看不透,真心还是假意,我总是分不清楚,一次次相信又一次次被质疑。

    他们将我打了扔在柴房中,准备将我送去衙门,没想到官府上门募军,主家索性就将我充数。

    所以在去北疆之前,我已经身负偷盗之罪了。”

    崔颢说到这里长长地出了一口:“到北疆路途遥远,我有伤在身,差点就死在半路中,那时候我想过放弃,人死了就感觉不到痛苦,就在最后的时刻有人救了我,告诉我当放下一切烦恼时,就能够脱离苦海,心中尚存希望,那就能看到朝阳。”

    说到这里,崔颢一笑:“我也庆幸活下来,这样才会在北疆立下战功,我一直很感激那个人,那是第一个真的肯伸手救我的人。

    我也一直心存希望,回到常州寻找亲生父母,虽然郑家并不想认回我,我也并不难过,郑家自然有他们自己的苦衷,我还遇见了闫四小姐,不过开始我并没有觉得她待我会有多好,即便动了心,只要知晓我的过去,都会转身离开,就像郑家一样……

    没想到……她对我是真心……可我还是害了她。”

    崔颢抬起头时,这样一个粗犷的男子脸上已经满是泪水:“徐大小姐,你说人真该心存希望吗?

    我还是看不清楚,那么多人,那么多事,哪个是真的,哪个又是假的,谁是善,谁是恶。”

    “没有人知道,”徐清欢看着崔颢,“你可知我为何要查案?就是想要那些藏在黑暗中的秘密,有些人善于隐藏,有些人善于蛊惑,在没有查出真相之前,谁也不要相信,不要听他们的话,而要自己去想自己去看。”

    徐清欢看向那尸体:“就连一具尸体也会骗你,跟何况那些好听的人言。”

    崔颢的手有些颤抖。

    徐清欢接着道:“闫四小姐离开闫家是为了你,她知道你在北疆的一切来之不易,想要你堂堂正正地活着,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随随便便断送了自己。”

    崔颢依旧没有说话,仿佛正在仔细地思量。

    徐清欢转过头:“崔颢,你曾转头向身后看过吗?人走路多会向前看,很少有人会看过去,尤其你心中对过去有些厌恶,但很多时候以现在的眼光看从前,或许有其他的收获。

    当年去袁家那些山匪的确来的蹊跷,作为山匪应该以强取财物为先,他们却大肆杀人,你本该死在那些山匪手中,却侥幸活了下来,之后袁家被人蒙骗对你起了疑心,袁家固然忘恩负义十分可恶,但那蒙骗他们的人,才是罪魁祸首。”

    崔颢惊诧地看向徐清欢:“徐大小姐去了袁家查问我的过去?”

    徐清欢点点头:“因为你突然到来,请求我父亲帮忙查问你的身世,我对你就起了疑心,我并不太相信你对闫四小姐是真心,于是我让人去查这些,也警惕你的一举一动。”

    崔颢道:“原来徐大小姐一直怀疑我。”

    “一开始怀疑的人未必是坏人,始终信任的人也未必就是好人,”徐清欢向前看去,闫大太太快步走了过来。

    “还需你自己看清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