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如你所愿

作者:芯田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神级龙卫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特种女兵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豪门错缘:温少,我们离婚吧最新章节!

    秦乔活动了活动僵硬的手脚,准备跨出车门。

    突然,她停了下来。

    他身边跟着一个穿着职业套装的女子,女子跟在他的后侧方,脸上带着少女般的甜蜜和他说着话,而他脸上并没有不耐烦,非常温和的在听她说话。

    秦乔放在车窗位置的手慢慢垂下:“王叔,你载我去温炎晚上经常会休息的地方吧。”

    “少夫人……”王叔有些无奈,这位少夫人明知道少爷不喜她,却还是要往前凑。

    “王叔,算我求你了行不行,算我求你了,我真的待不下去了,你就让我做一个了断吧。”秦乔的语气有些急切。

    “少夫人,你这是什么意思?”王叔有些诧异,没想到这位少夫人竟然能说出这样一番话。

    秦乔眼神决绝,闪着明亮的光,带着飞蛾扑火般的不顾一切。

    “王叔,你就帮我这一个忙吧,算我求你了。”

    王叔从温炎小时候就跟着,他站在哪一边很明显。

    听到她的话,他并没有说答应,而是叹了一口气想要劝她。

    她先一步打断了王叔的话:“王叔,你就当我真的想要跟温炎好好谈谈吧,我真的想要好好谈一谈。”

    其实,王叔跟了温炎这么多年,怎么会不知道温炎对待秦乔的态度十分不一样呢,只是温炎自己没有意识到他到底是对待秦乔有多么的不一样,而秦乔也没办法去触摸到他厚重包裹下真实的想法。

    甚至连王叔都不知道温炎到底是在想什么,或许是应该让他们谈一谈了。

    王叔犹豫了几分钟:“那我送您过去吧。”

    秦乔知道温炎在外面有很多处住处,只是这些住处在哪块地方,她这个当了三年正牌妻子的人却一处都不知道。

    当王叔把她载到了一个高档小区停下的时候,她才恍然知道,原来温炎在这里也有住处。

    这个住处跟她住的房子就只有十分钟的车程,但是他宁愿住在这里也不愿意回家,她有些寒心。

    她一直等,等到差不多十一点半左右,温炎的座驾才驶回了小区。

    看了一眼已经坐在驾驶座上睡着的王叔一眼,她小心翼翼的打开车门拿着文件走了下去。

    B栋12-3。

    十五分钟之后,她站在他的门前,深吸一口气按响了门铃。

    过了好一会儿,温炎才开门。

    “Andy,文件可以明天再给……”

    看见门口站得是她的时候,他顿了顿,眉心起了轻褶:“怎么是你?”

    “你不想见我,可是我有事儿找你,可以进去吗?”

    温炎擦了擦头发上的水珠,秦乔瞟了一眼垂下眸子。

    曾经她有一个非常渺茫而又微弱的梦想,她希望能够帮他吹一次头发,她觉得能够帮自己男人吹头发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情。

    但是,现在,她只觉得物是人非。

    “进来吧。”

    秦乔脱掉鞋子走进去。

    房子的装修风格明显出自女人的手。

    原以为温炎不擅长与不喜欢的女人接触,看来一直都只是她自己一个人的臆想。

    幸而她现在已经幡然醒悟。

    温炎坐在沙发上,手上拿着帕子揉搓头发:“谁带你来的?”

    “你明明能够猜到,问还有意思吗?我今天来找你是有正事儿的。”

    温炎挑眉:“什么事儿?”

    秦乔双腿并拢坐在沙发上,听见他的问话,她把手上的文件推过去。

    “温炎,我们离婚吧。”

    这话一出,温炎眸子一眯,手顿住:“你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

    “知道,我当然知道,我从来没有如此清醒过。”

    “那你应该知道,这件事情不是你一个人可以决定的,你应该也知道你这样的行为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她不想再听他的威胁,这样的话,她来来回回的听,早就能够倒背如流了。

    他话音还没有落下,她就出声打断道:“姐姐已经醒了,你们重新结婚只会使得股票上涨,甚至我爸妈会开心,你爸妈也会很开心。”

    “醒了?”温炎的声音有些意外,但还是听不出里面的情绪。

    秦乔似乎心里放下了一块大石头,再也无所顾忌,她已经没有退路了。

    她闭上眼睛,点了点头:“对,醒了,所以,我们离婚吧。”

    温炎眸子里的光越来越暗沉,他死死地盯着她一言不发,嘴唇紧紧的抿起,似乎十分生气。

    “如你所愿。”

    在同一时间,安静的客厅里,摆钟敲响十二点钟声。

    如同灰姑娘的魔法一样,秦乔的魔法也结束了。

    她写下名字最后的一划,终于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这走到尽头的婚姻。

    这三年的相处都如同一场美梦一样,终究会醒来。

    她努力扬起微笑,抬头看向坐在对面身材颀长的男子。

    “我签完了,如果没事儿的话,我就先走了。”

    温炎抬眸,暗沉的眸中没有任何情绪,轻“恩”一声,满是漫不经心和不在意。

    秦乔努力勾起最为得体的微笑,她站起身走出温家,一步比一步走得认真。

    三年,终于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她应该高兴的,为卸掉了这不属于自己的担子高兴的。

    可是,她却觉得心一抽一抽的疼,好像肋骨被活生生的抽走了一样的疼。

    这份感情里,她用尽全力,但是最后输得一塌糊涂。

    爱得这么用力,爱得这么深,但是他们终究没有走完这一生。

    “乔乔,你没事儿吧。”

    提前收到秦乔短信的朱朱早就等在外面了,她看着眼神空洞的秦乔,有些担心的问道。

    秦乔摇了摇头,握住她的手,好像是从她那里获得支撑的力量一样。

    她没哭,她只是感觉空气稀薄得不能呼吸,那种这么多年坚持的东西猛然间轰然倒塌的感觉,她几乎已经承受不住。

    “确定没事儿吗?”

    听到好友的问话,她摇了摇头,语气如常:“没事儿,能有什么事儿呢,这一切本来就不是我的,现在只是物归原主。”

    朱朱听到她亲口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松了一口气,上前几步站到她身边,伸手挽住她的手臂,成为她往前走的支撑力量。

    “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儿,毕竟你是秦乔啊,我们的秦乔。”

    对啊,她是秦乔,她不是那个只会唯唯诺诺,连解释都像无力辩驳的温家少夫人,她是那个无法无天,肆意妄为的秦乔。

    秦乔静静地听着朱朱在耳边聒噪,那些声音好像很远,又好像很近很近。

    现在的她,脱胎换骨,成为新的自己。

    对,她怎么会有事儿,她不会有事的。

    那些不是自己的,得不到的,不该奢望的,甚至让自己每夜都辗转反侧的都结束了。

    离开这里之后,她依旧会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秦乔。

    睡一觉,什么都会好。

    网上的消息铺天盖地,都是关于三年前变成植物人的秦家大小姐重新温醒过来的消息。

    照片上坐在轮椅上的人有些模糊,看不清模样,但是秦乔还是一眼认出了那是她的姐姐秦薇。

    苍白,瘦弱,体力不支,但是依旧高傲得无与伦比。

    秦薇曾经是上流社会女性中的标杆一样的人物,虽然没有妹妹长得漂亮,但是好歹也是一个美人,身材姣好,进退有度,对长辈恭顺,对同辈亲近,对晚辈关心。

    可以说要问富家子弟京城最漂亮的是谁,百分之百的人都会说秦乔,她的美是融合了各种元素的,她既可以清纯到不知世事,也可以邪魅到如同经历万千情事。

    但是如果要问第一个想要娶的是谁,百分之八十的人都会说秦薇。

    秦乔那样的人只能玩玩,但是绝对不能够成为一家之主。

    随着姐姐的舒醒,三年前的姐妹替嫁的事情也被再次翻了出来。

    秦乔面无表情的看着网站上对于她无休止的谩骂,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这三年来,她一直活着谩骂,鄙夷,羞辱中,这些东西她早就习惯了。

    只是,她相信,知道真相的家人在支持她,能够理解她就好,能够帮助到父母,她就很开心了,除此之外,她别无所求。

    但是她不想回家,也不能。

    虽然放弃温炎了,但是她觉得自己还是不能再面对他,她怕见到了,所有的盔甲和防御都在一瞬间崩溃瓦解。

    她也不想见秦薇,会有一种莫名的抱歉感,觉得似乎是自己强制的侵占了她生命的三年一样。

    就这样,远远地,看着就好了。

    转念想到他们即将迈进婚姻的殿堂,秦乔觉得呼吸有些困难,心疼得难以忍受。

    尽管如此,她始终相信,时间是最好的良药,随着时间的流逝,再溃烂的伤口都会结疤,就算是温炎,她也能笑着对他说:“恭喜你们结婚了。”

    她做了一个梦,又梦到了那个到处张灯结彩,满是喜悦气息的那一天。

    朱朱站在她的面前,告诉她:“你一定会为你现在的选择后悔的。”

    她看见坐在凳子上,穿着美轮美奂的婚纱的自己摇了摇头:“不会后悔的。”

    是啊,她当年就是那么的坚决,就是那么的奋不顾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