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礼尚往来的礼

作者:涨公子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神级龙卫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特种女兵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至尊狂龙最新章节!

    被钟诚等人联手陷害的那天,沈牧除去想破局的方法外,还想了很多其他的东西。比如说动机——钟诚为什么要这么陷害自己?

    是因为自己的几次打脸,落下点面子而已,也不至于要置自己于死地吧?而且从昨晚的部署和付出来看,这场行动应该是早有预谋且成本极高的,很不正常。

    所以沈牧觉得有必要和钟诚坦开胸怀好好聊聊。

    安保公司的基地内,悍马、网管已经提前通过安防系统知道沈牧来了,早早就在门口等着了。

    看到沈牧下车,马上热络道:“老大。”

    “悍马你跟我过来,网管你可以继续忙,不用管咱们。”

    沈牧打了声招呼。

    网管点头,马上继续去忙活。

    悍马则擦了下额头的汗,等着沈牧接下来的吩咐。

    钟诚大概意识到情况有点不对,战战兢兢的下车后,可怜兮兮的看着沈牧道:“哥,我真的知道错了,别打我。你想要什么,我都竭尽全力的弥补你好不好?”

    悍马有些疑惑的看着沈牧。

    “这家伙前两天设局陷害我,你帮我问问他,为什么这么做。”沈牧平淡的交代了句。

    悍马却仿佛瞬间炸毛了般,周身顿时释放出一股煞气,怒目圆瞪对着钟诚道:“你陷害过我们老大?”

    钟诚顿时有种被猛虎盯住的感觉,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差点没尿出来。

    “说话!”悍马一把揪住他的脖子,仿佛拎小鸡般提了起来。

    钟诚感受着那如同岩石般坚硬的肌肉和恐怖的力道,有种自己随时要被捏碎的感觉,吓得屁滚尿流不说,眼泪都掉了下来,赶忙哀求道:“我说!你们想知道什么,我统统都告诉你们!”

    悍马转头看向沈牧。

    沈牧点头,他这才将钟诚的身体放下。

    放下钟诚时,他有意威慑,稍微用了点力道。

    钟诚顿时有种自己要被拍进地下的错觉,整个人骨架都松了下,胆子也被彻底吓破。

    沈牧觉察到他发自内心的恐惧,这才道:“还是刚才的问题。为什么设局陷害我?”

    “你让我接连在同学们面前丢脸,还让我在米澜面前没面子,我实在气不过……”钟诚才说到这里,沈牧就朝着悍马打了个手势。

    悍马马上将巴掌搭到了钟诚肩膀上。

    钟诚马上嚎啕大哭,赶忙改口:“那些都不是真正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是汤宇汤大少指使我这么做。”

    “汤宇?”沈牧眯起眼睛。

    钟诚连连点头:“这次同学聚会其实就是我让石洋安排的,米澜会带你来参加聚会,也是我们刻意引导的。汤大少让我在聚会中陷害你,只要把你套进来了,接下来有的是手段玩得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真的?我可是认识汤宇的,随时都可以找他求证。如果他知道你让他替你背黑锅……”沈牧说到这里就不再多说了。

    钟诚却明白了他的意思,马上道:“我有证据可以证明的,汤大少在和我打电话时,我偷偷设置了电话录音。”

    “录音在哪儿?”沈牧问。

    钟诚战战兢兢的将手伸向口袋。

    悍马一巴掌将他的手扇开,自己过去拿。

    拿出手机后,他熟练的打开,大声道:“密码。”

    钟诚马上报出密码。

    悍马解锁,找出录音文件夹,这才交给沈牧。

    沈牧听了遍。电话中,汤宇说话说得巧妙,看似没有任何一个字眼直接表示要弄死沈牧,可是任何人听到后都能够听懂,其目的就是让钟诚陷害沈牧。

    将录音发到自己手机上后,他将钟诚的手机丢入自己口袋中,继续道:“你已经背叛了汤宇。”

    钟诚不明白他的意思。

    “如果他知道你背叛了他,会怎么处置你?”沈牧问。

    钟诚再次一阵瑟瑟发抖。

    沈牧露出笑容:“你还知道他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统统都告诉我。汤大少你是别想指望了,我这边的话你倒是还可以争取下。说不定你表现一好,我心情就好了,到时候别说从轻处理你,说不定还能保你平安。”

    “我只是他的一只小得不能再小的棋子而已,知道的东西很有限。”钟诚声音很弱。

    沈牧嘴角依旧带笑:“知道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态度。”

    “他手底下似乎有些特别脏的生意,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只是有一次听他打电话时偶然听到过,好像和乞丐、小偷什么的有关。”钟诚倒也聪明,知道这时候唯一的希望就是沈牧了,马上把自己知道的都抖了出来。

    沈牧听到乞丐、小偷,脑海不自觉想到了陈区长和那些小盗贼。

    不过不及他多想,钟诚又补充了句:“另外,汤大少似乎和青虎帮也有些牵扯。”

    “青虎帮?”沈牧听到这个名字怔了下。

    钟诚点头:“这个也只是我听一个和汤宇走得近一些的二代说的,不知道真假。不过有一点我是知道的,以前有些得罪过汤大少的人,都是青虎帮去找碴解决的。”

    “这样么?明白了。”沈牧缓缓点头,之后又找钟诚问了些细节,直到榨干他全部价值后,这才再次将他送回银月湾度假基地。

    下车的时候,钟诚可怜巴巴的看着沈牧,轻声试探道:“哥,该说的我都说了……”

    “银月湾这边我会打声招呼的,尽可能从轻处罚你。”沈牧说着摸出手机,当着他的面打给银月湾度假基地负责人。

    钟诚马上感激涕淋,连忙致谢,一副要为沈牧甘倒涂地的模样。

    沈牧懒得理会,当即开车离开。

    他才不会告诉钟诚,虽然自己提醒银月湾度假基地负责人可以从轻处理,但以钟诚的罪行,进去至少也得蹲个三五年。

    该遭的报应,钟诚依然逃不掉!

    ……

    从银月湾度假基地回来后,沈牧给藏锋打了个电话。

    电话才接通,就干脆道:“今晚,去帮我给汤宇送上一份大礼。”

    “什么礼?”藏锋问。

    “礼尚往来的礼!”沈牧眼睛微眯,说话时眼底有寒芒迅速闪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