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比狠?

作者:涨公子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神级龙卫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特种女兵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至尊狂龙最新章节!

    “是么?”沈牧脱掉外套,两手一摊,缓步走向了他。

    林威竟有一瞬间怔住了,等反应过来立马暴怒!草你吗的,狂得没边了!

    手里砍刀一扬,挟雷霆万钧之势劈向了对方的头顶!

    沈牧不但不退,反而欺身往上,那刀锋堪堪划过他左肩,刺骨的凉!

    然而林威这一刀拼尽全力,收势不住,让沈牧一肩顶在心窝上。刹那间,气血翻涌,连呼吸都伴随着剧烈的疼痛……

    负伤的野兽最为恐怖,两眼通红的林威扔了长刀,一双铁钳般的大手死死抓住沈牧的腰,大吼一声就想要把他提起来。

    外围的打手们一见他得手,又举着长刀短刀逼了上来。几个脑子转得快的围住了沈牧的车,对着挡风玻璃和车窗就是一通乱砍!

    车里米澜的尖叫声惊动了沈牧,他已经被林威举过了头顶,倒立的视角发现米澜有危险后,力贯两臂,猛击林威头部!

    一声痛苦的闷哼,壮实的林老三陡觉眼前影像模糊,一股暖流从鼻孔溢出,脑子里炸裂一般!

    一落地,沈牧出手如电,一连串拳拳到肉的猛击,眨眼间打遍对方正面躯干所有弱点!当他一脚挑起地上的砍刀提在手里时,那铁塔一般的壮汉竟如一摊烂泥般瘫软下去……

    红了眼的沈老板掐住对方后颈项提了起来,长刀一横,架在了林威脖子上。

    砸烂车窗和风挡的打手们不仅没有进一步威胁米澜,甚至没有任何动作,只呆呆的望着脑袋耷拉的林威,无论眼神和表情,都流露出深深的恐惧……

    林家三兄弟,林珑主持大局,林正出谋划策,而林威则是第一号猛将。

    当初林家哥仨打天下,他从来都是冲锋陷阵的干将,说身经百战毫不为过,他全身上下密密麻麻的伤疤就是最好的明证!

    可就是这样一个凶神屠夫般的人物,竟在不到一分钟内被沈牧打成一条死狗……

    “家伙放下,全部滚开。”沈牧的语气听似平静,可进了打手们的耳朵,谁不胆颤?

    “别听他的!”林威很快恢复了意识,只是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连抬一下手都办不到,尤其是呼吸困难,好像肺里卡着什么东西似的。可即使如此,他依旧保持着惯有的强横口吻:“沈牧,你敢动手,车上那女人就会被乱刀分尸!”

    “是么?”沈牧又问了一句:“你觉得他们敢么?”

    “不敢?这里是折江,不是喃京!你认为你今天走得出这个车库么?”林威喘着粗气道。

    “我能不能走出去不知道,反正你肯定是‘走’不出去了。”沈牧手上一发力,掐得对方青筋直冒。“让他们滚开!”

    “嘿嘿……”林威咬牙狞笑。“老子在血海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什么时候怂过?来!有种一刀……”

    沈牧连让他把话说完的机会都不给,一米长的砍刀环着脖子一拉!

    林威清清楚楚的感受到锋利的刀刃割开了自己的皮肉,眼角的余光瞄到暗红色的鲜血顺着刀锋流淌。

    “我打断了你的肋骨,估计是插进肺里了,你这会儿是不是感觉呼吸困难?别怕,一个小时之内你还死不了。”沈牧说话间看向车里,正撞上米澜惊恐不安的眼神,后者一捋乱发,立即挤出一丝笑容,想让他安心。

    林威心头一沉,赶紧猛吸了一口气,果然感觉胸口刀扎似的痛!

    沈牧嘴角一扬:“我倒是有些外科手术的经验,这破刀虽然不比手术刀,但也还能用。要不,我先帮你切开气管?”

    说着,手里又加重了一分力气。

    林威双眼凸起!瞄着刀锋上血流如注,忍不住吞了口唾沫,可喉结蠕动那一下,让他明显感觉到了刃口已经贴近气管!

    “都滚开,听他的。”

    命令一下,就听咣咣一阵响,打手们扔了凶器,全部远离了米澜。

    “我还以为你真不怕死。”沈牧冷哼一声。

    “你还想怎么样?”林威的视线一直保持在刀身上,眼睁睁看着自己流血不止。

    “我猜,你不单单是想替你那草包儿子出头吧?是什么原因促使你们下定决心向我下手?林珑还有什么目的?”沈牧沉声问道。

    “没什么目的,就是替我儿子报仇。”林威一口咬定。

    沈牧眉心一拧,突然抓住他前额猛然将他脑袋朝后一扳!

    先前还铁骨铮铮的林老三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号!对面他那些手下有不少人吓得打了个冷战。

    因为沈牧这一扳,撕裂了林威脖子上的伤口,甚至露出了白色的喉骨。打手们就看着血像是忘了关紧的水龙头一样,汩汩往外流……

    “我说!我说!因为袁枚!因为你们合作!二哥出的主意,用你动了我儿子还有他手下、企图染指折江为借口解决掉你!我是打前战的,他和大哥在后面!”

    林威彻底崩溃,他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从前那些所谓的好勇斗狠,在人家面前,根本不值得一提。

    沈牧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神采,老鼠拉木锨,大头在后面?

    刚想到这儿,密集而急促的脚步声就从后面传来。

    回头一看,那披着风衣,戴着眼镜的男人,不是林正是谁?

    沈牧对他没有兴趣,倒是他身后那一大群手下……

    气势十足的林正忽然收住了脚,神情疑惑的看着那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人,其中一个,竟还是他的亲侄子,林天一。

    再仔细一看,跪在沈牧脚下,背对自己那人,是老三!?

    一股怒火直冲头顶!

    这平时总以温文儒雅姿态示人的林二老板一把扯掉风衣,说话腔调都变了:“姓沈的,你打伤我侄子和手下,账还没算,这……又怎么说?”

    沈牧笑出了声,松开林威后,转身道:“林老二,能文争就不需要武斗,我没兴趣跟你耍嘴皮子。

    “很好!”林正阴测测的说了一句,随即看向那几个手足无措的打手,厉声道:“还他吗愣着干什么?把老三和天一送去医院!一帮废物!”

    林威带来的打手们面面相觑,只能硬着头皮小心翼翼的靠近,确认沈牧没有要动手的意思后,才抬了林威父子,狼狈的钻上了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