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4章 当我是金箍棒呢?

作者:涨公子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神级龙卫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特种女兵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至尊狂龙最新章节!

    我,沈牧,隐龙的龙王,跟一个小喽罗小钻风打成平手?

    就在这时,眼角余光突然瞥见一个人影高高弹出,又重重落地,仔细一看,竟然是大狙!

    而击倒大狙的那个年轻人一击得手,又迅速扑了上去!

    “操!”沈牧狂吼一声,拼尽全力!如箭离弦弹出膛!

    那年轻人正要了结大狙,猛然惊觉侧面有人袭来,居然原地起跳转身,一记势大力沉的鞭腿横扫过来!

    沈牧收不住,正双手护胸要硬刚他一下,却被后面赶上的斜眼小子一跃过头,重重一脚踹翻在地!

    当他感受着那骨头散架的痛楚,耳朵里却传来两个年轻对手嘲讽的话语。

    “这样的货色也来现宝?”

    “他大概还以为自己是高手吧。”

    “世俗世界里估计还行,算了,赶紧完事走人。”

    “行,我去弄他,你处理这一个。”

    尽管浑身剧痛,可沈牧还是硬撑了爬了起来。两个对手同时停住了脚,还能站起来?

    沈牧两眼迅速窜满了血丝,凌厉的目光扫过两人的脸庞,急剧的喘息着。

    大狙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也不知是昏迷还是……

    不!休想!我没有家人,十三岁以前没有朋友,我只有这些兄弟!除非我死!否则谁也别想动他们!气剑桩!气剑桩!

    “咦?运功了嘿!哎,你看他眼睛,再充血就快爆了!”斜眼小子嘴角一扬,挑起一个诡异的弧度。

    “不对啊,这怎么都反着来的?”另一个发现了异常。

    “我去你大爷的!”沈牧吼声如雷!

    这一嗓子出去,就连那边正缠斗的廖安东和中年人都为之一震!

    两个年轻人极有默契,同时发难!抢先下手!以快得从前只有沈牧才拥有的速度直取要害!

    “死!”沈牧一声低吼,不退反进!当三人相接时,他也没有任何闪避的动作,硬生生扛住对方两人的致命攻击,尽全力!发寸劲!

    这是同归于尽的打法……

    眨眼之间,三人都像是断了线的风筝,怎么来的,怎么回去……

    不同的是,那两个年轻人落地之后没再起来。而沈牧凭着还没有散去的那一口气,尝试了好几次后,顽固的站了起来。

    “大狙,兄弟。”

    他艰难的喊了一声,拖着麻木的双腿一步一挪的朝大狙移过去。每走一步,都是痛苦的煎熬。

    走出不到五米,气散、腿软、眼黑,顿时以“扑街”的姿态直挺挺的栽倒下去。

    死了?就这么死了?我他吗还没结婚,父母也没见过,这就挂了?那至少让我知道大狙是不是还活着啊!!

    意识逐渐含糊,他拼着最后的意志,在心里无声的呐喊着:我去你马勒戈壁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一天,也许是一年,也有可能是一世,当他渐渐凝重意识时,隐约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

    先是大脑,然后是手、脚、嘴……乃至全身。

    旁边好像有什么声音?

    什么东西爬我嘴上了?

    不对,是液体!这味道,是茶?哎呀我去,我不喜欢喝茶!

    眼睛眨开一条缝,依稀能感觉到光线,过了一会儿好像能看清物体的轮廓了。

    嗯?这是个什么东西?黑不溜秋圆乎乎的,还会动!

    这尼玛是颗脑袋啊!

    又过一会儿,当他看清那脑袋前面长的五官时,眼泪都快出来了。

    “大,大,大……”

    “你当我是金箍棒呢?大大大?”大狙端着碗笑道。

    沈牧又闭上了眼睛,大狙还活着就好,让我再歇会儿,再歇会儿……

    “大哥,你想休息多久都没问题,但咱是不是先把这药吃了?”大狙问道。

    “怎么回事?捡你记得的,说。”沈牧无力的说道。

    “我醒过来的时候比你现在好不了多少,是我叔公救了我俩,然后把我们带到这个地方。”大狙简短的说道。

    “他人呢?”

    “走了,那些人是找他寻仇灭口的,他不能露面,又找地方隐居去了。”

    沈牧奋力睁开眼:“走了?那我们找谁问去?你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一个亲人,怎么能让他走?”

    “他要走我能留得住么?”大狙苦笑道。“你在他眼里都只算稀松平常,何况是我?再说你忘了,他让找谁去?”

    “赵邦国,赵邦国……”沈牧反复念了几次,挣扎着想起身。“走!马上回国找他去!墨者行会的线索,还有什么内江湖!那家伙,藏得太深了!我跟他没完!”

    大狙急忙放下碗按住他,低声劝道:“大哥,我说句话你可能不爱听。就咱俩现在这实力也就打打世俗世界的人,跟那什么内江湖的人根本不在一个次元。现在去找有什么用?”

    沈牧消停了,沉默了。

    是啊,两个小钻风打得自己跟狗一样,要不是危急关头气剑桩给力,只怕已经黑屏了。

    躺着一动不动,眼睛一眨不眨,足足十几分钟后,大狙才听他叹道:“以前咱们总认为自己多牛逼,没想天外还有天。”

    “是啊,我这会儿都还晕晕乎乎的,不知道是不是在做梦。”大狙摇头笑道。

    “你想知道是不是在做梦?来,我照脸给你一拳。”沈牧调侃道。

    “看你还能开玩笑,我也就放心了。我叔公也说你命太硬了,他当时看到你跟对方两个人同归于尽,还以为你必死无疑呢。”大狙说道。

    “就是拼着那么一口气吧。”沈牧笑道。

    “不是气,是你的气剑桩突破了极限。我叔公说,你要是能把那种状态运用自如,那就真的是潜力无限了。他本来可以指点指点你的,但没办法……”大狙语气里充满了无奈。

    “没事,修行在个人,我自己好好琢磨吧。”沈牧倒十分淡定。

    大狙默默点着头,许久,开口问道:“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你的意思呢?毕竟这关系到你的身世,你的亲人,甚至于你的将来。你要是有什么想法就跟我直说,我一定会支持你。”沈牧坦诚的说道。

    大狙听完一笑,重重叹了一口气,把脸撇到了旁边,嘶声说道:“你为了救我连命都不要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都听你的。”

    “那个,兄弟,我能不能说句实话?”

    “大哥你说。”

    “我当时真不是想救你,我是想着替你报仇来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