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8章 春涩满园关得住

作者:涨公子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神级龙卫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特种女兵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至尊狂龙最新章节!

    “要以欣赏的眼光看世界!”

    如果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沈牧很难想象,一个光洁溜溜的妹子竟然能一本正经的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特么不科学啊!

    心中吐槽之魂大盛,沈牧捡起地上的浴袍,好好给宣营穿上。

    因为对方刚洗过澡,浴袍又算得上是贴身的衣物,所以肢体接触自然是在所难免的,沈牧倒也不在意,帮宣营穿好后,才停下动作。

    见沈牧主动给自己穿浴袍,却毫不避讳,宣营还以为沈牧终于开窍了。

    青葱一般的手指抚上沈牧脸庞,感觉着刚硬的胡茬,宣营面带tao花,嘴唇轻启,眼神无比迷离。

    换做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看到这场景都会下意识的想歪,然后升起某些不好的想法。

    沈牧是正常的男人,却是见过世面的男人。

    手指轻点在宣营嘴唇上,宣营抬头看着沈牧,眼神里带着丝丝疑惑。

    “你不会真的以为这种诱惑对我起作用吧?”

    声音极轻,宛如男女之间喃喃细语。

    宣营听到这话却如冷水浇头一般,瞬间安静下来。

    眨巴眨巴眼,宣营撒娇似得说道,“怎么啦,难道人家没有吸引力么?还是说你盒你朋友真的是……那种啊?”

    虽然宣营没有说出来,沈牧还是明白她说的是什么的。

    “你想多了,我的取向很正常。”

    移开手指,沈牧微微弯身,两人额头几乎要抵到一起。

    宣营这个时候才发现,如果不穿高跟鞋,沈牧比她都快要高出半头了。

    “只是,我对主动送上门来的东西不感兴趣就是了。”

    “主动送上门的……东西?”

    宣营愣在原地,表情逐渐僵硬。

    说实在的,当被一个女人可怜兮兮的望着的时候,男人都会莫名心软,这一点,沈牧没有例外。

    “换个说法,我喜欢的女人我会主动追求,对于倒追这件事情,我并不感兴趣。”

    看了宣营一眼,沈牧语气低了几分,“这样说,你总能理解吧?”

    紧了紧身上的浴袍,宣营神色黯然,“我理解,非常……理解。”

    “哎,这就对了嘛!”

    沈牧兴冲冲的拍了拍手,转身离开浴室,宣营裹着浴袍跟在后面。

    拿过刚丢下的酒杯,又找来另外一个杯子,找来酒瓶满上酒,沈牧翘着二郎腿打量着宣营。

    “其实我挺纳闷儿的,明明是一个可以靠才华吃饭的人,为什么非得靠脸吃饭呢?”

    “呵呵,才华么?”

    宣营端着酒杯,站在原地,身上的水份被带走,有了些许凉意,不自觉的就把身上的浴袍紧了几分。

    “喝点酒暖暖身子就下去吧,我已经说得非常明白了,如果以后再出现这样的情况,那就别怪我不仁义了!”

    “可是,为什么啊!”

    宣营颇有几分激动,说话几乎是吼出来的,“为什么我都已经做到这种程度了,你还是不肯接纳我,难道你以为我是那种出来卖的女人吗!还是说嫌弃我丑才不肯要我!”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宣营的激动也是吓了沈牧一跳,急忙摆手否定宣营自己的猜测,沈牧继续说道,“我的意思是,你长得的确很好看,正如有句话说的那样,强扭的瓜不甜,就算你诱惑我,发生点什么,又能怎样?”

    沈牧并不想和宣营闹得太僵,所以只能语重心长的看着她,试图口头说服。

    也不知道是沈牧这一次比较郑重,还是最后的手段用尽都没能让沈牧正色看上一眼,宣营多少有些失落。

    “的确不能怎样!”

    “哎,这就对了!”

    见宣营终于松口,沈牧也松了口气,当场跳了起来,和宣营碰了杯,“干了这杯酒,回屋睡觉,明天一早,又是美好的一天。”

    “你以为我真的是小孩子么?”宣营颇为幽怨的看了沈牧一眼,“连我最自信的身体都没能让你正眼看我一眼,即使睡一觉醒来,这种事情又怎么可能会忘记。”

    话虽这么说,宣营仍旧和沈牧碰了杯,半杯威士忌,一饮而尽,端的是女中豪杰,连沈牧也差点忍不住为之叫好。

    酒也喝了,澡也洗了,有的没的也该走了。

    裹着明显大一号的浴袍,光着脚丫子,宣营缓步朝门口走去。

    在对方快要离开房间门口的时候,沈牧低声道,“有的时候,身体并不是最好的武器,女人不自爱,又怎么会得到别人所爱?”

    宣营离开的脚步顿了顿,终究没有转头,径直离开。

    一碗鸡汤送上,沈牧的任务也完成了,心里打定主意,以后不管如何肯定不能让藏锋晚上出去了,否则清白不保啊!

    送走宣营,沈牧又运转了一遍气桩剑内炼口诀,内劲在体内环绕一小周天,暖洋洋的感觉从头到脚过了个遍。

    那感觉,就像是大冬天的泡了个热水澡一样,浑身舒坦。

    之后沈牧才算是上床休息,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俗话说睡觉睡到自然醒才是最舒服的,沈牧通常情况下都能舒舒服服的睡个觉,可这一次,还没睡醒呢,外面开门声就传了过来。

    颇为恼火的穿上衣服,揉着脑袋从卧室出来,还没站稳脚步呢,藏锋就凑过来喊道,“老大老大,下面有情况,你要不要下去瞅瞅?”

    “什么情况啊?让你这么激动?”

    看着满脸兴奋劲儿的藏锋,沈牧真的挺纳闷儿他昨天晚上到底有没有“辛勤劳作”。

    不过纳闷儿归纳闷儿,对于藏锋话里所说的情况,沈牧还是非常好奇的。

    “下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肯定的啊,我刚上来的时候看到酒店后面那块还未完工的建筑全塌了,好家伙,不知道的人估计还会以为是被定点爆破了呢!”

    藏锋引着沈牧往窗边走去,透过窗户,看着一片狼藉的外面,沈牧眉头倏然蹙起。

    “这楼塌了?”

    “我听下面的人说,好像是正在开工的时候,那楼毫无征兆的直接就塌了,好像还埋进去几个建筑工人,现在正实施营救呢,也不知道救出来是个什么样子,活下来估计挺玄乎的。”

    “事情要糟!赶快跟我下去!”

    还未洗漱的沈牧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转身朝着门口跑去,藏锋一脸茫然,有些搞不清楚沈牧怎么也激动起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