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3章 后兵

作者:涨公子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神级龙卫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特种女兵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至尊狂龙最新章节!

    面对高秋德的劝说,沈牧面带笑意,盯着他看了好久,随后才算是笑道,“你不会真的这么天真的以为,只是吃顿饭赔点钱就算完事了?”

    “不然你还想怎样?”

    听出沈牧话中有话,高秋德眉头一皱,语气也变得分外不客气起来。

    “这地方是我姐夫的,这些人是我的手下,就你们两个,凭着要挟着我姐夫,就想讹诈我?”

    “哎,话不能这么说,”沈牧甩了甩手,“俗话说得好啊,这人啊,总的有个梦想,我的梦想呢,就是有钱,特别特别有钱!”

    沈牧笑吟吟的看着高秋德,话里的意思已经表达的非常清楚了。

    而高秋德听到这话后反倒是笑了起来,他就怕沈牧油盐不吃柴米不进,不管是贪财也好还是贪色也好,只要有想要的,高秋德就能对付的了。

    所以当沈牧说完这话,高秋德随即回道,“这个自然是没问题的,本人不才,又承蒙道上兄弟的照顾,钱这方面,绝对不成问题!”

    顿了顿,高秋德又想起什么似得问了一句。

    “就是不知道沈先生想要多少钱,才肯把这件事情放下?”

    “我就喜欢高老大这样的爽快人。”

    沈牧拍拍手,听到招呼藏锋把付春雷推了出去。

    见沈牧放人,高秋德也松了口气,这个姐夫虽然不办事,但是怎么说也是姐姐的丈夫,他在自己面前出了事情,姐姐肯定埋怨自己。

    现在好了,付春雷被放开,接下来自然就是好好谈事情的时候了。

    付春雷被放开,高秋德的态度隐隐之中也有了一些变化,“沈先生也是个爽快人,能认识沈先生也是我的荣幸,不如咱们找个地方吃点便饭,顺带谈一谈赔偿的事情吧。”

    “吃饭不着急,咱们还是先谈谈赔偿的事情吧。”

    沈牧以一种不可拒绝的语气淡淡说道,比起商量,这样的话听起来反倒是更像命令。

    高秋德傻愣了一下,心中做好的打算也因沈牧这样的一句话动摇了几分。

    呵呵干笑两声,高秋德只好问道,“那么,不知道沈先生大概需要多少的赔偿金呢?沈先生报个数,我好让手下去准备!”

    给了高秋德一个“小伙子真懂事”的眼神,沈牧看似无所谓的说道,“赔偿金嘛,来个一两千万的吧。”

    听到沈牧开出的价格,高秋德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沈先生真有意思,一两千万?是在开玩笑么?”

    “没有啊,”沈牧颇显无辜的摇了摇头,“你没有听错,随随便便来个一两千万的就好了,毕竟万豪酒店副楼也不值什么钱,而且还未完工,用不了多少,这点小数字对高老大来说,应该算不得什么吧?”

    高秋德嘴角抽了抽,“沈先生太会开玩笑了。”

    面色一冷,高秋德身子前倾,像是一头蓄势待发的猛虎,“你以为人民币是大街上的白菜么?一两千万,一两千万足够买你一条命了!”

    “一千万买我一条命?我好怕怕啊!”

    沈牧满脸都是故作惊恐的表情,浮夸的演技永远都能激起别人的不爽。

    看到沈牧那一手捂着胸口,满脸做作的表情,高秋德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而沈牧就像是没看到一样,整了整衣服坐好,转头看向旁边的藏锋,“我的命只值一千万?”

    藏锋非常配合的说道,“曾经有人开价三个亿想要你的脑袋你给忘了?”

    “哦~对了,”沈牧恍然大悟一般点了点头,继而转头看向高秋德,“你这一千万恐怕还不够你买我的人头?怎么办?”

    高秋德脑子转的也算快,听出沈牧语气中的嘲讽,随即对着手下说道,“我给你们一千万,你们谁想杀他?”

    “我!”

    “老大,我!”

    “我也行!”

    高秋德的手下们卖力的举手,高秋德压了压手,脸上带着讥讽的笑容,“所以说,一千万还是能买你的命的!”

    沈牧倒是没想到高秋德竟然还有这样的手段,当场愣了一下,随即笑着摇了摇头。

    在沈牧摇头的时候,藏锋瞬间出手,身形如电,明明刚才还是坐着的藏锋转眼间就已经到了人群之中。

    随着一阵痛呼哀嚎,举手说话的几个人已经全部都被撂倒。

    “看来现在是买不了了。”

    高秋德也没有想到藏锋竟然会忽然出手,吃惊之余指着沈牧,“你竟然敢……”

    话还没说完就被无精沈牧打断,之间沈牧无精打采的托着脸颊,瘪了瘪嘴,“废话也不多说,一千万,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拿不出来的话,哼哼。”

    后半句没有细说,但是留点悬念可比一口气把事情讲清楚来的更好一些,没看高秋德的脸色就像是吃了苍蝇一样么。

    “沈先生,我客气一点喊你一声沈先生,别以为自己真的是什么大人物,我告诉你,这里是我的地盘,只要我招招手,你今天就走不出这个门!”

    被沈牧耍的团团转的高秋德最后一丝耐心也被耗尽,冷着一张脸,表情要多严肃有多严肃,而且隐隐可以从中察觉到一丝杀意。

    而这些,正是沈牧想要做的。

    “你是存心没打算要这赔偿金吧?”

    到了这个时候,高秋德也终于明白沈牧的心思了。

    从一开始,沈牧就没有打算和他们“好好谈”,所谓的谈判,只不过是沈牧正在试探他们的底线罢了。

    只有找到底线,才能打破底线,打破底线,又是沈牧最喜欢做的事情。

    不过做是做的说是说的,沈牧摆了摆手,“怎么可能呢,我这的确是正在和你们谈啊!”

    “我可看不到沈先生谈判的诚意!开口就是一千万,你以为人民币是大街上的白菜?说捡就能捡到的?”

    “秋德啊,大街上也捡不到白菜!”

    自打高秋德来了之后,付春雷愣是憋着不敢吭气,大概是怕高秋德责怪,现在好不容易找到机会,插了一句嘴,结果却被高秋德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高老大可是海口市里响当当的老大,这么点钱还拿不出来么?真是让我太失望了,既然是这样,那我就只能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了,藏锋,动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