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9章 背后议论人?

作者:涨公子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神级龙卫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特种女兵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至尊狂龙最新章节!

    “我记得好像是从袁枚到海蓝岛之后,才开始诸事不顺,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总会有人和我别着来。”

    听到这话,田中一郎喝茶的动作顿了一下,放下茶杯,眉头微微皱起,“袁枚是谁?”

    “从内地来的一个商人,好像准备在海蓝岛开发服务业项目,和我有着商业上的冲突,不过后来在他的工地出事的时候,我帮了他一把,好像也没有那么大的纷争了。”

    “他和你有生意上的冲突?你还帮他?”

    田中一郎真不知道该怎么说黄建太才好了,这是没脑子的家伙才能做出来的事情吧?

    “不是这样的,我是看在沈牧的面子上才帮他的忙的。”

    黄建太急忙解释,而田中一郎听到“沈牧”这个名字,一直拨弄着茶杯的手顿时僵了一下。

    “沈牧?你认识沈牧?”

    “对啊,而且关系还算不错。”

    黄建太并没有听出不田中一郎语气里的异样,反倒是颇有兴致的说道,“我还打算把他拉到我身边,让他为我帮忙做事情呢。”

    总算是想起这个熟悉的名字到底是从哪里听到过,田中一郎心中微微一颤,瞥了黄建太一眼,“如果你想死,就让他带在你的身边吧!”

    “这话怎么说?”

    “很简单,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真正在背后下手的,应该是沈牧才对。”

    “应该不会吧?”

    听到这样的推断,黄建太顿时有点傻眼了。

    田中一郎颇为嘲讽的摇了摇头,“你所说的那个袁枚是否和沈牧也有关系?”

    黄建太愣了一下,随即无奈点头,田中一郎心中看得到了准确的答案,再度肯定几分,随即问道,“那么,你仔细想想,是不是在沈牧出现的时候,你才开始一直倒霉的?”

    “这个不是吧?”

    黄建太当即否定道,“沈牧刚来海蓝岛,就帮我揍了周开明一顿,这又怎么能算得上是倒霉呢?”

    “哼,你又怎么怎么知道周开明和沈牧不是一伙儿的?”

    “我和周开明又怎么可能是一伙儿的呢?这位先生,你说话真有意思。”沈牧的声音忽然从楼梯口传来,听到这声音,黄建太当即站起了身子。

    只见楼梯口的方向,沈牧面带笑意的站在那里,身后站着一脸无奈的管家,“老板,他说他是你的朋友,非得进来找你,拦都拦不住。”

    “你先退下吧!”

    挥手让管家离开,黄建太这才满脸笑意的迎了上去,“老弟,我们还正在说你呢。”

    “背后说我坏话么?”

    沈牧可谓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冷着一张脸,眼神望向田中一郎,“也不知道这位先生是那个山嘎达里来的,如此没有教养,在背后偷偷议论别人?”

    “我这可不算是偷偷的议论,而是堂而皇之的评价。”

    从沈牧的话里,田中一郎多少也能猜出一些来人的身份,“想必阁下就是沈牧沈先生咯?”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正是沈牧。”

    还未真正交手,两人在气势上已经进行了一次交锋。

    看到这里,黄建太急忙冲到两人中间充当和事佬,“沈老弟,这是我在日笨的合作人,田中一郎、田中先生,这就是我跟你提到过的沈牧沈先生。”

    有黄建太在中间夹着,不管是沈牧还是田中一郎,还是需要给点面子的,所以两人虚假一笑,朝对方伸出了手,“你好!”

    双手刚握在一起,手心之中竟然就传出“咯吱吱”的骨骼摩擦的声音,察觉到不对劲,偏偏黄建太还什么都做不了。

    一边是自己的赞助人,一边是想要拉拢的人,黄建太还真不知道该去帮谁。

    就在他正在为难的时候,两人齐齐松开,朝着对方微微一笑。

    “田中先生的力气还是蛮大的,是我自不量力了!”

    沈牧的笑容谦逊和睦,带着丝丝歉意,看起来还真像是诚心实意的道歉,背后的藏锋看到沈牧表情后,噗嗤一声忍不住笑了出来。

    田中一郎现在整个右手都在打着颤颤,握都握不住,很明显的和刚才沈牧的交手中吃了一个大亏,沈牧得了便宜还卖乖,估计田中一郎肺都快要气炸了。

    好不容易忍住满肚子的怒气,田中一郎强撑出一丝笑容,“沈先生的力气也不小。”

    脸上带着笑,心底对于沈牧却多了另外一条评价,“典型的不肯吃亏,可以利用的弱点”。

    黄建太自然也是看出了两人之间的矛盾,干笑着请两人坐下,给沈牧倒上一杯茶,这才算是问道,“老弟怎么想起来找我来了?”

    “之前听说赵裘将黄老哥抓起来,我就想去找你的,但是你也知道的,上一次在工地上,赵裘连带着我也恨了进去,我也不能贸然前去,这不是听说老哥从里面出来了,急忙过来看看你。”

    沈牧转头看了一眼,藏锋立即上前,把手里捧着的礼盒递了上去。

    “小小心思,不成敬意,也算是小弟我为你压惊了。”

    “来看看就行了,还带什么东西啊?”

    黄建太随手接过礼盒,入手颇沉,脸上再度露出一丝笑容,“说起来这次还真的谢谢田中先生呢!”

    说起田中一郎,黄建太语气也稍稍沉了几分,“田中先生是山口组驻东南亚地区的总管,听说我出了事情,连夜从越难赶过来的。”

    “原来是山口组的人啊?失敬失敬!”

    听到对方的身份,沈牧立即换了副表情,恭恭敬敬的给对方敬了杯茶。

    田中一郎显然没有因为沈牧态度的改变而产生任何放松的心理,表面上虽然十分配合,暗地里却提起了高度的警惕。

    “沈先生哪里的话,山口组不过是小打小闹,完全没办法和沈先生的三棱刺相比啊!”

    三棱刺?

    提起这个名字,沈牧也是愣了一下,不过很快沈牧就意识到对方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之前在俄螺丝的时候,沈牧曾经和山口组有过交集,在干掉那些山口组的人后,华小天主动留下了三棱刺的标记。

    对方正是因为如此才断定自己是三棱刺的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