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7章 谁拦得住?

作者:涨公子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神级龙卫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特种女兵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至尊狂龙最新章节!

    对上围攻自己的那些人,沈牧可谓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没等对方主动出手,他已经悍然攻出一拳。

    这一拳,出其不备,又是在他最巅峰的时候攻出的,拳风轰然炸裂开来,直接就把齐帅剩下的半句话给堵了回去。

    身子接连后退几步,好不容易止住身子,看到旁边的齐宕贤,急忙上前扶好齐老爷子。

    而沈牧那边已经开始动手了,一拳朝着距离最近的那人面门砸去,那人完全没有想到,沈牧竟然连声招呼都不打就要动手,下意识的双手架在面门上。

    他哪曾想到,沈牧这朝脸一拳根本就是虚晃一招,带着阵阵拳风的右拳还未落下,左拳已经一拳撞到了对方腹部。

    人体腹部是最为柔软的部位,受到重力撞击后,会直接传达给大脑中枢,所以,很不幸的,那人直接抱着肚子倒了下去。

    而这只是第一个,一招得逞后,沈牧并没有逞强,立即后撤两步。

    已经反应过来的那些高手立即围了上来,而沈牧的身后,那个身材佝偻的老人一记如出一辙的炮拳朝着沈牧后背砸来。

    感知到背后的劲风,沈牧眉头一皱,左脚脚后跟轻点地面,制止了后退的身形后,身子迅速前冲,在佝偻老人的拳头还未落下之前,就已经转身朝着左侧冲去。

    然而左侧那人似乎早就想到沈牧会冲过来一般,高鞭腿直接朝沈牧脑门儿上踹去。

    身形微微下沉,躲过对方的高鞭腿后,沈牧毫不留情的撞了上去,正是铁山靠。

    那人原本就是单腿着地,被沈牧躲过鞭腿后还未来得及撤离,沈牧已经贴了上来,顺道送了对方一程。

    围攻沈牧的,加上佝偻老人总共六个人,五个隐藏高手眨眼的功夫被沈牧破去两个,剩下的三个对沈牧的实力也有了极为明显的感知。

    互相对视一眼,不在选择单打独斗,而是并成一排直撞了过来,而且分工极为明确,上中下三面全有攻击,佝偻老人犹如幻影一般身形闪移不定,随时准备进攻。

    一时间,沈牧身边险象环生,齐宕贤扶着齐帅站好,眼神中带着浓浓的凝重,“果然像老刘说得那样,对方如果真的动手,普通点了三盏灯的高手还真奈何不了他。”

    “那岂不是说,他在麒麟里面也能混上个小队长了?”

    “小队长可就委屈他了!”

    站正身子,齐宕贤一巴掌拍到齐帅脑袋上,“你还有脸说,从小到大我对你报了多大的希望,结果到现在功夫境界高不成低不就,反倒是在官场上混得风生水起,真给你老子长脸。”

    齐帅对上齐宕贤,可没有沈牧那个胆子,嘿嘿一笑,又上前搀扶着齐宕贤,“那不是借着您老人家的光吗?”

    两人交谈的功夫,沈牧以挨了腹部挨了一拳的代价,换走了攻击下盘的高手,随即趁着对方失神的功夫,以同样一拳回敬给了攻他中路的那人腹部。

    “好一个睚眦必报的小子,这么点得失都要斤斤计较,真的让你离开,指不定会给其他人带来多大的危害!”

    佝偻老人第一次开口,声音略显嘶哑,犹如毒蛇吐信一般。

    听到这声音,沈牧下意识的皱了皱眉,身子侧了一下,却被佝偻老人从另外一边狠狠的砸了一拳。

    挨了一拳,沈牧瞬间提起了精神,而佝偻老人一拳建功,身子再度游走开来。

    “看来你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厉害啊?”

    佝偻老人的声音再度响起,而沈牧根据判断,再度躲开,然而在外人看来,沈牧的躲避却像是主动把自己送到佝偻老人的拳头上一样。

    如果说一招只是凑巧的话,那么接连两次都栽倒这上面,那就是不只是运气能够解释得了的了。

    “怎么?摸不到东南西北了么?”

    佝偻老人的嘶哑声音再度响起,这一次,沈牧没有躲闪,而是站在原地动也不动,然而第三拳依旧砸了过来。

    不过这一次,在拳头落下之前,沈牧却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拳头。

    “你的招式很奇怪,我第一次见!”

    沈牧咧嘴一笑,拳头猛然间挥了出去,“但是并不代表我就不能理解了!”

    “真的是这样么?”

    佝偻老人话音刚落,沈牧身子已经瞬间朝门口方向闪出三米左右的距离。

    出其不意伸出左腿的佝偻老人这才惊讶的看了沈牧一眼,“意识很不错,不过到此为止了!”

    “是么?”

    躲开偷袭的沈牧止住脚步,转身看着佝偻老人,眼神里带着丝丝凶意,只是站在原地,整个人却像是变了个人一般。

    感觉到沈牧的变化,佝偻老人眉头猛地一紧迅速后撤,直接挡在了齐宕贤的面前。

    浑身杀气四溢的沈牧看到佝偻老人的动作后,咧嘴一笑,浑身煞气瞬间散开。

    “我想走,你拦得住我?”

    佝偻老人收起满脸笑意,表情变得格外凝重,齐宕贤的脸色也变得格外难看,齐帅更是收齐了那副恭谨的态度,下意识的横在了齐宕贤与佝偻老人之间。

    看到三人如此严阵以待,沈牧耸了耸肩膀,无奈笑道,“如果你们不逼我的话,我肯定不会傻得自己找死啦~”

    说完这话,沈牧摆了摆手转身朝着大院门口走去,“不用送了,我自己走就好。”

    等到沈牧一直走到大院门口附近,佝偻老人还是一副严阵以待的态度,看到这一幕,齐宕贤拍了拍佝偻老人的肩膀,沉声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小子手上沾过血,而且还不少!”

    齐帅挠了挠头解释道,“他不是当雇佣兵的么?雇佣兵的话,肯定会杀人的吧?”

    佝偻老人摇了摇头,声音越发冷冽,“我说的沾血,不只是杀一两个人那么简单,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小子在战场上绝对待过不断的时间,甚至在过去的半年里,就参与过大型的战争,在战场上杀人和一挑一杀人性质相去甚远!那小子刚才刻意展露给咱们看的,不只是那浑身的杀意,还有就是那些煞气,那些人死之后纠缠在杀人者身上的煞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