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1章 大胆的想法

作者:涨公子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神级龙卫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特种女兵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至尊狂龙最新章节!

    和赵桃夭在军区大院腻歪了两个多小时,眼瞅着天色黑了下来,沈牧心底刚蹦出一点想法,外面就传来了敲门声。

    “小姐,首长说了,晚上一定要回家!时间差不多了!”

    听到这话,沈牧顺手抄起桌子上的烟灰缸就要丢出去。

    看到沈牧这幅样子,赵桃夭顿时捂嘴笑了起来。

    “我知道了,这就出去!”

    把沈牧手上的烟灰缸接下来,赵桃夭笑颜如花,轻轻捏了小沈牧一把。

    “这可不怪我哦,这可是爷爷的安排呢!”

    赵桃夭那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更是引得沈牧满心不忿,直接朝着外面吼了起来。

    “催什么催!正生孩子呢!”

    听到屋内这话,站在门外的两人马上着急了。

    还没等他们冲进去,赵桃夭就红着脸从里面走了出来。

    “咱们走吧!”

    马彪两人探头探脑的往房间里瞅着,似乎是为了确定沈牧那些话的真实性。

    沈牧嘿嘿笑着从屋里走了出来,看到两人,哼了一声。

    “小妮子,跟我斗,你还嫩着呢!”

    轻轻在赵桃夭耳边吐了个口气,沈牧这才收回了身子,随后更是炫耀似得给了马彪两人一个白眼。

    没等两人发飙,脸色更加红润的赵桃夭已经急匆匆往外面走去。

    无奈之下,两人只能同样跟了出去。

    敲定了这赵桃夭出任董事的事,沈牧心中不由得落下了一块大石。

    毕竟是身在军区大院,晚上沈牧照旧在齐宕贤那边吃了顿饭。

    晚饭上,好不容易见到沈牧的齐芳死活缠着沈牧要和沈牧一起睡觉,吓得齐帅好说歹说,总算是把齐芳劝走。

    等到保姆把餐桌收拾好,齐宕贤亲自动手泡上一壶香茗。

    “太安门已经处理好了?”

    “陈自德被安全组逮捕,陈守成被日笨人所杀,陈守旺被我困在了太安集团,太安门此役,若无其他因素,算是已经处理好了。”

    虽然太安门的事情中齐宕贤并没有亲自动手,可如果没有齐宕贤顶着上面的压力向下面施压,沈牧又怎么可能带着人手暴力攻入太安门。

    每当想到这里,沈牧都不由得想要开口感谢齐宕贤。

    齐宕贤好像未卜先知一般看出沈牧的想法,放下茶杯,淡然笑道,“你和你父亲当初面临的环境不一样了,那会儿还将就一夫当关,现在再讲那一套,可就要被人吃的连骨头都不剩咯。”

    闻言,沈牧无奈一笑,只得端起茶杯,以酒代茶敬了齐宕贤一杯。

    “既然太安门的事情已成定局,接下来你有什么想法?”

    “八卦门和太安门都被日笨人侵入,就连塞北势力也收到了日笨人的蛊惑,我觉得华夏古武界快要变天了。”

    放下茶杯,沈牧忧心忡忡道,“不知道还有多少古武门派被日笨人侵入,接下来我想回家看看。”

    “沈家,唐门,都是中原古武界的一流势力,换我是日笨人,我也会尝试着下手。”

    点了点头,沈牧眉头簇成一团。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我才不太放心沈家!”

    顿了顿,看了齐宕贤一眼,沈牧这才补充道,“还有……唐门。”

    听着沈牧的回答,齐宕贤颇为满意的“嗯”了一声。

    “可最近一段时间,你不能离开燕京!”

    “为什么?”

    吃惊之余,沈牧连茶水满溢出来都没有注意到。

    把沈牧的手腕挑高,齐宕贤这才开口解释道,“虽然关于太安门的行动都是出自我的授意,可上面还是有人注意到你了。”

    能被齐宕贤称作“上面”,可想而知对方来头多大。

    心中虽然不忿,可沈牧也只能无奈答应下来。

    两人间的融洽气氛瞬间被这样一个消息冲散,缓了片刻,沈牧这才抬头问道,“有人监视我?”

    齐宕贤点了点头,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抛出另外一个消息,

    “麒麟小队已经被全部调出中南海!”

    麒麟小队,出自齐宕贤之手的特种作战小队,全部由古武人士组成,也是被中南海方面最为倚重的作战力量。

    将麒麟小队调出中南海,已经是“上面”最为露骨的表达了。

    “会持续多长时间?”

    “不确定!”

    给沈牧倒上一杯茶,齐宕贤这才开口道,“总而言之,最近一段时间不要再有什么动作便是!”

    “知道了!”

    带着复杂的心情离开齐宕贤的住处,一直回到酒店,沈牧的情绪都没有稳定下来。

    “麒麟小队,中南海,终于盯上我了么?”

    咬了咬牙,面对来自上面的强大压力,无奈之下,沈牧也只能以不变应万变。

    倒在床上翻来覆去,两个小时沈牧都没能睡着。

    ……

    半夜十二点多,刚忙完公司事务的萧芸整个人都瘫倒在床上。

    刚褪下外套准备休息,放在床头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正准备洗澡休息的萧芸皱了皱眉,有些不爽的接通电话。

    “谁?”

    “哟哟哟,谁又惹我家小芸芸生气啦?”

    听着电话那头吊儿郎当的声音,只剩下一层贴身衣物的萧芸莫名其妙红了一下脸。

    “怎么大晚上的给我打电话啊?”

    不知不觉中,被打扰的怒气已经云雾般飘散开来,继而替之的是浓浓怨气。

    “那什么,我这几天不是一直在忙么,你把一个快被敌人吃光抹净的分公司丢给我,我容易么?”

    听出沈牧话外音,萧芸不假含糊直接问道,“燕京那边的事情是你做的?”

    “除了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打得了架哄得了娃的我,还能有谁?”沈牧嘿嘿一笑,从军区大院带出来的怒气也在不经意之间悄然散去。

    “那我可要真的好好谢谢你咯?”

    不满哼了一声,萧芸心里却像是吃了蜜一般。

    听出萧芸态度的改变,沈牧心情大好,玩闹心顿起。

    “咱们两个,说什么谢谢?改天你来找我,或者我去找你,当面探讨一下人生哲学岂不更好?”

    “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萧芸脸色越发红润,想到眼前最大的麻烦事被解决,心中更是放下了一块大石。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