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44 章 死士或者狂信徒

作者:涨公子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神级龙卫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特种女兵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至尊狂龙最新章节!

    凶手就这么死了?这种做派,可是很古老的,只有死士和狂热信徒才会干的,沈牧捏开凶手的嘴,满嘴白沫,恶心的很。沈牧很后悔自己这么干了,他把死者扔掉,看了看他的表情,有些悔恨,有些惊讶,看样子不像是自己主动求死的。

    忍着恶心,沈牧在死者的嘴里发现了一个破碎的小小的碎片,看来这就是杀死这家伙的东西了,是毒药,但是远程控制的。

    拿着那枚小小的东西,沈牧开始头脑风暴。

    自萧姚被绑架到现在,他们所得到的绑架者信息,还有现在所遇到的事情,完全牵扯不上关系。就现在所得到的乌鸦的信息来看,绑架者显然不是他。

    因为视频中的男子身高体壮,约莫有一百六十斤,而死在浴缸里的死鬼乌鸦,体形消瘦,一看就知道是吸毒纵欲过量,两个人完全联系不到一起。但他为什么又被杀,而杀他的人,嘴里竟然还有这种高科技的东西,沈牧看不懂了。

    很快,李处长下来了,看着沈牧脚下的死者,脸色铁青。

    “你不会以为这是我杀的吧?有脑子都能看得出来,他是中毒死的。”

    李处长泯然不语:“这边一连出了两条人命,我没办法陪你们了,恕我失陪,还请离开这里,我们要接手处理这里。”

    沈牧冷笑:“你现在赶紧带着我们去另外一个人的地址,不然,你们要处理的尸体,会更多。”

    李处长想了想,同意了沈牧的想法,给警察打了电话,开着车,立马带着沈牧和萧青衣前往下一个地点。也是香港的贫民区,洪水桥。

    快到洪水桥的时候,沈牧眼神飘向萧青衣。

    萧青衣会意,从车上跳了下去,很快就隐蔽在人群之中。

    李处长看得目瞪口道:“她……”

    沈牧反问:“谁啊?”

    “她,坐在你旁边的女人,她从车上跳下去了。”

    沈牧装傻充楞:“什么女人,不一直都是我们两个人吗?李处长,莫不是你一天没看见老婆就开始想念了?”

    李处长斩钉截铁的说:“不对,我很清楚的看到了,她从车上跳下去,完好无损,还迅速消失了。”

    沈牧诡秘一笑:“李处长,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是有很多未解之谜的,该装傻的时候聪明,才是最大的傻子。”

    李处长立马明白了,乖乖开车,进了第二个人,骆驼住的地方。

    进了这里,沈牧更是大开眼界,如果说刚才只是穷人区,那这里可以说是乞丐区了。很难想想,一个人,住在笼子大小的地方是如何生活的。

    李处长对这种情况并不在意,四处寻人问话,很快就问到了骆驼的地方,他在后面打牌。

    二人过去的路上,沈牧问:“你们这地方,还有这种住宿方式啊,不怕失火啊?烧起来,都得死。”

    李处长看了看沈牧,眼角扫视了周围。

    沈牧看了周围,忽然明白了,活在这里,或许和死了,其实没多大的区别。

    走了两步,在一阵吆五喝六声音中,李处长看到了光天化日下打牌赌博的人。

    李处长没有生气,问道:“骆驼呢?”

    几个坐下打牌的大哥都不敢说话,下面一个小弟可能想在大哥面前露露脸,上前挡在李处长面前,顶了顶:“你谁啊,知道这是谁吗?”

    李处长一枪托打在他脸上,当场就把他抽晕了:“警察。”

    这两个字的威慑力十分巨大,本来就没人敢动,此时全部趴在地上了。

    他们都是低级混混,不是黑社会,看到警察还敢叫律师,他们没有律师,更没有钱。

    李处长又问了一遍:“骆驼呢?”

    “去尿尿了,好大一会都没回来。”

    “不好。”

    沈牧和李处长齐齐叫了一声,两人向后面奔去,沈牧比李处长快了好几步,也更早的闻到了后面芜杂的味道,差点熏得他一个跟头过去。

    稳住之后,沈牧一脚踹开厕所门,还是来晚了,人已经死了,半个身子都陷在厕所里,恶心的要命。

    随后跟来的李处长看到这画面,直接吐了,沈牧赶紧离开:“你别招我啊,我现在可想吐了。”

    李处长好容易把胃里的东西都吐出来了,忍着恶心看了看,说:“刚死没有一个小时,死者表面没有任何伤痕,看脸色发青,口吐白沫,初步判断,中毒死亡,烈性毒药,目前所知道的有…”

    沈牧白了这家伙一眼,很想一脚把他也踢进去。

    “凶手没有跑远,赶紧发动群众,让他们在周围寻找,看看有没有生面孔。”

    李处长问:“哪里有群众?”

    “你这个处长做的真是合格,刚才打牌那群混混啊,发动他们,找到陌生人,一人赏一千块。对了,这笔钱你们出,看什么看,今天一连死了三个人,要是破案了,你可是脸上大大有光,一点钱算什么。”

    沈牧的歪理成功说服了李处长,他出去,把那群混混全部发动起来,在笼屋小区四处寻找陌生人的踪迹。

    同时,沈牧和李处长也没有闲着,沈牧跳上屋顶,站得高,看得远。

    李处长在下面指挥混混,挨家挨户在在笼屋内吆五喝六,骚扰民众。

    这要是在平时,李处长得被上面骂死,香港的投诉,可真的是投诉。

    但今天不一样,有杀人凶手闯了进来,所有人都很害怕,尽管被混混一波波骚扰很是讨厌,但他们还是捏着鼻子,任由检查。

    一群人将附近的区域翻了个底朝天,还是没有发现任何陌生人的踪迹。

    沈牧从屋顶跳了下去,对李处长说:“看来凶手确定是走了。”

    李处长几道:“那怎么办?”

    “怎么办?我来看看啊。”

    沈牧给萧青衣发了消息:“你人在哪里?”

    “赤柱。”

    沈牧一笑:“咱们去赤柱。”

    李处长问道:“咱们去赤柱干什么?那里只有……我的天。”

    沈牧笑道:“你也看相声啊。”

    “现在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吗?赶紧过去,凶手肯定要对另外两个下手。”

    两人上了车,沈牧忽然拉住李处长,问:“你说凶手挨个把疑似目标全部消灭,是什么意思?”

    李处长愣了,问道:“是啊,他处心积虑的,把我们想出来的疑似目标全部消灭,是什么意思?”

    二人愣了一下,齐齐说了一声:“我们。”

    沈牧说:“作案的肯定是你们内部人员。”

    这句话很不中听,李处长脸色又变了,但他无力反驳,就现在在所得出的结论来看,事情的真相,八成是这个样子。

    “那赤柱那边的两个人就不用管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死就死了。你瞪着我干什么?想宣传你那个人权理论?狗屁,他都犯法了,还有个屁的人权,作案的时候,他们怎么不想想被他伤害那人的人权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