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56 章 苏婵被占便宜了

作者:涨公子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神级龙卫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特种女兵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至尊狂龙最新章节!

    阿巴亥从地底冒出来,一脸冷笑,看着沈牧。郭文翰等人哪里见过这种场面,下意识端起了枪,小腿肚子都有点软。

    “教官,她……”郭文翰是见过世面的,但陡然见到阿巴亥也是吓得说话都颤抖。

    沈牧稳住他,说:“没什么好害怕的,一只女鬼而已。”

    “呃……”有那胆小的,当场就抽过去了,沈牧心说这几个没出息的,幸好郭文翰还挺得住,颤颤巍巍的,端着枪,站在沈牧的身边。

    “教官,鬼怎么杀?要童子尿吗?”

    “啥?你听谁说的?”

    “我奶奶说的,鬼害怕童子尿。”

    “哦,这里哪里还有童子?”

    郭文翰害羞道:“我还是。”

    沈牧诧异的看看他,语重心长的说:“明天请一天假,我带你放松一下去,二十六七的人了,也不容易。”

    郭文翰害羞而期待的低下了头,一直被冷落的阿巴亥冷冷道:“你们说够了没有?”

    沈牧斥责道:“你着什么急,没看见这里还有一个单身solo二十多年的老爷们吗?一点都没有同情心,他要是再单身几年,见到你都会扑过去的。”

    阿巴亥一记阴冷的掌风打过去。

    沈牧心说一声我艹,一脚踹开了郭文翰,自己一掌迎了上去。

    实力提升后,他敏锐的感知到阿巴亥的实力有多强,绝对是超越外体境界的,稳稳的天光境界。

    但她自身是鬼,比一般的天光境界修行人要弱一筹,再加上她并不会运用,又弱了一筹,所以她的实力,也就比沈牧强一点,所以沈牧才敢如此大胆的硬接她一招。

    两道灵气相撞,沈牧倒飞出去,在半空中转了一圈,稳稳落地,虽说嘴角余有血迹,但笑得很灿烂。

    “就这点能耐。”

    阿巴亥不受沈牧的激将法,眉头皱起来,一卷玉少:“我们走。”

    阿巴亥带着玉少走了,沈牧坐在地上,一口血吐出来。

    修为的差距还是很明显的,沈牧受了内伤。

    郭文翰赶紧跑上来,看到吐出来的是淤血,松了口气:“教官,你怎么样?”

    “还行,扶我起来,我有办法解决那只鬼。”

    郭文翰把沈牧扶起来,问道:“教官,鬼怎么杀?”

    “有这个。”沈牧从怀里把木剑拿出来,苏婵也从一旁跑过来,跳进沈牧的怀里。

    刚才有木剑在,她不敢进去。

    “这是?”郭文翰眼睁睁看着一道红色的光窜进沈牧的怀里,好一阵惊讶。

    沈牧说:“我的宠物,一只小狐狸。”

    说完,沈牧按住胸口,小狐狸又在他怀里作怪了。

    郭文翰心说教官现在的品味越来越独特了,但这不是他该管的,郭文翰拿过沈牧手里的木剑,问道:“这不是道士用来做法的吗?有用吗?”

    “那人说,桃木为至阳之物,这个东西又被雷劈了九次,是天底下阳气最厉害的,他是那么说的。”沈牧耸耸肩,照搬念书,其实这一类修行方面的东西,他一点都不懂,可既然七星剑仙都那么说了,他也就相信了。

    郭文翰看看木剑,递还给了沈牧:“教官那你赶紧去杀了那只鬼吧,免得她再为祸人间。”

    “小伙子,一段时间不见,文化水平提高了不少啊,为祸人间都学会了。”

    郭文翰挠挠头,沈牧跳上车,一脚油门,远远的走了。

    “不是,教官,那车你得还回来,军区的……”

    沈牧开的远远的,一点都没听到,他把苏婵从怀里拿出来,放在前挡风玻璃下面。苏婵从来没有坐过车,很是好奇的四处张望。

    “你别乱动啊,那是点烟器,你上去,坐好。”苏婵爱动,一刻都不安生,沈牧怕她乱戳着什么地方,给她按到副驾驶,捆好。

    由于担心阿巴亥会直接去家里捣乱,沈牧直接把车开到家里,抱着苏婵进屋,客厅里只有古文坐着玩手机。

    听到动静,她抬头一看,啊的尖叫出声。

    沈牧猝不及防,被震得连连后退,好家伙,她什么时候学的狮吼功?太吓人了。

    “好可爱的小狗,这好像是狐狸?好可爱的小狐狸,我抱抱,你从哪里弄回来的。”古文看到苏婵,少女心泛滥,也不管沈牧同意与否,一把抢了过去。

    沈牧没来的拦,古文刚抱过去,随后便是哎呦一声痛叫。苏婵也就被扔到地上,背弓着,对古文呲牙咧嘴,嗷嗷的,很凶猛的样子。

    古文也真被吓到了,看着自己流血的手,心里那叫一个委屈,嘴巴一扁就要哭出来。

    一旁下来的萧青衣看看地上的苏婵,拉住古文说:“伤口不深,先把血止住,再去打狂犬疫苗。”

    克里斯蒂下来带着古文先去包扎,萧青衣质问沈牧:“这个是怎么回事?”

    苏婵又跳回了沈牧的怀里,沈牧说:“我收的徒弟,苏婵,狐狸精。”

    萧青衣眉毛倒竖:“好啊,你还真在外面给我找回来一只狐狸精,这……”萧青衣想说两句重话,看看苏婵可怜巴巴的样子,把话又咽了下去:“说说怎么回事,你不是去学灭鬼的法术了吗?怎么带回来一只妖怪?还成了你徒弟。”

    沈牧把事情说了一遍,萧青衣听了也是叹了口气:“想不到竟然灭门了,这是白狐门最后的遗孤了,变种吗?浑身火红色。”

    “不知道,这小家伙神奇的很,身上的力量有点复杂,我想应该是白狐门谋求的崛起希望,很可惜,现在白狐门只剩下这一只了。”

    “可怜的小家伙,你要收养也行,首先约法三章,必须调教好,不能让她随地大小便,也不能随便咬人,吃饭要到固定地方……”

    沈牧感觉到怀里的小狐狸毛又开始炸起来了,冷汗都出来了,急忙拦住萧青衣:“咱养的是个徒弟,不是宠物,她很通人性,你说的话她都能听得懂,我想这家伙在修炼一段时间,应该能和她同门一样,化身为人。”

    萧青衣瞥了一眼沈牧,拿过苏婵。

    苏婵反嘴也要咬,但萧青衣不是古文,她一把按住了苏婵,冷冷道:“第一条,不准咬人,咬一次,我拔你一颗牙。”

    苏婵吓得急忙闭上嘴巴。

    萧青衣说:“还真的通人性,这样就更好办了,我先看看。”

    她做了一个沈牧之前做过的事情,让苏婵再次炸毛。

    萧青衣把苏婵翻了过来,看了看私密的地方。苏婵立马呲牙咧嘴,又炸毛了。

    “是只母的,以后怕也是祸国殃民的主,你可看好了。”

    萧青衣把苏婵扔给沈牧,苏婵委委屈屈,缩在沈牧怀里。一副我被别人占便宜的样子。

    “都是母的,有什么好害羞的。”沈牧一点苏婵。

    萧青衣霎时间一个转身:“你说我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