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98 章 诡异

作者:涨公子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神级龙卫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特种女兵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至尊狂龙最新章节!

    只一刹那,沈牧的头皮麻了,他不假思索,一道剑气斩过去,那道背影飘飘忽忽,看起动作很慢,但却躲开了他的雷霆一击。落地转头,那也是沈牧,包括表情,和此刻的沈牧一模一样。

    沈牧的表情好似第一次见鬼,但他看到了,也就不再畏惧。

    “装神弄鬼,我倒要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

    ‘沈牧’对沈牧诡异一笑,身体忽然化作一阵青烟,消失在原地。沈牧急忙用观气术观察,却什么都没有看到,还是一样的,处处充满了死亡之气。

    “妈的,这个死亡之谷越来越好玩了。”

    沈牧说来修行的时间也不长,对于修行界的很多事情都不知道,刚才出现的是什么东西,他是一点都摸不到头脑,但看上去,那东西短时间内没办法伤到他,不然早就真刀真枪的干了,何必还费这个事情。

    苏婵也看到了另一个沈牧,她跳出来,对沈牧巴拉巴拉好一阵。

    沈牧却没看明白,摇摇头,又把她按了回去:“听说妖怪到一定境界就能化身人形,你什么时候能化身人形,咱们起码能正常交流。”

    苏婵很不开心,气呼呼的。

    这个地方一时半会也不出去,沈牧便盘腿坐在地上,折腾了一个下午,他的灵气几近枯竭,必须要补充一下了。暗地里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玩意,要没有充足的战斗力,怕是难以应对。

    死亡之谷的夜晚很冷,这种冷和外面的冷又不一样,这种温度,冷到侵入骨髓,即便是沈牧也感觉到凉意,很是刺骨,躲在沈牧怀里的苏婵也瑟瑟发抖。

    沈牧点燃了一点凤凰火焰,引在面前,苏婵感觉到了温暖,从沈牧怀里跳出来,也学着沈牧,盘腿坐在地上,很认真地举起小爪子,烤手。

    “你身上也有火焰,偏偏要用我的。”

    苏婵呀呀两句,然后继续烤暖。

    沈牧闭目恢复灵气,过了一会,他感觉一旁的苏婵在扯他的衣服。

    沈牧睁开眼,苏婵吱吱呀呀,沈牧看懂了,小家伙饿了。

    “饿了也没办法,忍一忍吧,来的太出乎意料,我身上什么吃的都没有。”

    苏婵做出失望的表情,忽然耸了耸鼻子,抬头向左边看去。沈牧也耸了耸鼻子,他闻到了食物的味道,很香,很诱人。

    苏蝉已经被勾去了魂,站起来,飘飘忽忽的要过去。

    沈牧一把把拉她了回来。这地方他下午都走遍了。除了满地的骨头,其他什么都没有,哪里来的吃的,肯定是某种幻术。

    他有所经验,闭着眼睛不去管它,苏婵却急的直叫唤。

    沈牧也有所心动,香味越来越浓,而且有种勾魂夺魄的效果,勾引的他心都乱了,肚子也更饿了。

    “这个幻术厉害了,虽然没有幻想,但比灵幻宫的要强多了。”沈牧曾经领教过灵幻宫的幻术,可以说得上天下无双,但比起这里的,却又少了一筹。

    这里的幻术是急人之所需,他们现在正饿,那边就传来了香味,勾动了人的基本所需。

    苏婵还在动弹,很想过去饱餐一顿,连沈牧都非常意动。

    尽管知道那是假的,但心里总有一个声音在蛊惑他,或许是真的呢,或许下午没看清楚呢,过去看看也不打紧。

    左右权衡,沈牧站起来,点燃了数点火苗,环绕在他的身边。

    这不是法术,是分属于火焰魔法,不是用来攻击的,就是用来照明的,也不知道为什么魔法师们会创造出这样子无聊的魔法。

    沈牧用了不是为了照明,是为了取暖。

    顺着香味,沈牧在前方看到了一点火光,扑闪扑闪,时不时还有几星几点的火星直飞上天,然后缓慢消失。是一个篝火,篝火旁坐着一个人,背对着他们,看不见长相,只能看出,这是个女人。

    别说是在死亡之谷,就是在外面,大晚上陡然出现这么一个女人也不会是好事情,沈牧冷笑一声。把苏婵按在怀里吗,只让她头露出来,他慢慢的靠近女人。

    “漫漫长夜,无心睡眠,我以为只有我睡不着,想不到这里还有一位美丽的姑娘也睡不着。”

    女人听到声音没有动静,依旧背对着沈牧。

    沈牧心说这玩意还真能沉得住气,他走到姑娘面前,不由愣了一下。尽管知道是假的,但还是被这东西所幻化出来的样子惊到了,因为坐在这里的,是阿珂。

    神威族的阿珂,被他父亲杀掉的阿珂,那个他感觉对不起的阿珂。

    “阿珂。”

    阿珂抬头,对沈牧一笑:“你来了。”

    沈牧无言以对,苏婵倒是一点都不见外,忽然从沈牧怀里跳出来,一把抢走阿珂手上的半块馒头,放在嘴里嘎嘣吃起来。

    沈牧一时失神,馒头已经被苏婵咬了一口,他急忙把东西抢下来,再扒开苏蝉的嘴,把东西抠出来,令人意外的是,馒头,真的是馒头。

    阿珂一笑,倾国倾城:“你不信我吗。”

    沈牧镇定下来,神色一冷:“戏演的够了,我亲手埋葬了阿珂,你这鬼东西,去死吧。”

    沈牧一道剑气点出去,剑气穿过阿珂,却没能伤到她分毫。

    好像她不存在于这里,沈牧皱起眉头,这个感觉,和他之前的感觉一样,好像根本不存在。

    阿珂说:“此间的事情,我才刚刚了解,死亡谷不是好地方,我送你出去,晚不要再进来了。”

    什么?沈牧皱着眉头,阿珂站起来,双手一招,沈牧只感觉背后忽然有一股强大的吸力,竟然把他吸了出去。

    眼前的景象快速变幻,等沈牧身形停住,他陡然发现,他已经到了神威族的村外。更令他惊讶的是,神威族内竟然灯火齐聚,人气旺盛。

    “不对,这还是幻觉。”沈牧用观气术使劲观察,但得出来的结果还是一个,这里是一个正常的村庄,里面住的都是人,没有其他存在。

    这怎么可能?沈牧绞尽脑汁也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

    他当初是亲手埋葬了整个神威族,这绝对不会错的,也正是因为他父亲吸收了整个神威族的生命,他才和父亲一刀两断,那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尽管沈牧已经经历了那么多诡异的事情,但眼前的事情,他还是感觉不可思议。

    沈牧没有想明白,苏蝉已经进了村里。

    随即便是一阵惊叫声:“有狐狸偷东西了。”

    转眼间,苏蝉已经回来了,嘴里叼着不知道什么动物的肉,贼兮兮的躲在沈牧后面,快速啃食着。

    沈牧把她提起来,苏婵一点没有偷东西的愧疚,还很大方的把一块馒头拿给沈牧。

    沈牧一手提着苏婵,另一只手拿着馒头,很是无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