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太可怕了!

作者:砂糖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神级龙卫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少女神医大甜妻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天才医生重生十八岁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先婚厚爱,厉少的神秘哑妻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 太可怕了!

    犹如过了一个世纪的漫长,舒窈面色苍白的蜷在大床一角。

    和之前不同,这次结束,他没有想躲避垃圾般,迅速的从她身边嫌弃的避开。

    冲过澡从更衣室出来,慢条斯理的站在床边整理着装,眸色低垂,一边系着衬衫袖口,一边冷蔑的视线注视着舒窈。

    可能是卧房台灯的缘故,他面无表情的俊脸上,格外恐怖阴森。

    良久,他才有了开口的趋势,凉薄的唇略微翕动,扫在舒窈身上的目光,尤为暗沉。

    厉沉溪看着她,到了唇边的话,莫名的顿住了。

    如炬的视线在她身上一寸寸扫过,如雪的肌肤布满了各种深浅不一的印痕,他注视着,倏地勾唇冷笑一声。

    笑声短促,夹杂着些许的嘲弄。

    同时,眼底也衍生着一抹意味不明的复杂,转瞬,又被漠然的疏离所取代,终究,他一句话都没说,只整理了下衣服,转身,出了卧房。

    随着房门关闭,舒窈纤长的睫毛轻颤,将埋在被子里的小脑袋探了出来。

    勉强支撑起酸痛难忍的身体,挣扎着坐了起来,下床拾起地上的体检报告。

    简单的动作,却几乎耗尽了她残存的所有体力,虚弱的依靠着床头,注视着上面结果栏里的诊断,目光沉了。

    隔天,早上的例会结束,黄毅敲门进了董事长办公室,递上了几份文件。

    厉沉溪大致翻阅一遍,快速的提笔在每份文件落款签上了苍劲有力的三个大字。

    黄毅收走文件,刚转身,就听到身后传来老板低醇的声音——

    “等下!”

    他脚步滞住,转回身,“厉董,还有事?”

    “派人去查一下她的日用品,再调查下周围其他人。”

    话落,黄毅诧异的一时没反应过来,多问了句,“她?”

    但这个字刚出口,黄毅就后悔了!

    老板口中的‘她’除了少夫人,又还能有谁。

    “好的,我知道了厉董!”黄毅了然,忙谨慎的连连点头。

    只是往外走时,黄毅心中还纳闷,少夫人一向洁身自好,又平日和他人没什么交集,怎会染上那种奇怪的传染病呢?

    本觉得不可思议,现在看来,老板也和他不谋而合了。

    高大的男人,起身踱步落地窗前,窗外绚烂的阳光在他周身笼罩了层金,讳莫的眼底,沉沦如海,复杂难寻。

    而厉宅这边,蒋文怡的突然到来,和突然的举动,让舒窈都措手不及。

    从进门的一刻起,蒋文怡阴沉的脸色,犹如染满了地狱的嗜煞,对来到近前打招呼的舒窈连正眼都没看一下,只冷冷的吩咐身侧的秘书,“去,把小少爷抱过来!”

    秘书低了低头,径直上楼。

    舒窈微怔,耳边传来了蒋文怡疾言厉色的狠斥,“不会说话也就算了,想不到还是这种水性杨花的烂货!”

    “竟然得了什么传染病?舒窈,你还真是长本事了啊!被什么不三不四的人传染的?看来,厉太太这个身份,你是不满意啊!”

    一字一句,如淬了毒的刀子,锋锐的刀口,戳的舒窈心上伤口淋漓。

    “不满意就说出来!没人求着让你留在厉家,不愿意待,马上滚!”

    “我可不想因为你,让我们厉氏的名誉受到半点影响,舒窈,你最好给我识趣一点!”

    舒窈神色诧异,蒋文怡劈头盖脸的一通数落,秘书也抱着厉政从楼上下来,小家伙还没睡醒,趴在男人怀里,呼呼睡的正香。

    蒋文怡一见孙子,戾气顿时缓了不少,忙上前从秘书手中将孩子轻轻的接了过来,“我的大孙子,来让奶奶抱抱……”

    厉政完全沉浸在睡梦中,被蒋文怡抱在怀中,也闭着小眼睛,微微的吧唧下小嘴,模样更可爱。

    蒋文怡疼惜得不得了,抚摸着孩子的小脸颊,柔声说,“跟奶奶回家,我的小宝贝乖孙……”

    话落,都不等舒窈脸上惊诧的情绪浮起,蒋文怡已经转眸看向她,并冷斥了句,“从今天开始,政儿我接走了!”

    然后,也不顾舒窈的意见和态度,抱着孩子,蒋文怡转身向外。

    舒窈快步追了过去,还不等上前,就被秘书拦下了。

    中年男人态度还算和蔼,恭敬的颔首行礼,淡道,“暂时少夫人最少还是别追了,以免惹怒了夫人,对您……”

    秘书后面的话故意拉长声没说,但到底想说什么,舒窈心知肚明。

    惹怒了蒋文怡,自然对她不利。

    “少夫人还是尽快治疗吧!”秘书目光深许的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去。

    舒窈在玄关止步,注视着迈巴赫离去的车影,心里沉甸的像浇筑了铁铅。

    而远处的餐厅这边,管家和保姆小声议论,寥寥数语,音量微低的窜进了她的耳中。

    “传染病?我的天!不会是那种病吧!”

    “应该不会,昨晚先生好像还和她同床了呢!”保姆说。

    管家目光狐疑,“你怎么知道?”

    “早上收拾卧房时,感觉出来的,乱七八糟的,还有床单……”

    都是过来人,管家似乎明白了,随即用手推了保姆一下,“以后看好自己的东西,和她的都分开来,别再把我们传染上就糟了!”

    “可不是嘛,太可怕了!”

    ……

    耳畔跌宕的话语,无需查看都能感觉出别人的嫌弃,舒窈快速拿起外套和包包,往外走的每一步,都犹如在刀尖漫步,痛彻心扉。

    她要去医院,一定要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了!

    刚走出别墅,一辆红色的敞篷跑车以极快的速度从后方驶来,‘嗖’的一下,在舒窈近前停下。

    舒媛坐在车上,酷帅的戴着个大墨镜,妖艳的红唇勾着皎洁的弧度,漠凉的话语接踵而来,道出口的瞬间,却震惊了舒窈。

    “要去医院吧!”

    “怎么样?得传染病的感觉,舒服吗?”

    舒窈猛怔,果然如她猜测的一般,都是舒媛捣的鬼!

    “不用费力的去医院了,只是小病,没几天就会好的!”舒媛很清楚,她不过在护肤品里动了点小手脚。

    皮肤略有红疹,都是小毛病,也不会传染。

    但真正的文章,不是这个病,而是流言蜚语。

    看着舒窈阴沉的脸色,舒媛更加惬意,摘下了墨镜,冷道,“这可不能怪我!只能怪你活的太失败,丈夫婆婆,没一个人愿意站出来相信你,呵呵……”

    言犹在耳,舒媛冷笑的声音,一直在舒窈耳侧徘徊,注视着疾驰而去的跑车,她纤细的手指,一点一点,紧握成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