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我最不想伤害她!

作者:砂糖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神级龙卫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少女神医大甜妻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天才医生重生十八岁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先婚厚爱,厉少的神秘哑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二十章 我最不想伤害她!

    ‘愧疚’两字,不知何时,在韩采苓心中横亘,像深入骨髓的一根针,难以拔取。

    她甚至也不知道自己此时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只是觉得心口……有点略微的发堵。

    亦或者是什么其他的感觉。

    最近全部精力都集中在自己的案子上,她刚二十几岁,一旦罪名落实,十几年的牢狱生活,不堪想象。

    但突然脱险,冷不丁的,她心里涌现的,只是感动,和无法言喻的喜悦,所以很多举动,都是不受大脑控制的……

    可能让别人误会,以至于产生不好的想法。

    韩采苓无法再设想下去,连忙开口解释,“沉溪,我……刚才无罪释放,我一下子冲昏头了,所以就抱了你,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

    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手足无措。

    一时间,后车座内,气氛瞬间凝固。

    厉沉溪却淡漠的侧过身,清冷的眸中,如常的如履薄冰,注视着她的无措,眼底愁绪尽染。

    “你到底在紧张着什么?”

    韩采苓也不知道,抿了抿唇,“我……我只是不想给你增添太多的麻烦,也不想你我之间有太多的绯闻,那些对你都不好!”

    顿了顿,她又说,“沉溪,我真不是故意的,虽然……我承认过还爱着你,但我从未想过破坏你和舒窈之间的关系,一想到可能伤害到舒窈,我就……”

    她无法再说下去,焦急的连忙深吸了口气,又说,“停车!我想下车!”

    “下车你去哪里?”厉沉溪淡淡的,平静如水的俊颜恍若什么事都没发生。

    韩采苓皱着眉,叹息,“我想去见舒窈,我要和她坦白一切……”

    想了想,她扭过身体,看着他冷淡的眼眸,“我只想好好的和舒窈做朋友,她是个很不错的女人,善良,没有心机,而且坦诚,最关键的,我一见到她,就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这是真的,沉溪,我爱你,但如果让我选择的话,她是这个世界上,除了你和我父母外,最不想伤害的人!”

    “她对你这么重要?”他又道,凉薄的语气,感觉不出喜怒。

    “当然了!”韩采苓几乎不假思索的回答,“能遇到一个知心的好友,不容易的!”

    在这个圈子里,韩采苓很清楚,都是踩低捧高,阿谀奉承,哪有什么真正的闺蜜,有的只是互相算计和利用。

    但她从认识舒窈的那天起,从她清澈的眼眸中看到的,只是纯洁无瑕,善良单一。

    能有这样的女人做朋友,此生无悔。

    “友情和爱情之间,你还是选择偏向前者。”这句话道出的同时,厉沉溪的唇边,附和着冷蔑的笑。

    那笑容满含讥讽,嘲弄,愁绪,甚至是……蕴怒!

    韩采苓猛地愣住。

    记忆像开拉闸的洪水猛兽,瞬间吞噬她全部思绪。

    当年,她也是为了友情,而才放弃了他的。

    韩采苓是厉沉溪的初恋,也是此生在舒窈之前,唯一深爱过的女人。

    从二十岁,到二十五岁,长达五年。

    青涩的校园生活,蔓延到社会工作。

    从懵懂青春,到深沉复杂。

    身边的这个女人,是他曾经付出过真挚感情和真心的,同样,也曾伤他最深!

    韩采苓当初有个好闺蜜,同样的豪门圈子里,几乎从小一起长大,林氏集团的千金小姐林婉莹。

    某一天,林婉莹突然哭诉的告诉她,自己也曾深爱着厉沉溪,甚至为了他,可以付出多少多少之类的话语,哭得肝肠寸断,荡气回肠。

    从那之后,韩采苓和厉沉溪之间的感情,变得不那么完美了,她开始躲着他,逃避他,甚至感觉和他在一起,就愧对了自己的好友!

    明明是个错误的想法,但韩采苓竟不知如何选择。

    一直到后来,林婉莹突然闹出了一场自杀的把戏,韩采苓心痛了,真的害怕了,在林婉莹抢救苏醒后,她就独自逃开了。

    将厉沉溪彻底留给了林婉莹,自己一个人远赴国外,等再回来时,他已经结婚了。

    厉沉溪从未和林婉莹交往过,只是当她是个邻家小妹,悉心照顾多次。

    而韩采苓去国外后,也从旁人口中得知了林婉莹的很多劣迹,甚至不惜为了抢夺闺蜜男友,上演自杀把戏。

    被闺蜜欺骗,还失去了最宝贵的爱情。

    对韩采苓来说,绝对是最凄惨的。

    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她再度看着他,近在身边的男人,这个无数次在她梦中萦绕的容颜,低沉如天籁的嗓音,还有他身上特有的味道……

    韩采苓眼眶一瞬间就红了,鼻子里像被人塞了个柠檬,酸的发疼,她吸了吸鼻子,强忍着不哭泣的冲动,只道了句,“对,对不起!”

    对于当年的一切,她现在能说的,也只有这三个字。

    “一句道歉,可以挽回一切吗?”他冷冷的,冷毅的轮廓上映衬着凉薄的弧度。

    韩采苓垂下了头,“我不知道除了道歉外,还能怎么做?当初的决定,是我错了,但我同样也失去了你啊!”

    这就是她当初荒诞举动的代价!

    “同样的错误,你还想再犯吗?”厉沉溪声音更冷。

    她摇摇头,“你要知道,舒窈不是林婉莹,她是真的好,不是作秀,也不是演戏,我不想做坏女人,沉溪,别逼我!”

    “逼你?”他听到一个有意思的字句。

    韩采苓抬起头,泪光斑驳的越过视线盯着他,“如果换成我已经结婚了,你还是未婚,就算你还对我有感情,你会来干涉我生活吗?”

    “会啊!”他的回答,丝毫不假思索。

    “……”

    韩采苓更加无措,荒谬的抿着唇,不断摇头,“这么做是错的,我们不能背负一世骂名!”

    “呵!”厉沉溪嗤笑了声,“我们只是做生意的商人,哪有什么丰功伟绩,难道还要一世英名吗?”

    “不,那也不应该……”她能说的,也只有这么多。

    厉沉溪倒抽了口冷气,逼问了她这么多,似乎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他冷笑笑,叹了口气,转而才道,“你不用觉得愧疚什么,也没有做错什么,你就是你,没必要向人道歉。”

    厉沉溪深知,这个女人还如当年一般,善良的超乎想象。

    韩采苓却愣住了。

    接下来,他解释的一句,更像突袭的一盆冷水,将她温热的一颗心,猛然淋醒。

    “因为我和你之间,本来就没有任何多余的关系,我们只是合作伙伴,普通朋友,不是吗?”

    “……是!”

    一颗悬着的心,竟生生坠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