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为什么乱发脾气

作者:砂糖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神级龙卫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少女神医大甜妻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天才医生重生十八岁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先婚厚爱,厉少的神秘哑妻最新章节!

    第二百零四章 为什么乱发脾气

    清朗无云的好天气,转瞬就会迎来阴沉沉的梅雨。

    绵延逼仄的雨整整持续了两天之久,而这两天里,母亲只睁开过三次眼睛,每次都维持不到一分钟。

    从ICU病房转入了普通的VIP病房入住,舒窈也带来了很多东西,有母亲的生活用品,也有自己的,还有政儿的。

    毕竟这里是医院,她要随时照顾母亲,只能暂时委托莫晚晚照顾这小家伙。

    所幸政儿还比较喜欢莫晚晚,自然也不吵不闹的,每天跟着阿姨还算快乐,舒窈也算欣慰的。

    中午,林墨白走进病房的时候,跟之前很多次见到她时的样子一样,她只是静默的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神色木讷的看着床上呼吸微弱的母亲,涣散的目光,似乎透过安柔苍白的脸色,还看着远处的地板。

    林墨白扫了一眼桌上他早上送来的粥和早餐,袋子连打开都未曾打开过,一口未动。

    “舒窈。”

    他出声唤她,这才将舒窈从混沌的思绪中叫醒。

    她转过身,仍旧维持着平日里的样子,甚至还强颜欢笑的努力笑笑,对他打招呼。

    但林墨白看着这样的她,心情无论如何都没办法放松下来,她的状态,太过于掩耳盗铃了。

    所以他走过去,握住了她的手,安慰的抚着她的肩膀,“窈窈,你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还要吃点东西!”

    她却摇摇头,手语说,“我很好,也不饿,没事的。”

    这些话,这两天,她几次都用手语表达。

    林墨白无奈的叹息,更加心疼她了,握着她的肩膀力道也更大,“别再强撑着了,你真的很累,需要休息!跟我回家好好睡一觉,好吗?”

    舒窈却看着他,良久,还是拨开了他的手,仍旧固执的摇摇头,手语说,“我真的没事。”

    并不是她非要逞强,只是床上躺着的,可是她的母亲啊。

    安柔这辈子都在为了女儿付出和牺牲,年幼时,要忍受着骨肉分离的苦痛,只为了能让舒窈有个好的前程,忍痛将她送回了舒家。

    后来随着她长大,父亲过世,安柔又成了薛彩丽手中掌控舒窈的一颗棋子,辗转被关在多个精神病院,为了女儿,她多次想要自杀,只为了不拖累舒窈。

    自杀无果后,她就装疯卖傻。

    可以说,为了舒窈,吃尽了苦头。

    好不容易脱身牢笼,但好日子还没过多久,又患了这样的病,如果这次不能逃脱病魔的魔爪,舒窈不敢想象,自己如果失去母亲会怎样。

    林墨白看着她固执的样子,虽然不忍,但也没办法再劝,只能无奈的放任她如此,却一再提醒,让她再吃点东西。

    而此时的厉氏集团,总裁室中,黄毅拿着几份文件让老板签字。

    沉浸在工作之中的厉沉溪,也是在处理完手边的事情,抽出时间审阅后,提笔在上面签下龙飞凤舞的几个字。

    接着,黄毅站在一旁,又说,“厉董,医院那边问过了,安夫人还没有苏醒,但少夫人一直陪在床边,已经连续两天两夜了。”

    顿了顿,看着厉沉溪阴沉无变的俊脸,黄毅又补充说,“还不吃不喝的。”

    厉沉溪转眸看着电脑屏幕,盯着上面正在编辑的邮件,明明顺延的思绪,却不知为何打乱了。

    心底的烦闷也接踵而来,随手扯过一旁的文件,继续翻看。

    但字都签完了,似乎也没什么问题了。

    他反复看了几遍,挑了几个小问题,拿起座机电话打给了企划部,“设计稿弄成了什么?这是这个季度的新品,有望垄断国内市场的,你们怎么一点都不重视?这些稿子都不行,重新弄一份,下班前交上来!”

    一通无名的怒火,发的有些莫名其妙。

    黄毅看着被老板扔过来的设计稿,有些感觉无辜,明明之前厉沉溪都默许的,怎么又突然……

    不用想都知道是因为什么。

    厉沉溪又端起了旁边的咖啡,喝一口就吐了,“都凉了,让小李重新煮一杯!”

    “是!”

    黄毅点点头,出去叫秘书重新端咖啡进去。

    小李是新来的女秘书,一杯热咖啡送进去,就听办公室里传出老板的声音,暴怒的发着脾气,情绪十分不正常。

    平日里对情绪掌控自如,从来不会为小事发脾气的厉沉溪,似乎今天的举动都十分反常,黄毅想了想,看着走出来哭泣的女秘书,起身走进了总裁室。

    “厉董,听医院那边的人说,少夫人的身体状况,不适合这样苦熬了,要不您过去看看?”黄毅适时开口询问。

    得到的,却是老板不悦的低吼,“我让你派人去医院了吗?谁让你擅自做主的!”

    “……”

    “把人叫回来!”厉沉溪声音冰冷的吩咐。

    黄毅点了点头,“好。”

    随着办公室门关闭,他也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微信恢复聊天记录后,看着一个对话框,俊逸的脸色阴沉冷绝。

    日子一天天过,时间一点点的流逝,转眼,又过了两天。

    林墨白看着病房中仍旧守在床边不眠不休的女人,疼惜的眉心不断紧蹙,最终还是执拗不过自己的心,推门走了进去。

    “舒窈,你真的不能再熬下去了!”他拉起她的手,“你就算不为了自己着想,也要为肚子里的孩子想想啊!”

    这几天,她几乎瘦了一大圈,两只眼睛里也满满的堆着血丝,脸色更是苍白的不像话,林墨白目光复杂的盯着她,末了在心底做了个决定,如果她再不听话,等下就要给她打针镇定剂了。

    舒窈却看着他,无力的点了点头,手语说,“我等下会睡会儿的,放心,我没事。”

    话落,她又转身看着床上的母亲,继续坐在了那个椅子上。

    林墨白皱眉,刚想说什么,却突然看见舒窈苍白的脸色猛地紧绷起来。

    床上的安柔眼皮突然在动,胸口起伏的程度也比之前昏迷时的要明显许多。

    林墨白马上看着仪器上的变化,刚刚涌现出激动地神色,却在瞬息间有变得失落起来。

    而舒窈的目光却仍旧时惊喜的,这是几天来,母亲第一次有明显的变化,看着安柔缓缓睁开的眼睛,她忙握着母亲的手,小心翼翼的举动,又满眼期待的看着她。

    林墨白站在一侧,轻声唤着,“安阿姨?舒窈在这里呢,一直都在!”

    安柔似乎听到了女儿的名字,眼睛慢慢的睁开了大半,只是和先前的几次大体相同,瞳仁涣散无力,只是无力的看着天花板,毫无生机。

    “安阿姨这……”林墨白想要告诉她实情,但看着舒窈激动不已的神情,到了嘴边的话,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舒窈手语忙问,“我妈妈醒了,对吗?对吗?”

    他不想打消她最后的一丝希望,只能点了点头。

    她就高兴不已,忙握着她的手,俯身在母亲身边,凑在近前,想要听到母亲说的话语。

    却不知为何,怎么都听不清。

    反而是一边的仪器,突然发出刺耳的声响,‘嘀嘀嘀’林墨白一惊,忙推开了她,“阿姨心跳骤停,需要马上抢救!”

    他说话时,按了床边的警铃,快速的扯开安柔身上的病号服,忙做起了心脏复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