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这回满意了吗?

作者:砂糖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神级龙卫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少女神医大甜妻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天才医生重生十八岁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先婚厚爱,厉少的神秘哑妻最新章节!

    第二百二十七章 这回满意了吗?

    “厉董,韩小姐还是没找到……”

    黄毅带人四处寻找,仍旧杳无消息,只能回来汇报。

    厉沉溪看着他,“那找到人是在哪里被绑的吗?”

    黄毅点点头,拿上一份文件,里面都是监控记录的截图,“我们找了很多韩小姐可能去过的地方,都说没见过韩小姐,最终,在莺歌兰儿酒店有人见过韩小姐,这是地下车库的视频监视记录,四个监控被人损毁了三个,其中一个隐藏在暗处,只拍到了一些背影和侧脸,但可以肯定的是,韩小姐被三个男人绑走的。”

    顿了顿,黄毅又说,“而且从绑架地点,到损毁监控来看,他们是有备而来的,可能跟踪韩小姐很久了,一直在自己会下手。”

    一旁的韩父闻言,更是担心女儿的安危,着急的起身再房间里来回踱步,“怎么办?到底是谁,非要这么和我韩家过不去!”

    厉沉溪魅瞳紧缩,抬起头对黄毅吩咐说,“务必尽最大可能,一定要找到她!还要确保采苓安然无恙!”

    如此吩咐完,他又安慰了韩父几句,才转身向外,上了自己的车,在市区内的高速路上兜圈子,韩采苓突然遭遇绑架,太过蹊跷,到底是谁,为什么一定要绑架她呢?

    通常情况下,绑匪绑架,还如此知晓韩采苓的作息时间,除了跟踪调查已久外,更多的,还可能是有人买凶如此。

    那么,背后主使又会是谁?

    谁和韩采苓有如此深仇大恨呢?如果只是仇恨,那绑架又能解决什么问题?

    他有些想不通,加快车速,朝着莺歌兰儿酒店而去,要去实地看看情况才行……

    而城市的一角,夜色笼罩,黑漆漆的窗外,是万家灯火,各种家常菜的饭香味隔空传来,在鼻息间萦绕,韩采苓微微挪了挪身子,慢慢的从破旧的床上坐了起来。

    不大的房子,空荡荡的。

    除了这个小床,再无其他。

    房门突然‘咣当’一声被人撞开了,两个男人坏笑的迈步进来,手上拿着个录像机,在距离她不远的地方支起放好,录像机打开。

    韩采苓错愕的看着这一幕,“你们……要,要干什么?”

    “干什么?”一个男人将上衣脱下,随手扔在了地上,恶劣的笑容透着猥琐的痕迹,朝着她一步一步走进,单腿屈膝支在了床边上,粗劣的大手捏住了她的下巴,“是啊,你说我们想干什么?”

    又一个男人从另一边过来,拉住了韩采苓的手,割断了绳索,用力将她往后一推,“除了干你,还能干什么?嗯?”

    韩采苓震惊,精致的容颜瞬间颠覆,惊恐的视线在几个人身上逡巡,“你们……”

    “别怕,只要你好好配合,哥几个是不会伤害你的!乖一点,省的自己受苦啊!”

    男人看着韩采苓惊吓的小模样,放声大笑,凑过去,埋首在她脖颈间索吻,韩采苓只觉得又羞又气,奋力的挣扎扭动,甚至抬手直接扇了那个男人两巴掌。

    被打的男人一惊,可能没想到韩采苓能如此,当即恼羞成怒起来,扬手又捆了她两巴掌。

    男人的气力本就很大,一打完,鲜血顺着她的唇角蜿蜒而下,苍白的容颜,鲜红的血迹,触目惊心。

    另外个男人也趁机猛然将她衣衫用力一扯,只听‘咔’的一声,整件衬衫被撕成了两半,乳白色的内衣瞬间暴跳入眼前,两个男人眼眸里放出了精光,喜出望外的伸手覆了上去。

    “来吧!就玩几次,不会怎样的!”

    “反正你是女人,是女人就要被草,有什么关系呢?”

    两个男人上下其手,粗俗恶劣的话语比比皆是,韩采苓羞辱的生不如死,痛苦的狠咬下唇,挣扎的身体和双臂都被男人奋力摁住,犹如一只被擒在案板上的鱼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他们羞辱……

    一边的录像机,不断的拍着,将这每一个细小的镜头全部录下,不差分毫。

    “滚开!你们这群禽兽!放开我……”

    “啊!放开我啊!你们猪狗不如,我一定会杀了你们……”

    韩采苓凄厉的叫声不绝于耳,此时,却有一道身影,直接拉开了录像机,将镜头对向了自己。

    这个人戴了个人皮面具,狰狞丑陋,甚至还有点恐惧的感觉,摆放好镜头,他便坐在了沙发上,姿态优雅的双腿交叠,看着镜头说,“听到了吗?这女人还真是个极品尤物啊!终于知道厉董为什么对她执念如此之深了……”

    “厉董,我也不难为你,三个亿,明天下午八点十五,你准时送到东港码头120号集装箱,韩小姐,我定当安全送回!”

    录像按了暂停键,接着,录像机关闭,取出记忆卡,戴着面具的男人将其放入一个信封中,然后抬眼看着那边的一幕春色,只说,“可以了!”

    三个字一出,两个男人如被按了关闭按键的机器,马上停下了动作,并乖乖的起身,整理衣服挪身下床。

    韩采苓挣了下,避开了手上的绳索,也顺势坐了起来。

    她站起身,扫着那两个男人,冷然一笑,扬手狠扇了他们每人两个巴掌!

    “混蛋!刚才竟然敢打我?”

    两个男人吓得魂飞魄散,紧张的连忙解释,“我们……也是情非得已啊!韩小姐别生气,别生气……”

    “都是些什么东西!”

    韩采苓气的又扬起了手腕,耳畔却听到戴面具男人的声音——

    “够了!他们也是为了演的逼真一点,别忘了,这主意可是你想出来的,不演好点,怎么让厉沉溪相信?”

    说话时,男人也摘下了脸上的面具,精瘦的男人,一脸的皱纹,敏锐的眼眸精光分明。

    韩采苓抬手擦了擦唇边的鲜血,叹息的松口气,“好吧!这次就饶了你们,只要这次成了,我说话算话,绝对价钱翻倍,放心!”

    两个男人千恩万谢,老男人将装好了内存卡的信封扔给他们,叮嘱说,“尽快邮去厉氏集团,切记,别露出什么马脚来!”

    “是!”

    旋即,老男人看向了韩采苓,“这会满意了吗?大侄女。”

    韩采苓想着厉沉溪收到刚刚录像后的脸色,唇畔的笑容愈显惬意,也愈加毒辣,俨然一副胜利者的口吻与模样,“当然了,龙叔亲自出马,我能不满意吗?”

    此时的厉氏集团,秘书收到了有人送来的信件,一时间觉得可能很重要,就联系了黄毅。

    黄毅担心和绑架案有关,也不敢怠慢,马上联系了厉沉溪。

    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公司,将内存卡取出,导入后播放,看着大屏幕中韩采苓被人欺压身下,惊恐的目光,颤抖的身体,还有那无尽的眼泪。

    恍若每一滴都让他有种想要毁灭一切的冲动,厉沉溪脸色阴沉至极,发狠的咬牙,关了视频,对黄毅吩咐说,“调动厉氏的所有人手,务必要找到韩采苓,还要将这几个绑匪给我抓住!”

    “活捉!”他特别交代。

    黄毅点点头,“好,我这就去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