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好奇害死猫

作者:砂糖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神级龙卫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少女神医大甜妻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天才医生重生十八岁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先婚厚爱,厉少的神秘哑妻最新章节!

    第二百四十七章  好奇害死猫

    “不再相信她?”

    厉沉溪淡淡的,重复着她说的话语。

    韩采苓一时无措,柳眉轻蹙,却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同时双臂收紧,抱着面前的男人,“她伤害了我,我并不是想要诋毁她,只是不能再信这个女人了,不要让她的一切,来影响我们,好不好?”

    有人说过,期望有多大,失望就会有多大。

    还有人说,好奇害死猫。

    韩采苓一直好奇厉沉溪的想法,更质疑他对自己的感情,认为是深爱的,只是到底有多爱,她很怀疑。

    此时此刻,她像一个怀揣着巨大渴望的孩子,闪动着大大的眼睛,杏眸凄楚的望着他,要多深情就有多深情,“沉溪,你怎么不说话了?是我说错了什么吗?”

    “没有。”他清淡的回复着,语气如常,深沉清冷的眸光,让人难以猜测出他心底到底装着什么,高深莫测。

    他越是如此,她心底越更加好奇,红唇动了动,却不知道再追问什么,正慌乱的心里七上八下时,突然听他说,“你没说错什么,只是有一点,需要纠正。”

    韩采苓愣住了,“什么?”

    “从绑架案开始到现在,舒窈本人都未曾说过半句让我相信她的话语,我也没表态过,你说不要让我相信她,这又时从何说起呢?”厉沉溪看着她,沉冷的眸光犹如大海,深不见底。

    她语塞的有些吞吐,“这个……”

    “还有,警方都还没有结案呢,具体是不是她做的,不得而知,不要妄下定论。”他抬手轻轻的抚着她的头顶,温柔的动作,丝毫不减。

    只是韩采苓却从他清冷的眸光中,找寻不到任何爱的踪迹。

    一颗心,瞬间跌入万丈深渊。

    “可是我……我……”她不甘心的咬紧下唇,泪水接连而出。

    但话都没等出口,就被他一句话封堵了回去,“我知道你受了伤害,也知道这件事对你很不公平,但是,如果她不是凶手,那她不更冤枉吗?”

    “可是……已经证据确凿了啊!就是舒窈做的,你为什么不相信呢?警方都已经确定她就是最大的嫌疑人了!”

    “只是嫌疑人不是吗?”

    厉沉溪的语速极快,快到了几乎碾压着她的尾音。

    刹那间,韩采苓呼吸窒住了。

    她不惜毁掉自己的名誉,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只为了嫁祸舒窈,让她彻底成为厉沉溪厌烦讨厌的女人,能让他彻底不原谅她,没想到……

    怎么会这样!

    她愣神时,他也顺势放开了她,踱步去了办公桌,坐在皮椅上,厉沉溪眸色更沉,出口的话语,音色极轻,“说实话,我并不相信这件事是她所为。”

    韩采苓杏眸一闪,下意识的走了过去,“为什么?警方都已经确定了,难道我受到的伤害……”

    他摇了摇头,打断她的话语,“可能是你不了解她吧!舒窈没有那么坏的心机,她不是那样的人。”

    如果这件案子,舒窈有嫌疑,那只有两种情况。

    一种是被人栽赃嫁祸,另一种就是被人利用了。

    韩采苓还是不信,更加失落的视线暗沉,“可是,如果不是她又能是谁呢?沉溪啊,你还是不够了解一个女人,女人的妒忌,是无法形容的,那是一种很恐怖的力量……”

    她自己就是女人,很清楚一个女人被逼到一定程度时,会做出什么来。

    但厉沉溪却说,“我可能不够了解女人,但我足够了解她了!采苓,她几岁时,我们就认识了,没人可以伪装十几年的,她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所以说,厉沉溪真的很相信舒窈了?

    韩采苓设计的一切,都成了枉然。

    就算那个女人被定罪了,他也仍旧不相信?

    “当然了,你受到的伤害也是无法弥补的,采苓,我让黄毅帮你找几个心理医生吧!好好的治疗一下,或许会好一点!”厉沉溪建议道。

    心理医生?

    他现在只是拿她当个病人对待了?

    韩采苓猛地愣住,接着快速摇摇头,“我不要什么心理医生,我只要你,沉溪,你能多陪陪我就好了……”

    “好,但我现在很忙,你能先回去休息吗?”他声音还算温和,只是眉宇紧皱着,目光也盯着桌上的文件,看样子真的有些忙了。

    韩采苓不能再继续浪费他的时间,也只能暂时见好就收,简单的告别后,就离开了办公室。

    可恶的舒窈,竟然都到了这一步,他还是不愿意相信!

    好啊,这是逼着她再进行下一步了……

    韩采苓走了以后,厉沉溪就将黄毅叫了进来。

    “她母亲去世的消息,舒窈知道吗?”

    厉沉溪站在落地窗旁,逆光的高大身影,让黄毅看不见俊脸上的表情。

    “暂时可能还不知道吧!舒小姐上午就被警方的人带走了,一直没有放出消息来,也不知道具体情况。”黄毅说。

    厉沉溪略微点了下头,“如果可以话,就暂时封锁消息吧!报纸上报道时,也不要提名字,你去安排下。”

    “好的。”

    “还有,你和金律师联系一下,关于抚养权的事情,撤诉吧!”他嗓音低沉,丝毫感觉不出任何。

    只是黄毅听了,不禁愣住,“厉董的意思时……将小少爷的抚养权让给舒小姐了?”

    “嗯。”

    厉沉溪淡淡的,仍旧没有转身,静默的看着落地窗外远处的景物。

    等舒窈从公安局出来,很快就会知道母亲去世的消息,那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亲人了,可想而知她会有多伤心和崩溃。

    这个时候,再和她争抢儿子,等同于雪上加霜啊!

    算了,如果孩子可以弥补她重创的心灵,那也是最好的。

    黄毅神色晃动,却不得不说句,“知会金律师可以,撤诉也行,只是夫人那边,要不要问问意思?”

    蒋文怡可是一定要把孙子留在身边的,这些天,厉政也都是由奶奶照顾着的,突然厉沉溪撤诉,很快孩子就会被送回舒窈身边,那蒋文怡可能答应吗?

    厉沉溪转过身来,俊逸的脸色阴霾遍布,目光更深,“先不用说,过后我会亲自去解释的。”

    黄毅点点头,“好,那我去办。”

    只是离开了办公室,黄毅心里受到的震撼强大,本以为老板对舒窈只是普通的夫妻,除了孩子,丝毫没有任何感情可言。

    但现在看来,并非如此啊!

    在这个时候,他想到的并不是因为绑架案的怨愤和怒火,只是她会有多心痛和难受,所以才会毫不犹豫的放弃孩子抚养权。

    或许,在厉沉溪不知不觉中,早就爱上了那个女人,而且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深啊!

    而此时警局审讯室中的舒窈,可以说是坐立难安,莫名的,觉得心口处疼的难忍。

    但她并没有任何心绞痛的毛病,甚至说身体还算健康的,这突如其来的疼痛,和躁动难安的情绪,又作何解释?

    莫非是,真的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但,又关于什么的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