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见到了女儿

作者:砂糖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神级龙卫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少女神医大甜妻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天才医生重生十八岁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先婚厚爱,厉少的神秘哑妻最新章节!

    第二百七十五章 见到了女儿

    顶楼的特别超VIP加护病房,静谧,安适,加湿器袅袅的雾气蒸腾,将干燥的空气润湿。

    而床榻之上,厉政仍旧身上插满了各种各样的管子,闭着眼睛躺在那里。

    缓缓地,厉沉溪迈步走到床边,拉过椅子,坐了下来。

    看着儿子,仍旧还在昏迷之中,紧闭的双眼,没有丝毫恢复思绪意识的征兆,只是那么躺着,静静的,像平日里贪睡似的。

    修长如玉的大手,轻轻的抚着孩子的脸颊,无力的闭了闭眼睛,恍若费劲了很大的气力,才将心底涌起的苦痛,慢慢压下。

    ——政儿,你一定要醒过来。

    ——你是爸爸的希望,也是所有的寄托,爸爸相信你肯定能战胜这一切,醒过来的。

    ——在你醒来之前,爸爸会替你掌管好厉氏的一切,等你日后继承。

    在五年前,厉沉溪就曾在美国出差时,单独私下里秘密的和律师商谈妥当,将自己的遗嘱整理并封存。

    如有一日,自己有任何的情况出现,厉氏名下的所有一切,都将由幼子厉政一人继承。

    就算有朝一日,他或许会再娶,或有任何的感情发展,但这一切都不会成为阻碍儿子继承家业的绊脚石,换言之,除了厉政,不会再有任何人能得到厉氏的所有。

    下楼时,他又去了一趟急诊病房,看看那个不知名的小孩子。

    病房门虚掩着,他轻轻一推,刚迈一步,就察觉到了不对劲,房内空荡荡的,病床上也空空如也。

    被子被掀开扔到了一旁,地上那双脏兮兮的小鞋子,也不知何时,不翼而飞了。

    这什么情况?

    他神色微怔,再度大步流星的出来,看见走廊上路过的护士,就顺势拦住,并道,“这个病房的孩子呢?怎么不见了?”

    护士闻言,也是一愣,嘴上说着‘不会吧’走过去一看,确实房内空无一人,那个瘦小又满身是伤的孩子,不见了!

    “那孩子浑身都是伤,烧伤很严重的,怎么会……他就算醒了,也走不远吧!”护士猜想。

    厉沉溪大步往外走,想去监控室查看一下,无意中,竟然在急诊大厅,碰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女人拿着各种单据,在不长不短的队伍中排着,神色略显焦灼,看样子很急。

    他自然的走了过去,“舒窈?你怎么会在这里?”

    舒窈听见声音,侧眸望去,就看到了厉沉溪高大的身影,一时微怔,下意识的脱口一句,“你在这里,那政儿……”

    他率先摇摇头,“他没事的。”

    她松了口气,前面的人交完了钱,正好离开,舒窈走过去递上了单据,再付钱。

    全部处理完了,从队伍中出来,看着厉沉溪,一时略微有些语塞,只是吞吐的,“我是因为……”

    她有些含糊其辞,并不是想有意隐瞒,只是太突然了,有些不知从何开口。

    正好此时,远处莫晚晚快步跑了过来,忙说,“药开完了吗?兮兮又吐了,护士等着药单输液呢!”

    “……啊,已经开好了!”舒窈忙递送过去。

    莫晚晚一把拿过来,正欲快步离开,却抬眸余光看到了一侧的厉沉溪,微愣了下,就说,“好巧啊,厉董也在!”

    “嗯,你刚说兮兮?”

    厉沉溪魅瞳紧缩,下意识觉得这个口中的‘兮兮’应该就是……

    “是我女儿。”舒窈快速解释,打断了他的思绪。

    果然如此。

    “也是我女儿吧!”他直截了当,这个五年来素未谋面的女儿,曾经无数次在他梦中出现,只是每一次,孩子的脸庞都是朦胧模糊的。

    舒窈脸色忐忑,深吸口气,刚想开口,莫晚晚却来了句,“不知厉董为什么在这里?身体不舒服?”

    厉沉溪不等回答,身后就传来了柔柔的女声——

    “沉溪?”

    如此一来,无需他再解释什么,莫晚晚忙说,“哦,看出来了,是韩小姐,或者……”

    莫晚晚扫了眼那边的几个病房,刚才带着兮兮去厕所时途径的,几个病房住着的都是小孩子,这个季节,流感严重,都是小孩子容易患病。

    她轻微一顿,又说,“或者是韩小姐的儿子病了吧!那我们就不耽误厉董尽继父的责任了!”

    话落,直接拉起了舒窈的手,“走,兮兮还等着我们呢!”

    “……”

    厉沉溪全程无语。

    且不说莫晚晚分析的到底是对是错,只是那一句‘继父’就有些震痛了他的耳膜。

    在厉沉溪的意识中,他可从未想过做任何孩子的继父,自己已经有儿子和女儿了,何必再做他人孩子的父亲呢?

    韩采苓也在此时迈步过来,看着那边远去的两道背影,心里咯噔一下,“还真是巧啊!舒小姐,也在医院。”

    厉沉溪没言语,避开了身侧的女人,追着舒窈的脚步,快步过去。

    “沉溪!”

    韩采苓再呼唤时,男人早已长腿大步,走出数米之外,她无力的咬了咬牙,可恶的贱女人,怎么自从她回来以后,无论他们在哪里,都能遇到这个贱货!

    还真是阴魂不散!

    门诊输液大厅,里侧的一角,不大的小床上,一个小女孩躺在上面,精致白嫩的小脸,也因为身体难受,而略显憔悴,清澈的大眼睛,略显无神,病怏怏的小脑袋趴在了舒窈的腿上。

    有护士接过药单后,就快速的配药,然后走过去为孩子扎针。

    女孩很乖,听着护士姐姐的话,小手乖乖的放好,舒窈捂上了她的眼睛,针管刺入皮肤,疼的她略微皱眉,片刻后才慢慢舒缓。

    大厅门口,厉沉溪的脚步就停下了。

    远远的看着这一幕,注视着躺在舒窈腿上的小女孩,白嫩的容颜,漂亮的大眼睛,匀称工整的五官,及肩的长发披散着,可爱漂亮的,犹如一个洋娃娃般。

    长得真好看。

    这就是他的女儿。

    叫兮兮吗?

    厉沉溪注视着女孩精致的小脸,盯着那细微的小动作,一时间走了神。

    五年了,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女儿。

    他并没急着走过去,孩子从未见过他,肯定会觉得陌生,万一吓到了孩子,就不好了。

    只是远远的看一会儿,就好。

    莫晚晚手里剥个桔子,将橘瓣弄干净后,喂给兮兮,同时挑眉扫了眼门旁屹立着的高大身影,手肘推了舒窈一下,“喂,你就让他这么堂而皇之的见?”

    其实,舒窈早就注意到了他。

    也看出他并没有想上前的意思,默默的察觉了好一会儿,才说,“什么叫堂而皇之?他也没有过来吓孩子,再说了,兮兮本来就是他女儿……”

    关于这些,舒窈从未想过隐瞒。

    不止现在,这几年来,她随时做了心理准备,可能会突然遇到他的准备,甚至都想好了措辞,等待他出现时,该如何和女儿解释……

    只可惜,他从未出现。

    外面,韩采苓看着这一幕,盯着男人的挺拔清隽的背影,愤恨的手指狠捏成了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