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有客来访

作者:砂糖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神级龙卫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少女神医大甜妻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天才医生重生十八岁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先婚厚爱,厉少的神秘哑妻最新章节!

    第二百九十五章 有客来访

    蒋林的车子在酒店门前停下,绅士的下车,绕过来拉开副驾驶车门,并自然的伸手垫在车门上,防止她下车时磕碰到头。

    细微的动作,绅士的作风,很容易给人好感。

    “谢谢蒋总。”舒窈微笑表示感谢,提着包包准备告辞。

    蒋林斜身依着车身,慢条斯理的摸出香烟,点燃一支的同时,又开口说,“不好奇我为什么会认识他们吗?”

    他口中的‘他们’指的是谁,舒窈很清楚。

    她脚步微停,转过身礼貌的轻微淡笑,“厉董和韩小姐和蒋总一样,都是生意人,能认识也不足为奇,不是吗?”

    他笑了笑,“如果我说并不是因为生意场上的事儿呢?”

    舒窈微微扬眉,配合的表现出一丝好奇,“哦?”

    “其实我知道,你和厉沉溪曾经和现在的关系。”他又说,同时动手弹了下烟灰。

    她笑了笑,“知道又怎样?像蒋总这样身份背景的人,多认识几个人,难道我都应该好奇吗?”

    浅然恭维的话语,将拒绝的意思,都说的如此堂而皇之,蒋林看着眼前的女人,似乎真的有了些超出刮目相看之外的感觉了。

    更准确的来说,是一个男人对女人的那种感觉。

    相较于舒媛的性感妩媚,眼前的这个,更是尤物,可以说各方面,都让男人痴迷,浑身上下,无不散发着让人心动的味道。

    “蒋总,时间不早了,您回去后早点休息,晚安!”舒窈莞尔一笑,转身想走。

    奈何正欲离去时,身后却传来蒋林的声音——

    “你和她果然不同!”

    一句话,让舒窈有些茫然,视线轻微的诧异,转过身还想表示疑惑时,却看到蒋林已经扔掉了手中的香烟,朝着她摆手告别的同时,上车扬长离去。

    ‘她’?

    又是谁?

    舒窈轻微的扯唇,心想估计应该是韩采苓吧!也懒得多想,上楼后,就进了浴室。

    忙碌了一天,还真是够累的。

    昨天逛街选购的东西,今天都送来了,房间里堆得满满的,她洗完了澡,裹着浴袍吹干了头发,大致检查了一番,东西太多,准备明天让人送机场托运了。

    刚坐下来,莫晚晚的视频聊天就发了过来,她靠在沙发上,接了起来。

    “舒窈,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一接起来,那边就传来了莫晚晚近乎咆哮一般的叫声,舒窈微愣,几乎神色诧异的反问,“怎么了?”

    “我就问你什么时候回来?”莫晚晚的情绪不太好,可以说很激动。

    舒窈想了想,“差不多还有两三天吧!我再跟进一下手边的这个,就马上回去了!”

    关于霸林集团赔偿的事情,她也想过了,就算办不成,责任也不在她,她只是帮着暂时无法赶过来的卡尔一个忙罢了,只是通过这件事,她似乎想到了可以脱离巨石的好办法。

    “两三天?”莫晚晚似乎还在考虑着什么,想了想,又说,“那好吧!就两三天,你尽快给我回来!”

    舒窈皱眉,下意识的想到了什么,忙问,“到底怎么了?是兮兮生病了?还是……”

    莫晚晚连忙摇头,“兮兮没事,是你捡回来的那个小东西!太淘气了!简直就是个淘气包啊!”

    顿了顿,莫晚晚又开启了唠叨模式,抱怨的嘟嘟着,“我才知道那么多领养家庭为什么不要他,这孩子,换成是我生的,我也要给他扔了!太能折腾人了!”

    “我刚收拾好的房间,没一会儿,就被他整乱了!还有我那么多化妆品,都被他祸害了!那些玩具,也都被他拆了,你捡回来的这个,不是孩子,是个拆迁队的队长啊!”

    “哈士奇都没有他厉害!关键哈士奇是狗,可以理解,但他是人啊!哪有人这样的!熊孩子太闹心,你快点回来给他整走!什么东西!”

    莫晚晚很少这样情绪化,舒窈看着手机中她暴躁的样子,听着这些抱怨的唠叨,恍若能想到丢丢这孩子,淘气时的样子,估计……

    应该很让人无法接受吧!

    毕竟一个五岁的孩子,正是最调皮捣蛋的年纪。

    “丢丢这么淘气呢?”舒窈也几乎是不敢想象。

    莫晚晚深吸口气,努力平复着内心的心情,“算了,我看在他是个孩子的份上,以前又遭遇那么可怜,我忍了,但是,这孩子是你捡回来的,你自己照顾!我不管!”

    “……”

    “还有,尽快回来,兮兮得上幼儿园了!”

    “好。”

    莫晚晚和她唠叨了一大堆琐事,舒窈尽量认真的听着,几乎全都是关于丢丢的。

    哎,还真是个不能让人省心的孩子啊……

    这边的视频还没聊完,那边忽然传来了敲门声,舒窈以为是客房服务,亦或者送咖啡之类的,就起身过去开门。

    房门打开,看清楚外面的人刹那,舒窈愣住了。

    瞬间空气凝固,过于安静的气氛,让远隔万水千山的莫晚晚也察觉到了不对劲,急忙询问,“窈窈,怎么回事?谁呀?是谁呀?”

    那边询问的过多,舒窈反应过来,却没空再聊下去,只能说,“晚晚,我这边有点事儿,烧火再和你联系。”

    接着,就挂断了。

    莫晚晚这边还纳闷,看着回归主页的手机,神色微愣,不等回拨,或者发个微信询问,身后又传来了巨大的响声,像是什么东西摔在了地上。

    当即,她眉心就蹙到了一起,连忙扔下手机,起身怒道,“丢丢,你个小捣蛋鬼,你又干什么了?”

    快步冲到了卧房,推开门,却看到丢丢坐在地上一个劲的摇头,努力辩解说,“不是我!我真的什么都没做!”

    莫晚晚扫了眼房间,兮兮一本正经的坐在床上翻看着故事书,安静的样子,像个小淑女。

    再看看地上,乱七八糟的,玩具丢了满地都是,而刚刚的那一声巨响,就是花瓶从桌子上掉下来了,虽然没有摔坏,但是鲜花洒了满地,还有水之类的,地毯都湿了。

    莫晚晚脸色发黑,盯着丢丢,“不是你做的,还是鬼做的吗?”

    “可是……”

    丢丢再转头看了眼床上的兮兮,对方那安静的样子,恍若周遭所有都没有发生过,他无力的叹了口气,怏怏的缩起了脖子。

    莫晚晚盯着眼前这个不大的小鬼头,气的七窍生烟,再看看那满地的狼藉,头又开始疼了。

    丢丢被她扔去了一边,让他乖乖的站去一旁,面壁思过。

    孩子赌气的回过头,而床上的兮兮,却朝着他吐了个舌头,模样俏皮讨喜,可爱的像个小洋娃娃。

    而法国这边,舒窈看着房门外的来客,神色微愣后,眸色渐渐趋于平静,侧身让对方进了房间。

    随着关上门的刹那,看到对方悠闲的站在那里,回身看着她,道了句,“几年不见,想不到你这个哑巴,竟然能开口说话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