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章 还可以信你吗?

作者:砂糖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神级龙卫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少女神医大甜妻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天才医生重生十八岁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先婚厚爱,厉少的神秘哑妻最新章节!

    第五百五十章 还可以信你吗?

    舒窈以最快的速度拾捡起地上的U盘,径直上车。

    她拉开车门,再重重摔上,开锁,挂挡,踩油门,直至车子启动上了主干道,舒窈紊乱的思绪才慢慢的平复下来,而握着方向盘的手臂,还在不断隐隐发颤。

    没错,查尔普斯说的很对。

    她确实没有关键性的直接证据,就算报警,也是徒劳,反而更容易打草惊蛇,自乱阵脚。

    舒窈现在最想要做的,就是保护丢丢,那么,显然自己刚刚想要做的,是个错误的选择。

    她浑浑噩噩的一路驾车驰骋,漫无目的的车子随意行驶,最终找了个僻静一些的路段,靠边停下后,才拿起了那个陌生的U盘。

    这里面会是什么呢?

    查尔普斯是joke派来的人,唯一的目的,就是想用正当的途径带走丢丢,而为了达成此事,他们显然早就做了充足的准备,手上还有舒窈最想要的东西。

    那么,这个U盘……

    她有些好奇,更满载疑虑的将U盘链接了笔记本电脑,打开后的东西,着实令她大吃一惊。

    是她最想要的东西。

    一份电子文档形式的文件,还有监控记录截图。

    全部看完以后,舒窈的呼吸彻底窒住了,有些竭尽目瞪口呆的看着电脑屏幕上的内容,震惊的恍若所有思绪都在颤动,魂不附体。

    里面的内容,是五年前造成安柔车祸死亡的全部记录,比她之前调查的,不知道要详细多少倍。

    有肇事车辆和车主的全部信息。

    李奎刚,一个对她来说并不陌生的名字,肇事车主,在五年前母亲遇害后,就被警方一直在通缉,却杳无任何音讯,恍若人间蒸发了一般。

    但对这个人的资料,她反反复复查了很多遍,包括他的所有亲属和朋友,也找不到这个人。

    而这份资料中,不仅仅有这个人的详细地址,还有他回国出入机场的监控截图。

    以及另一份监控截图,也是最让舒窈震慑不已的。

    那就是五年前在加油站,李奎刚站在一辆劳斯莱斯车旁,卑躬屈膝的和车内人对话的截图。

    劳斯莱斯的车子,车牌号,非常熟悉。

    而坐在后驾驶位上,通过略微模糊的监控截图上来看,是个女人,还有些上了年纪的样子。

    虽然只是一个侧颜,还有些模糊不清,但舒窈却能一眼辩驳而出,是蒋文怡。

    看着上面监控的日期,是五年前母亲车祸遇害后的一天,蒋文怡好像通过车窗递给了李奎刚什么东西。

    信息只到此结束,但显而易见,想要表达和转述的东西,已经很鲜明了。

    整起事件,好像都和蒋文怡有关。

    而事发后,包括现在,韩采苓一直被当做始作俑者,厉沉溪对此也从未表过态,甚至对舒窈追查此事,而有些……并不支持。

    现在来看,唯一能让厉沉溪动摇,让他不惜一切也想要保护的,估计也只有蒋文怡一人了。

    恍若五年前发生的故事被彻底打碎,一点点的碎片慢慢拼凑,而这份U盘的内容,就成了最关键的一笔。

    舒窈一个人坐在车上,坐了很久很久,久到外面霞光染红了天际,夕阳西下,她还讷讷的盯着电脑屏幕,不住的发呆走神。

    一通手机铃声,突兀的在车子逼仄的空间内响起,突如其来的铃声,这才惊乱了她的思绪。

    舒窈努力压了压脑中混作一团的思绪,深吸了口气,这才接起了电话。

    刚一接通,那边管家急促的声音便传了过来,“舒小姐,请问是您接走了小小姐和小少爷吗?”

    舒窈蓦然一愣,“什么?”

    她根本就没去幼儿园,又怎么接走两个孩子呢?

    下一秒,舒窈猛然神色一凛,下意识的想到了菲尔普斯,慌乱的还不等言语任何,那边管家便说,“那是谁接走了小小姐和小少爷呢?我来的时候,老师们说刚刚您来过了啊……”

    舒窈恍然一惊,来不及多想任何,叮嘱了管家一声,便马上挂断电话,重新发动车子,朝着幼儿园的方向驶去。

    母亲当年遇害的真相固然重要,但此时此刻,孩子们的事儿,也是更重要的!

    虽然,查尔普斯给她的资料信息,可能是真的,但也不排除他为了达成目的,而故意故布疑阵的可能性!

    再一切没有证据确凿前,舒窈绝对不会再相信他人!

    她一路飙车抵达幼儿园时,远远的便看到路边停着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幼儿园门口附近,院长和几位老师,还有管家都站在一旁,神色焦急的围着一位身材高大的男人,似正说着什么。

    舒窈极快将车子停在了路边,下车疾步走了过去。

    刚走了几步,人群中就有一道小身影极快的朝着她跑了过来,边跑边喊,“阿姨……”

    舒窈轻微一愣,低头一看,丢丢三两步到了她近前,一把扑过来抱着她的腿,哇的声就哭了。

    “阿姨,是我弄丢了妹妹!”

    一句话,震痛了舒窈的耳膜。

    她愕然的怔了怔,俯下身蹲身在孩子面前,断断续续的字音都有些不稳,“丢丢,你在说什么呢?兮兮她……她怎么了?”

    “兮兮……”丢丢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努力吸着小鼻子,话语含糊不清。

    取而代之的,没让孩子再说下去,厉沉溪迈步上了近前,俯下身一把抱起了哭成了小泪人的丢丢,然后说,“管家给我打了电话,我过来时,在不远处的路边见到了丢丢。”

    “他和兮兮一起被人带走,但在转弯处,对方就将丢丢扔下了,只带走了兮兮。”

    说完,他上前一步,果然如他所料,舒窈脸色霎时褪去了血色,身形踉跄一晃,旋即翩然向旁侧倒去,幸好厉沉溪长臂及时精准的一把环上了她的腰,将人捞入了怀中。

    他另一边俯身将丢丢放下,交给老师和管家照看,然后才侧过身,紧紧的抱着舒窈,安抚的手臂轻拍着她的肩膀,“没事,别担心,我已经派人去找了,也报警了,兮兮应该不会出事的,你别着急。”

    说不着急,但可能不急吗?

    那可是她的亲女儿啊!

    而且这不是兮兮第一次被人拐走了,上一次,还是在国外,那一次后,兮兮就几年不再说话了,若是这一次……

    舒窈不敢再想下去,脑中混乱的接二连三,层层出现的都是恐怖危险的频率信号,她无法再冷静下去,“他们只带走了兮兮?”

    她都无需猜,就知道对方肯定是查尔普斯。

    舒窈又抬手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已经下午五点多了,与昨天查尔普斯给她一天的考虑时间,早就超了!

    对方是因迟迟没等到她的消息,才故意绑走兮兮的吗?

    那为什么不直接带走丢丢呢?

    她脑中问题很多,思绪也很乱,一时完全安定不下来,左思右想下,就更复杂了,“兮兮一直胆子很小,他们……”

    舒窈说不下去了,感觉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无法设想下去,女儿在陌生人身边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厉沉溪看着她这一脸混杂的情绪呈现,冷峻的面容上,眉心紧拧,安慰的抱着她,低声说,“你先别急,这些人肯定是有备而来的,舒窈,你先冷静一下,和我谈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