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九章 办事不利

作者:砂糖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神级龙卫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韩先生,情谋已久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少女神医大甜妻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天才医生重生十八岁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

书屋楼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先婚厚爱,厉少的神秘哑妻最新章节!

    第五百八十九章 办事不利

    翌日的清晨。

    舒窈起来的很早,也难得的一夜安眠,起床梳洗后,便去了露天阳台。

    眺望着远处的高楼邻立,慢慢的抬手舒展下身体,也未换取一身的睡衣,乌黑如瀑的长发披散着,抬手随意的拢了拢,迎着阳光的方向慢慢眯起了眼睛。

    天气格外的好,阳光明媚的。

    而舒窈的心情,也有些不错,还有两天就可以离开这里了,又遇到难得的好天气,她打算着要不要出去逛逛街,毕竟,来一趟A市也不容易。

    不过,考虑着还有件事要去办,而且,只能她亲自来,便放弃了逛街的打算。

    整理了下情绪,转身迈步回卧房,刚进房间,就见到从外推门进来的林爵,他手上的托盘里,放着一杯温热的牛奶,和几片药丸。

    她有每天服药的习惯,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养成的,只是,好像最近一两年里,几乎服药,成了不可避免的一项任务般。

    舒窈走过去,自然的从托盘里拿起药,放入口中后,又端过牛奶就着服下了。

    放下杯子,不经意的一抬眸,就看到林爵一脸的复杂,幽深又凝重,似是有什么话要说,却又吞吞吐吐的,样子欲言又止,分外为难。

    舒窈紧了下眉,一边移步去更衣室,随手将门虚掩着,林爵只跟着她到了门旁,便规规矩矩的侧身而立。

    别说门虚掩着,就算是全开着,他也不敢偷眼观瞧一二的。

    这是规矩,也是尊重。

    他跟在安嘉言身边这么多年,这点道理再不知道可就坏了。

    良久,舒窈这边换着衣服,透过落地的更衣镜,也瞟到了外面毕恭毕敬垂手站立的男人,随口道了句,“想说什么就说。”

    林爵似得到了允许,也没敢转身,只是低着头说,“小姐,那个……有件事得和您说一下,就是厉氏那边的一位董事,昨晚突然发病送进了医院,貌似情况不太好。”

    他故意用了‘貌似’两个字,舒窈又岂能不知,他若不做十足的调查,怎会如此言之凿凿。

    而且故意用‘貌似’两个字,怕也是想含糊她的罢了。

    她没怎么在意,只是问了句,“哪位董事?”

    “厉恒久。”这几个字,林爵道出口的音量,特别低。

    舒窈蓦然一下怔住,就连换衣服的动作,也随之僵住了,片刻的舒缓后,她以最快的速度套上外套,没系扣子,便大步凛然的走出了更衣室,一出门,想也没想朝着林爵霍然扬手,清脆的一巴掌,直接落在了男人脸上。

    突如其来的动静,引来了外面正在忙着早餐的阿东,他急急忙忙的跑进来,一见气氛不对,也下意识的心里泛了寒。

    通过这两年的接触,两人很笃定,舒窈这个人,平日里安安静静,看样子和普通的小女子没什么区别,若非要说有区别,那也就是她长得很漂亮,很有气质。

    岁月仿佛在她身上停滞住了,丝毫看不到任何年月的累计,容颜依旧那么美丽,出落的还越来越有韵味。

    所以两人也一度认为,她就是未来的老板娘,更加尊重和爱戴了。

    但接触的久了,也不难发现,她真实的性子。

    狠厉,冰冷,果敢,又冷绝。

    那种骨子里的戾气,丝毫不逊色于任何男人,平日里看她笑着,只要那笑未及眼底,也是她最恐怖的时候。

    亦如现在。

    舒窈就算是动了手,也仍旧是一派云淡风轻,好看的容颜上,甚至都找寻不到半点怒意的痕迹,只是那双美眸,冷冷的,像染了冰,也像堆了火,阴鸷的盯着眼前的早已垂首的男人。

    “我让你用普通的方法,劝说厉氏那边的每一位董事,将股份转让给我们,你是怎么做的?”

    听着她的质问,林爵下意识的心里一阵泛寒,还是说,“我是按照您吩咐去做的。”

    “那就把厉恒久,厉沉溪的三叔弄进了医院?”舒窈冷然反问。

    林爵也知道自己方式方法上,确实是过了,自知有错,仔细的想了想,便低头认错,“是我错了!小姐,对不起!”

    “你知不知道这位厉老先生,膝下无儿无女,名下股份是仅次于厉沉溪的,如果他现在有任何闪失,股份我们还没弄到手,一切都会遵循他遗嘱而来,你觉得他的遗嘱中,会将股份转给我们吗?”舒窈还是很平静,也很镇定,一字一顿的话语,却犀利如刀。

    这些话一出口,别说林爵都暗自后悔了,就连一旁的阿东都觉得这件事办的太糟了!

    关于厉恒久这个人,舒窈派人调查的非常详细,也提前吩咐阿东和阿爵两人,先从这位老先生下手,他本是厉家的人,又名下掌控的股份极多,只要他肯动摇,其他人,必然马首是瞻。

    林爵知道自己是真的闯祸了,无奈的耷拉着头,又说,“对不起,我是真的着急了,这位老爷子死活不肯吐口,不管我开价多少,都不肯同意,无奈之下,我只能……”

    他没说下去,感觉如果实话实说,必然招来舒窈雷霆大怒。

    但就算他不说,舒窈也大体上猜到了,“你动粗了,也威胁他了。”

    林爵以前跟在安嘉言身边,出入商场多年,手段方式上,差不多竭尽相同,舒窈能猜到,也是自然的。

    “我真的错了!”林爵迎着她,暗自叹了口气,屈膝慢慢跪了下去,埋首叩在地板上,“小姐,我甘愿认罚。”

    舒窈看都没看他一眼,转身移步在沙发上落座,茶几上摆着各种各样的果盘,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就放在一旁。

    她随手拿了起来,纤长白皙的手指沿着锋锐的刀锋慢慢描摹,清淡的话音缓溢,“你应该知道吧?我吩咐你办的事儿,稍微出现任何一点差池,无论原因为何,都属于办事不利。”

    林爵没起身,用双膝几步挪到了她近旁的茶几桌前方,俯身叩首,“知道。”

    “那么,办事不利的下场是什么,知道吗?”舒窈淡淡的,幽冷的美眸中,没有半分温度呈现。

    林爵再度点了点头,“知道。”

    舒窈轻微身形往后靠去,手上气力一收,只听‘咣当’一声,那把明晃晃的水果刀,就落在了茶几桌上。

    阿东见状,轻微的紧了紧眉,迈步走了过去,俯身恭敬的道,“小姐,我来处置吧!”

    说着,他已经抄起了那把刀子,迈步来到林爵身侧,抬起的单臂,高高举起了那把锐利的尖刀。

    下落的一刻,却被人打断了,“暂时先这样。”

    舒窈一句话,阿东的动作就顿住了。

    她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一高一低的两人,纤长的双腿优雅交叠,“这里不是在家,弄得满地都是血,不好处理。”

    闻言,林爵自然知道她这是给自己机会,连忙想要叩首道谢,只是感激的话还没等说出口,就听到舒窈又说,“等回家再处理你吧!”

    然后,她递了个眼色给阿东,吩咐了句,“去备车,我去医院一趟。”

    阿东连连应声,转身便出去了。

    徒留下的林爵一直跪在原地,挺拔的身形蔚然,却隐隐中,有些瑟瑟发抖,舒窈也并未管他,径直起身,随手拿过包包,绕过他出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